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新的方式 聆听传统的声音 |
《云树》
《云树》(云树雅集 提供)
艺@CD

用新的方式 聆听传统的声音

二胡这项乐器看似传统,但因不像钢琴或古筝那般有固定音阶,它自由的表现手法非常适合当代音乐声响的开发。台湾二胡演奏家王滢絜自二○一一年起,与各国音乐家分享,让他们认识这项乐器、并进而激荡出崭新创作,数年探索的呈现就是这张专辑《云树》,让我们用新的方式,聆听传统的声音。

文字|李秋玫
第301期 / 2018年01月号

二胡这项乐器看似传统,但因不像钢琴或古筝那般有固定音阶,它自由的表现手法非常适合当代音乐声响的开发。台湾二胡演奏家王滢絜自二○一一年起,与各国音乐家分享,让他们认识这项乐器、并进而激荡出崭新创作,数年探索的呈现就是这张专辑《云树》,让我们用新的方式,聆听传统的声音。

专辑的封面,是仰角所见的树。左侧粗壮的主干支撑著右侧的瘦枝斜倚,背后的空白却被冒出的枝桠密密麻麻地填补。黑白的画面中间投出一道白色的强光,看似从远方照射过来,却也如同一条通往未知的途径,既是空、也是满;既是生、也是死。明明是一张当代音乐的制作,却吐露著东方哲学的思维。

《云树》专辑  是多年探索的成果

《云树》二胡当代音乐专辑由台湾二胡演奏家王滢絜为首,偕同法国手风琴家芬妮.维森斯(Fanny Vicens)、德国钢琴家珍妮佛.海默(Jennfier Hymer)及法国吉他演奏家克莉斯黛拉.瑟莉(Christelle Séry)在二○一七年春天于台北、巴黎两地录音。发行的「指纹唱片」(L‘empreinte digitale)公司在法国现代音乐圈颇负盛名,以保有独立和中途兼备的艺术理念,搜奇与冒险的精神赢得「业界的发现者」美誉。

二胡这项乐器看似传统,但因不像钢琴或古筝那般有固定音阶,它自由的表现手法非常适合当代音乐声响的开发。因此王滢絜自二○一一年起,与法国现代音乐协会(TPMC)合作,在协会的安排与规划下展开「新二胡计划」,向世界各地的作曲家们分享二胡的构造与方式,举办演奏示范讲座、工作坊等,也邀请作曲家为二胡创作新曲子。透过交流,作曲家从认识这项乐器到刺激灵感为二胡创作,连王滢絜自己也进一步在他们的探索下发现了更多二胡得以发挥的效果,提供作曲家创作的材料。因此本张专辑,不但是从二○一二至一七年为她量身打造的作品集结,也可说是这段期间探索的成果。

一把传统二胡  多种崭新风貌

聆听这张专辑,耳朵已经无法寻得以往的旋律或节奏来作为倚靠。最初只能认出二胡的粗糙摩擦、颤音、气声、拍打、甚至类似尖叫的声音,然而这些被传统认为是「脏」的声音,却使人不得在不知不觉间被吸引,从而期待下一个色彩的变化与走向——台湾作曲家林炜杰《古墟》用噪音与二胡微妙的对应、台湾/法国作曲家廖琳妮《浮生III》结合二胡演奏用电子音乐赋予空间感、哥伦比亚作曲家桓.卡密罗.艾南德.桑切(Juan Camillo Hernandez Sanchez)《神秘的聚会》Aquelarres充满幽默的创意,以及终曲法国作曲家克里斯帝安.埃洛伊(Christian Eloy)《折叠》录下王滢絜演奏的古曲重新用剪辑、混音等手法输出,让整首乐曲没有演奏家,却得以听见貌似旧曲《二泉映月》的片段,出现在回声、顿音、及电子音乐独有的声响进行中。不论是藉著二胡作为传统与当代的桥梁,还是放开束缚追求激发潜能,皆各有一套逻辑与巧思。

整张的音乐,有时与其他乐器对话、有时又并驾齐驱营造气氛,时有静谧沉静的意境,但下一首却是兴高采烈、充满能量的散发。在这样淋漓尽致的表现背后,除了音乐性的突破,可想而知的是高超的演奏技巧与乐器驾驭能力。然而当你认为所有曲目超出过往的聆赏经验,却不得不承认所有音响,都是经过传统的基础转化而来的。乐曲再如何千变万化,永远都在表现人们所有的内在心情,就像《云树》这张专辑一样,无论如何开发,仍旧是用新的方式聆听传统的声音。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