:::
老爸,我会是什么曲子?
专栏 Columns

老爸,我会是什么曲子?

关于舒曼的《狂欢节》,据说,萧邦曾说出「这根本不是音乐」的评断。你可以说他们俩个性不合。舒曼比较爱好和平,想要与人建立友谊,但萧邦却是冷漠高傲的。如果这两位作曲家做了「你是什么宠物」的测验,舒曼应该是只猛摇尾巴的拉布拉多,而萧邦则会是只自觉很酷、懒得理你的加菲猫。

关于舒曼的《狂欢节》,据说,萧邦曾说出「这根本不是音乐」的评断。你可以说他们俩个性不合。舒曼比较爱好和平,想要与人建立友谊,但萧邦却是冷漠高傲的。如果这两位作曲家做了「你是什么宠物」的测验,舒曼应该是只猛摇尾巴的拉布拉多,而萧邦则会是只自觉很酷、懒得理你的加菲猫。

你有没有看过甚至玩过像这样的测验:如果你是蔬菜,你会是哪一种?或是,你会是哪个迪士尼公主?我不太喜欢,但我女儿觉得那很有趣,也会分享测验的结果。「老爸~你猜,我是哪种饮料?」我歪著头:「啊?」她开心地说:「我是珍珠奶绿耶!」

舒曼是拉不拉多  萧邦则是加菲猫

德国作曲家舒曼,从小就会用音乐去描写或丑化人物来逗他周围的人。他的一个朋友写道:「舒曼可以用音乐确切、滑稽地描写不同人的特征、外表与个性,而让大家放声大笑。」在他的钢琴作品《狂欢节》里,描写了真实与传说中的人物,其中包括了他自己、他的两个女朋友,甚至还有萧邦。你如果去搜寻“Schumann Carnaval Chopin”,你会听到舒曼模仿萧邦的风格来写作乐曲。有趣的是,那就是模仿秀的手法,而舒曼从中发现到幽默与乐趣。

萧邦和舒曼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是一八一○年出生的,只相差三个月的时间;在西方音乐史上,他们都被认为是浪漫时期的音乐巨星。他们的差异之一,是他们互相看待的方式:总是不吝啬给人赞美的舒曼,对萧邦的许多作品写了热烈的评论,但是萧邦对于舒曼的文学或音乐作品,总是嗤之以鼻。萧邦向朋友嘲笑舒曼,说他捏造了一个有关自己作品的故事,还说:「我实在是会被德国人的想像力笑死!」关于舒曼的《狂欢节》,据说,萧邦曾说出「这根本不是音乐」的评断。你可以说他们俩个性不合。舒曼比较爱好和平,想要与人建立友谊,但萧邦却是冷漠高傲的。如果这两位作曲家做了「你是什么宠物」的测验,舒曼应该是只猛摇尾巴的拉布拉多,而萧邦则会是只自觉很酷、懒得理你的加菲猫。

闭嘴!  不要再谈政治

政治,是一个敏感话题,我都会尽量不谈论,但我有个沉迷其中的朋友。他总是会提出一些政治新闻,开始叙述,然后愈讲愈激动。我可以感觉到他的血液开始沸腾,所以我尝试改变话题,但他都会把它们再带回来。他的声音会愈来愈大,愈来愈响亮,因为他愈来愈生气,愈来愈愤怒。其实,他是个不错的家伙,当我们谈论其他东西时,他是轻松有趣的一个人。我相信,他是沉迷于高谈阔论这些政治问题时所获得的能量与肾上腺素。有一晚,在他永无止尽地发表高论中,我终于爆炸,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大吼:「闭嘴!」他惊吓到冻结在半空中,「不要再谈政治!」我尖叫。

我在女儿学校门口等她出来,坐在车里,我打开收音机,转到99.7,正好在播贝多芬热情奏鸣曲的最后一个乐章,而且是恰巧刚开始。这时间点真刚好,通常打开收音机,可能会是曲子已经播到中间,或是正在广告。但今天,我就好像在播放CD一样,可以从第一个音符开始听起,而且深深被吸引。从安静但紧张的开头,发展到愈来愈激情。当音乐终于达到极大声且愤怒的高潮时,我朋友那张因为政治话题而生气扭曲的脸,突然映入我眼帘。我继续听,我发现,这个贝多芬的作品,极为完美地描绘出我朋友正在谈论政治时的样子。

那时,我女儿开了车门,跳进车内。「你听这个!」我说,并指著正在播放贝多芬这首作品的收音机,告诉她:「这首好像在形容X叔叔谈论政治时的样子。」她歪著头:「啊?」我解释:「如果X叔叔是一首曲子,那他会是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第三乐章。」热爱做测验的她秒懂,并问:「那老爸,我会是什么曲子?」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
专栏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