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里的剧场魔法 唤醒年少向往的奇幻世界 |
《马戏暗影》故事以马戏团为背景,有著黑色幽默也充满诗意。
《马戏暗影》故事以马戏团为背景,有著黑色幽默也充满诗意。(© Christophe Raynaud de Lage 国家两厅院 提供)
戏剧 声光剧团《马戏暗影》

黑暗里的剧场魔法 唤醒年少向往的奇幻世界

由贝尔蒙与麦耶两位艺术家组成的「声光剧团」,将于三月底带来他们的作品《马戏暗影》,演出融会砂画、偶戏、动画影像等呈现方式,并邀请法国知名童书作者暨绘本画家沛浮撰写演出脚本,故事以马戏团为背景,乍看之下似乎是描述杂技艺人与动物的无奈,整体气氛既诙谐又带点悬疑与黑色幽默,最终在热闹嘉年华里让观众看到世界的温馨与美好。

文字|罗仕龙、陈茂康
摄影|Christophe Raynaud de LageJM_BESENVAL
第303期 / 2018年03月号

由贝尔蒙与麦耶两位艺术家组成的「声光剧团」,将于三月底带来他们的作品《马戏暗影》,演出融会砂画、偶戏、动画影像等呈现方式,并邀请法国知名童书作者暨绘本画家沛浮撰写演出脚本,故事以马戏团为背景,乍看之下似乎是描述杂技艺人与动物的无奈,整体气氛既诙谐又带点悬疑与黑色幽默,最终在热闹嘉年华里让观众看到世界的温馨与美好。

2018TIFA声光剧团《马戏暗影》

3/29~30  19:30  

3/31  10:30、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二○○九年,两位在铜管乐团结识的年轻艺术家——贝尔蒙(Romain Bermond)与麦耶(Jean-Baptiste Maillet)——共同创作了两人第一部跨界表演作品STEREOPTIK。演出大获成功,于是诞生了与演出同名的「声光剧团」(Stereoptik)。贝尔蒙与麦耶既创作音乐,也热中视觉艺术。从谱曲、视觉概念到作品主题,每一部作品都是由两人合作完成。从第一出作品开始,他们就尝试打破艺术呈现手法的界线,融合影戏、偶戏、默片、现场演奏、童话故事、动画、砂画等各种不同的媒材,让观众看到故事发展与作品构建成形的过程,确切感受到艺术家的实地存在与演出的当下性。观众可以跟著投影与叙事进程让想像力随心所欲奔放,也可以将注意力集中在萤幕上的各种动静细节。演出的视觉效果丰富细腻,很能引起观众的好奇与惊喜。

此次来台演出的《马戏暗影》是他们的第四部作品。故事以马戏团为背景,乍看之下似乎是描述杂技艺人与动物的无奈,整体气氛既诙谐又带点悬疑与黑色幽默,最终在热闹嘉年华里让观众看到世界的温馨与美好。故事脚本特别邀请法国知名童书作者暨绘本画家沛浮(Pef)撰写,充满天真童趣,唤起你我的赤子之心。

以细腻手工,一点一滴形塑精准演出

演出里,观众将在舞台上看见如砂画、偶戏、动画影像等呈现方式,他们说明,这其实并非专为《马戏暗影》而发展的表现效果:「从十年前创团的第一出制作开始,我们就希望运用各种不同的技术和技巧来说故事,包括绘画、纸偶操作、现场Live音乐演奏等等。可以说我们每晚的演出都是现场制作出一部动画影片;或者说,我们整合了不少电影语言到我们的表演里。」于是,在这样的作品中,「精准」也成了操控各种细节、形塑整体效果的关键字之一,从「场景的剧情节奏、每架摄影机之间的镜头怎么调整」乃至于「灯光与音乐等,都要很准确地控制到位」才有可能在现场完成一部顺利流畅的演出。

声光剧团在舞台上影像语言的使用,颇有早期电影默片的影子,令人想起法国导演梅里爱(Georges Méliès)的影像元素。然而两位创作者却表示,他们其实并未直接从其他艺术家或作品里汲取创作灵感,「我们两人一个是做音乐出身,另一个原本是做绘画,所以很希望能够把本身会的各种艺术表达方式,融合在同一出表演里,然后再加入一些影像、纸偶等等。」他们也老实地说,既然一同创作,最重要的还是「把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做出来」、「顺著自己的本能去发挥」,至于观众会从这里面、根据自身的经验,挖掘出哪些与各种作品有所关联之处,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习以为常的。

《马戏暗影》的音乐和影像风格,分别有著当代与怀旧两种氛围,同时也巧妙地彼此融合。正如上述所言,他们的创作灵感虽然并非来自特定艺术家,却也或多或少受到了各种喜爱的作品影响。譬如在他们的音乐里,即能听见如灵魂乐、放克、爵士、世界音乐等缤纷样貌,「我们倒没有要去特地突显怀旧的感觉。」他们解释,「如果会让观众觉得怀旧的话,大概是因为我们虽然是做当代艺术的,但是我们不用高科技的媒材。我们的创作可以说是用非常手工的方法一点一滴做出来的。」这或许也正是《马戏暗影》里,即使效果再怎么混陈、元素再怎么多样,却始终流畅简约并充满童趣的主要原因。

《马戏暗影》现场透过绘画、纸偶操作、现场Live音乐演奏等呈现演出。(©JM_BESENVAL 国家两厅院 提供)

马戏布帘后的未知世界,有黑暗却也总是惊奇

演出的末尾,让人想起法国导演拉摩里斯(Albert Lamorisse)摄于一九五六年的短片《红气球》,与《马戏暗影》一样,这部片讲的是童年、幻想,以及充满想像力的趣味。而贝尔蒙与麦耶也同意这样的连结,并说那其实关乎「你怎么去观看这个充满诗意与魔力的世界。」这个故事,虽然乍看之下很阴郁、从头到尾都是黑色幽默,「但在这个层面之外,它之所以吸引我们,在于它想讲一个不可思议的奇妙世界、讲我们每个人都有的那一片赤子之心。它有充满稚趣的一面,但不会让人觉得很幼稚。」剧团也不想限制观众的年龄层,因为本来就没有特别设想是要「给小孩看」的,「我们自己倒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忧郁的故事喔。是给人感觉有点阴沉没错,但整体来讲还是蛮好笑、蛮好玩的,而且很有诗意。」

「这个故事是从马戏团的诞生开始讲起。」他们也试著从头说起《马戏暗影》的情节和起源,「马戏团是怎么出现的呢?故事想提醒观众的是,一开始人们看马戏团,其实是为了看台上用刀剑刺来刺去,看人怎么样把自己送进狮子的血盆大口里。你无法否认以前的确有人就是为了这些惊险画面所以去看马戏团表演。到今天还是一样的,有些群众就特别喜欢看手机拍下来、然后上传到网路上的意外事故。如果这是所谓的阴暗面的话,那过去到现在的确是从来没变过的。这出作品里的『黑暗马戏团』(Dark Circus,即剧名《马戏暗影》由来)一开始是利用民众爱看热闹的心态来赚大钱,最后反而是回过头来批判这种心态。」

在黑暗的马戏团,有著动物与人的互相依存、彼此共生的关系,「首先你会看到动物反抗饲育牠们的人,饲育者一开始想驯服动物,却反被动物控制。不过到了最后,这些人与动物之间却建立了真正的默契。」不只在此作品中,他们描绘出不同族群从彼此未知到沟通和理解的过程;在创团的同名作品STEREOPTIK里,亦曾出现「超级英雄」和「科幻世界」的故事片段。对于所有未明、未定的未来,保持著某种开放的态度,或许也是那「赤子之心」在大人身上,良性的体现,两人也表示:「作为艺术家,我们借由作品把心理情感与感官感受传递给我们所不知道的观众。我们运气不错,可以到世界各地巡演,接触到很多原本对我们来说是未知的文化。这既是个挑战,但也让我们有机会跃入原本未知的世界。」于是期待,「台湾观众在我们的作品世界里可以开怀地笑、觉得感动并且惊喜。」也能在《马戏暗影》的舞台上,重见负能量外的一线光明。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