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光清 人生 是美丽的凸槌 |
NSO长号首席宋光清
NSO长号首席宋光清(宋光清 提供)
艺号人物 People NSO长号首席

宋光清 人生 是美丽的凸槌

带著一把长号,宋光清吹遍古典、爵士、流行,各种角色、音色游刃自如,不但是NSO长号首席,也跟著周杰伦世界巡回。音乐之路从小走来曲曲折折,他却说:「纯粹是被骗了!我的人生与灵魂,就被那一点点声音给骗了,骗到我心甘情愿要干这一行。」不但出了长号演奏法教本,更录制了台湾第一张古典长号演奏专辑《这里真好》,未曾考虑销售,只问自己想不想做。人生常有美丽的凸槌,即将当「老」爸爸的他,将如何迎接人生另一个凸槌?相信走惯岔路的他也会顺利克服。

带著一把长号,宋光清吹遍古典、爵士、流行,各种角色、音色游刃自如,不但是NSO长号首席,也跟著周杰伦世界巡回。音乐之路从小走来曲曲折折,他却说:「纯粹是被骗了!我的人生与灵魂,就被那一点点声音给骗了,骗到我心甘情愿要干这一行。」不但出了长号演奏法教本,更录制了台湾第一张古典长号演奏专辑《这里真好》,未曾考虑销售,只问自己想不想做。人生常有美丽的凸槌,即将当「老」爸爸的他,将如何迎接人生另一个凸槌?相信走惯岔路的他也会顺利克服。

去年底,偶然间看见一张专辑的出版讯息出现在NSO长号首席宋光清的脸书贴文上——黑白照片里,他的目光低垂,靠在毛茸茸的椅背——脑中还来不及为这画面作注解,便让右下角的文字给吸引——没错,感觉正是专辑的名称:《这里真好》。看看曲目,有伯恩斯坦、有皮亚佐拉、有奈斯迪克,还有他最爱的拉赫玛尼诺夫;整张专辑除了钢琴之外,也有手风琴与低音提琴的改编与长号配搭,及弦乐五重奏的衬里。雅俗共赏的安排已足够令人印象深刻,而听到长号那温暖的声音与独特的语法,才真正明白何以这张CD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就准备出版第二刷了。

想做就做  写教本录专辑

不说不知道,这居然是全台湾第一张发行的长号独奏CD,不管是流行、爵士还是古典,都不曾有过专辑发行。但为什么之前没有人出版过?宋光清调皮地说:「我不懂,可能别人没有那么爱现!」不过,艺术家一定要有某个程度的自信,否则怎能够将热情与他人分享?一旦花了时间规划、邀请伴奏、练习、录音,必定要做到自己满意为止。但为何选在这个时间点录制这张专辑?他却说:「不是为了比赛、不是要当第一名,完全是自己对音乐的爱好与自恋。而且,我也自私!因为再不出,就会愈来愈不想出,愈拖,也就愈来愈不能吹了……」

也许是为了要在巅峰的状态下,留住自己的声音吧!但也许不是基于「自私」,而是「任性」。脑筋转得快、学什么也快的他,常常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却也常常很快就放弃了。幸亏长号是他一生的执著,不但组乐团、办音乐会、还举办音乐营,偶尔也兼差指挥演出。所以出专辑前,他还出版长号演奏教本,定名为《清号私房手札》。「长号教本随便搜寻都有,但大多都是讲中古世纪。就算不是,很多也都是英文或教师升等用的,所以我想以自身的教学与演奏经验来写。」宋光清说,本来想写三、四十页就好,没想到竟写了一百四十页。

个性海派  却心思细腻

想写就著手写,写完了就想快点出,他完全也没有考虑该不该、或者有没有人出过的问题,一心一意只希望分享自己的心得。但是,回想这股冲动的劲儿,他也苦笑著说:「我就是神经病!」直到发现一不小心就花了一大笔钱,才心虚著说:「我什么钱都没有,可是动作太快,快到自己无法精打细算。」但懊恼没有三秒钟,他就找到了一套理论说:「我觉得我花多少钱,最后老天爷都会以另外一种形式还给我。也就是,万一我以后落魄潦倒,但因为以前做过一点什么好事,也许冥冥中会有点回馈。但就算没有还也没有关系啦,反正我也老了!」

爽朗又不拘小节,让人想起不久前NSO欧巡音乐会结束的那天晚上,完成了六场演出,团员们总算卸下了紧绷的心情,在酒会中开怀小酌。但才刚演完不久,情绪未能完全释放,时间却已晚。眼看著灰姑娘的午夜钟声已响,同事们依依不舍,宋光清于是邀请大家转战到他的房间庆功,结果一个小小的房间,竟然挤进了十八个人。隔天担心房间太乱,还掏腰包留下了高额的小费,那五湖四海的个性,在此展露无疑。

说他粗枝大叶,却又不对。因为只要有关音乐,他的心思就细腻得无话可说。也许专业的演奏家不该如此,但他却有两度在台上落泪的经验。一次在日本,想起不在身边的老父亲悲从中来;另一次更奇特,不过就是钢琴家演出一首很俗的协奏曲,旋律一来没多久,他就忍不住动容。然而又或许是太过专业,即使是情绪高涨也完全影响不了他的吹奏,任由两行泪下也要将乐句表达完美。问他为什么如此激动?他忿忿地回答:「纯粹是被骗了!我的人生与灵魂,就被那一点点声音给骗了,骗到我心甘情愿要干这一行。」

学乐过程曲折  长号终成一生所爱

很多人认为他是幸运与幸福的,因为妈妈启蒙弹钢琴,所以他很小就会弹琴。殊不知他小学时钢琴老师超凶,他曾为了没有练好,去上课时一坐上公车就假装睡觉,绕了一圈,等钢琴老师打电话给妈妈问怎么没来,他才回家说睡过头了。国中在学校弹理查.克莱德门的曲子,老师还讶异这个放牛班的小孩还会弹琴。为此妈妈就问他要不要考师专?而因为师专一定要考声乐,所以他才开始唱歌。直到高一下接触到长号,学了一年后参加比赛获得第一名,才让他对这个乐器的热爱燃烧起来,奠定了他对古典音乐的坚持与爱好

「那时老师一直跟我说长号很好玩,还带我去美国参加音乐营,后来发现美国人很友善,第一次吃到比萨、喝可乐,住宿舍也很快乐!可以跟『老师的美国老师』上课,有乐团合奏也有主修课。」就这样他决定一回来就转主修。只是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他的心却在国外,因此休学、打工,准备出国期间,还顺道赢了台北市立交响乐团的管乐比赛。

谈起学音乐的过程,却不经意地碰触了感伤的过往。原来,宋光清的父亲是日本华侨,虽然他在日本出生,但幼年时母亲便离开了父亲,带著他回到台湾。因此从小,他常常感到孤独,虽是性情中人,却也多愁善感。但好处是,练习音乐也是自我的,他有足够的空间可以享受寂寞,「我是一个无法走正规管道的人,我喜欢标新立异,但人生很奇妙,在舞台上不管多么光鲜亮丽,下了台还是要面对柴米油盐。」

跟著周董吹遍世界  最爱还是古典乐

这阵子,走出古典音乐厅殿堂后,旅行箱一拎,他就摇身一变成为流行乐手,跟著周杰伦世界巡回飞去。忙碌的旅行演奏,却让他得到另一种刺激。刚开始带著耳机上台,音响的聆听与吹奏有些不习惯,但也让他看见了另一组团队,在灯光、动画、摄影、服装等整合运作的工作模式,相当有趣。以为这是他第一次进入流行音乐圈,没想到这个机缘,埋得相当深:「这次的音乐会总导演很久以前是伍佰的助理,我在廿年前也帮伍佰吹过,所以那时候就认识。五年前他就问过我要不要参加周杰伦的世界巡回,我没答应,直到去年他又来找。」宋光清说:「主要是想要有变化,因为他的音乐从没有用过管乐,顶多低音、键盘、吉他、合唱,有时候融合古筝、胡琴等。但长号声音是很华丽、响亮的,用了这个音色,周杰伦还挺满意的。」尤其在伦敦场,周杰伦还弹和弦指定他吹《大黄蜂进行曲》,让他锋头十足大呼过瘾,而小天王心血来潮随意找乐队「秀」一下,也让大家玩得尽兴。

也许因为长号横跨古典、爵士、流行,他什么曲风都有兴趣,也什么都熟悉,甚至在十九岁时,就曾到蓝宝石大歌厅,跟洪荣宏、猪哥亮合作过。像宋光清这样能够熟悉商业吹奏法的人不多,但他却很不曾怀疑过自己心中的最爱:「纵使我可以跨界,但我的血,还是古典音乐的!」从二○○○年进入NSO工作,乐团就是他的一切——他闪著眼睛说:「曾经,我的整个生命就是NSO,以来上班为最重要顺序。我的练琴、演奏为了NSO,我的思考也是为了演奏NSO的曲目,真的是掏心掏肺。」可是经过了那么多年,是否演奏都已经驾轻就熟?他却摇摇头地说:「我还是会沮丧,我们很像运动员,不会每一场都胜投。有时候明明投得很好,或者明明打击率很强,还是会被三振……」那么至今,有过几场不满意的演出吗?他不知是谦虚还是对自己严苛,眼前的他居然苦笑著回答:「对我来说,没有真正满意过耶,好惨……」

新手爸爸很焦虑  想东想西为宝贝

抬起头来,他吐露最近仿佛有上台焦虑症,不管什么样的舞台,在演出时间接近时,他就有种强烈的烦躁感。熬到时间一到,他还是得要步上舞台。但说也奇怪,一上了台,不管是古典或流行,他就又很享受这个过程。只不过下了台,就又感到阵阵的落寞。但也许这只是过渡期,因为再过一阵子,夫妻俩的小宝宝就要来报到了!他不讳言最近的快乐与忧虑都来自于有小孩这件事:「大家都说妈妈会有产前忧郁症,其实爸爸也会。如果傻呼呼地廿几岁就生,那就会傻呼呼地养。但我现在已经这把年纪了,脑袋塞这么多东西,加上音乐家又是很自我的,常常就会胡思乱想。」

患得患失的他有时候舍得,有时候又舍不得。舍得为心肝宝贝付出,但舍不得的就是以后为了她,再卑微的牺牲都会做。仔细想想,他又不甘愿这一切,就是跟著别人预设好的期待来进行。他说:「我最不喜欢听到人家说:『我希望我的小孩快快乐乐、平平安安长大。』我心想好恶心、讨厌、虚伪!没有人是这样长大的!」即使另一半这么期待,他也认为人的一辈子不可能这么平顺。但是他也认为想法不一样没有关系,只要决定一条路走就可以,即使歪歪曲曲也是正常的。

那么,期待宝贝有个什么样的未来?他似乎早就想好了答案说:「我希望她跌跌状撞地长大,但从这当中吸取很多教训与经验,成为一个丰富的人。」半晌,他又开口:「我现在想说的是:万一妳哪天摔倒,妳会记得我在妳旁边,我帮妳!」

嘴里说著自私,但这份爱的告白,却已显露出即将为人父的铁汉柔情。爱,是愈给愈多的,无论这一辈子是否「被骗」,如今他已不是以往那个将生命,唯一奉献给音乐的宋光清。未来,他还有一份爱要留给亲爱的家人,即使新的身分还没有出现、即使这人生的功课比别人晚一点点。但就像他开玩笑说的:「孩子是上帝给的,美丽的『凸槌』」,没有一个爸妈是完全准备好的!然而生命不正是因为有了岔路而精采,不论是这个孩子的到来,还是他不循常规的一路走来。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自幼随母亲学习钢琴,中学主修声乐,1986年开始学习长号,隔年即赢得台湾区音乐比赛青少年组长号第一名。
  • 1990年赢得台北市立交响乐团协奏曲比赛第一名,与该乐团于台北市社教馆演出协奏曲。同年赴美国,先后取得琵琶第音乐学院学士及波士顿大学硕士学位。
  • 1997年获选为国立中正文化中心乐坛新秀。2001年进入NSO,两年后甄选为长号首席并任教于东吴大学音乐系。
  • 活跃于古典与流行演奏之间,并创办管乐团与研习营。著有《清号私房手札》长号演奏法教本。及首张古典长号演奏专辑《这里真好》。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