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承志 将普通的歌 唱出一道彩虹 |
金承志
金承志(全方位音乐 提供)
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指挥

金承志 将普通的歌 唱出一道彩虹

彩虹合唱团以别具特色的戏谑歌曲与活泼演出在中国爆红,其魅力也将在四月亲临台北。该团灵魂人物、指挥金承志也如该团演出风格一样古灵精怪,「从小就惹怒了全世界了!」他说自己是因为「人」才爱上合唱,致力于打造忠实反映生活、不矫揉做作的作品,「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普通的日子里,做普通的音乐、唱这些普通的歌。」但他们却把普通的歌,唱成了一道炫丽的彩虹。

文字|李秋玫
第303期 / 2018年03月号

彩虹合唱团以别具特色的戏谑歌曲与活泼演出在中国爆红,其魅力也将在四月亲临台北。该团灵魂人物、指挥金承志也如该团演出风格一样古灵精怪,「从小就惹怒了全世界了!」他说自己是因为「人」才爱上合唱,致力于打造忠实反映生活、不矫揉做作的作品,「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普通的日子里,做普通的音乐、唱这些普通的歌。」但他们却把普通的歌,唱成了一道炫丽的彩虹。

「得意的一天」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专场音乐会

4/6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3278518

咖啡馆碰了面,问他想喝什么?他客气地推说刚来的时候已经喝过咖啡了!但访谈总得点个饮料,我建议这里的现打果汁好喝,要不就改选这个?他似乎是被说动了似地点著头说:「喔~」然后转过来说:「那么就来杯拿铁吧!」思绪突然这么大转弯,我惊讶地搜寻他的眼睛确认,却看到一个暗自窃喜的笑容堆在脸上,正如在网路搜寻到的影片那样,指挥著合唱团,把台下观众逗得哭笑不得。

金承志,就是这样的一个奇才。带领著彩虹合唱团,以谱写贴近人们心声的「神曲」及创新的表现方式在对岸迅速窜红。摆脱大陆合唱团那种强烈节奏感、政治目的性为主的形象,他们戴假发跳舞、戴墨镜、绑头巾、拿大声公传话、安排舞厅的复古霓虹灯在场上旋转、抛出两公尺大的气球西瓜往观众席扔……让台下情绪沸腾到极点。火红的程度不仅在音乐厅一票难求,还接广告、受邀上节目,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网路串连转贴的推波助澜下,乐团每个乐季的新人征选只开出一、两位的缺,却有上千来自东西南北各省分的应征者前来,跟流行音乐海选一样,试图带著特别才艺争取,或者……试图只是想跟金承志握手、合影。

别以为台上的他会的只有戏谑。仔细聆听他的创作,在合唱曲中加入钢琴之外的乐器及作曲手法,却都是具有相当水准。而合唱团的演出也并非仅仅如此,还包括文艺复兴、古典、浪漫到现代音乐,对民族、流行、爵士也都有所耕耘。

阴错阳差  进入合唱世界

这么多演出的鬼点子,想必从小就是个古灵精怪的孩子吧?没想到他正经地回答:「我是个怪小孩,从小就惹怒了全世界了!小学换过两所,高中换四所,大学也换两所。觉得这个环境不适合我,就说『妈我要转校』!」但为什么走上艺术?原来始于一个悲惨的故事:「小二时,艺术类小学来班上挑学生,我看班上两个班花都去了,那我留在此地又有何意义?就回家跟妈妈说。可是妈妈说我从三岁开始学琴,已经会弹了,为什么还要去?我想想他们有钢琴、舞蹈与合唱班,就说我喜欢合唱。结果进去了之后才知道,两个班花都去了舞蹈班……」

无奈的他只好在合唱班待著,但当时一个学期只重复练一首歌,再难的在旁边听的都会了,偏偏他只要听一遍就记得。而且歌词令他困惑:「有首歌叫做《种太阳》,歌词大略就是有一个美丽的愿望,要播种很多太阳,一个种在南极、一个种在北冰洋,还有一个要放晚上……我心想冰雪都融化了,这地球怎么办?」更惨的是他常常指出老师的错误,老师为了尊严考他听力,想不到他从三个音、四个音、加到十三个音都能够听出来,一音不差地从低到高念出来。恼羞成怒的老师于是让他一路从高声部调到低声部、低声部调到弹钢琴,最后被贬去印乐谱。熬到毕业之后,他心想:「合唱这种东西,老子一辈子也不碰了!」

初中时期,他痛恨那种听话被表扬的好孩子,心想乾脆当坏人流氓好了!于是进入普通中学,所有叛逆时期的荒唐事都做了。直到有天打架,看著同学们被警察摁著往警车上拽,逃过一劫的他才警觉:「我不能为了让好孩子恐惧我,做了自己都不喜欢的抉择。」到了高中,他意识到该选择自己喜欢的事,回想小学时期以钢琴演奏身分参加艺术团出国到挪威,接受台下的掌声、回想那时收不到国内电视台,偷偷利用小耳朵偷看台湾电视台、BBC、NHK,向往到外面世界探险,也同时惊觉到自己除了音乐之外什么都不会。于是他为了考音乐学院,每天练琴超过十二小时,不要命似地啃书、背谱,像是要把荒废的日子一并追回来。

因为「人」  才喜欢合唱

虽然辛苦,但回归诚实的自己,心里的感受却是温暖的。考进了中国音乐学院,后来又转到上海音乐学院,期间每天早上四、五点起床背总谱、变态似地强迫自己学习,扎实的指挥训练,让他即使闭上眼睛都能理解、分析与思考。但此时他都还在乐团指挥的领域,直到接了一个综合大学的合唱团,才又回到这个天地。金承志说:「我终于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跟音乐学院不一样,我发现每个人都有不同专业,但唯一爱好就是合唱。所以我可以说是因为『人』才喜欢合唱的。」

彩虹合唱团原先由八位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学生成立,但金承志笑说:「八个导演怎么拍戏?」于是他们从校内的音乐学、音乐教育、艺术管理,扩大到校外招生,最后学化学、心理、医学、物理、法律的……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只可惜经营合唱团,他也遇到了挫折。金承志苦笑著说:「有一阵子我狂热于『扮演大师』,留长头发、对团员树立权威,自负又刻意搞笑。眼看团员流动率大,我以为是自己的后勤做得不够好,所以经常请大家吃饭、聚餐、K歌。这样做有用,但是有限!」直到他发觉问题,理解到核心在指挥本质不够好,才调整自我、研读经典、聆听团员,剪了头发重新出发。

本著「歌词应该为情绪服务」的想法,合唱团从神曲《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之后爆红,接著又推出《感觉身体被掏空》、《春节自救指南》……这样新形式和题材的作品,反映了年轻人的生活,引起了广大共鸣。如今,在台湾团队寻求企业赞助之时,他们已经走上企业化经营,更有人看好、投资他们的事业。然而即使事情愈来愈多,责任愈来愈大,金承志仍不改调皮的个性地说:「我是一个普通人,我的音乐也是普通的音乐。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普通的日子里,做普通的音乐、唱这些普通的歌。」但忠实反映生活、不矫揉做作,他们把普通的歌,唱成了一道炫丽的彩虹。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活跃在上海的青年指挥家、作曲家。1987年出生于浙江鹿城,在温州长大。
  • 3岁开始学钢琴,自幼也学习音乐理论与指挥。2007年考入中国音乐学院指挥系,同年开始尝试作曲。2008年于上海音乐学院借读。
  • 2010年,金承志与几个指挥系的同学组了彩虹合唱团,其创作和演奏的数首歌曲,成为网路上爆红的「神曲」。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