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活用资料 扎根历史奠基未来 |
艺术与剧场研究中心位于捷克布拉格的市中心、游人如鲫的巷子里,职员正从正门进入中心,中心旁就是餐厅。
艺术与剧场研究中心位于捷克布拉格的市中心、游人如鲫的巷子里,职员正从正门进入中心,中心旁就是餐厅。(陈国慧 摄)
话题追踪 Follow-ups 欧洲剧场研究与资料中心考察记(一)

整理活用资料 扎根历史奠基未来

探访捷克布拉格的艺术与剧场研究中心

捷克布拉格的艺术与剧场研究中心与文献库目前是欧洲最大的剧场图书馆和资料馆之一,藏品丰富;馆藏以几个范畴为核心:包含中心持续地整理当地专业剧团和剧院的制作资料和文献,在捷克出版的剧场相关文章、表演艺术相关照片,还有舞台设计的相关资料等。透过外展、研究等将生硬的资料活化运用,上述资料成为文化的积累,成为未来剧场发展的资本。

文字|陈国慧
摄影|陈国慧
第303期 / 2018年03月号

捷克布拉格的艺术与剧场研究中心与文献库目前是欧洲最大的剧场图书馆和资料馆之一,藏品丰富;馆藏以几个范畴为核心:包含中心持续地整理当地专业剧团和剧院的制作资料和文献,在捷克出版的剧场相关文章、表演艺术相关照片,还有舞台设计的相关资料等。透过外展、研究等将生硬的资料活化运用,上述资料成为文化的积累,成为未来剧场发展的资本。

我在二○○七年参与香港戏剧年鉴的编辑工作,翌年我便知道到出版后的资料整理和库存方式,在有限的空间和人力资源下,似乎是难以避免地只能用「山寨」来形容:没有章法、简单的线下存档系统勉强应付内部研究,有时配合研究者需要我也会尽力提供协助,不过总不是「理想」中的方式。然而什么才是「理想」?

二○一四年,我透过累积编辑年鉴和使用数据资料作为研究素材的经验,策划了「库藏文化:艺术资料整存和统计的策略、实践与发展交流座谈会及工作坊」,是香港首个以此为主题的研讨活动。文宣提出这是「专业艺术行政人员的必修课」,并强调整存文化档案与资料作为「创意都市必备的文化策略」,邀请本地其他艺术范畴和邻近华文城市的演艺资料整存策划者分享经验,同时也邀请了澳洲雪梨歌剧院和台湾云门舞集从表演团队的实践角度参与,唤起艺团和行政人员的关注。

香港这个城市  如何保存表演的历史?

香港讲求速度,表演艺术文化在专业化发展的火车头——以演艺学院的成立为分水岭——的拉动下,小型专业团队在艺术发展局资助的扶植下于一九九○年代中陆续成立,当中一直以剧团的数量最多,资源的竞争也最激烈。然而演艺学院成立的初衷在于训练「从业员」和生产作品,相对来说研究和资料整存未必是当时最需要的发展的方向,即使艺术发展局需要获资助团队每半年提交报告(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资料),但资料只作内部参考,而「报告」倾向量化的概念与既定格式,也与团队整存在创作和制作过程中所产生的资料与材料的质化进路(如创作笔记、剧本、设计图、模型、道具、戏服、制作预算、宣传文案和图像、评论等)截然不同。

「土地问题」严重、空间不足是资料整存的借口也是「原由」,就连政府在欠缺本地档案法的制订而在「借来的空间」的殖民意识内「整存历史」,大量档案的消失可以是很政治性的考虑;但无疑存档意识的薄弱,相当影响著城市对历史的疏离感;往后如何透过研究和进一步梳理以至能从中建构历史脉络、回溯事件的不同面向、呈现话语的不同面貌,让当下能够踏在这些足迹下继续发展未来,这些资料所提供的丰富的人文资源就难以轻易「断舍离」。我还记得曾任「云门」文献室主任的陈品秀说林怀民要她往美国不同舞团考察存档的实践和学习技术;还有荣念曾在《舞台如建筑:荣念曾手稿》一书和相关展览内所呈现的卅年创作风景──个别艺术家的文化视野的确影响著历史将如何书写。

当「山寨」式整理成为办公室负担,不同管道的倡议也须策略和参照,同时资源的来源也是核心问题——香港电影资料馆讨论了十多年才成事、主要整理视觉艺术档案的「亚洲艺术文献库」在独立资金推动下,其运作模式与目前仍相当依赖政府资源的表演艺术来说大不相同──因此我在二○一七年夏天用了五星期时间,前往欧洲捷克、斯洛伐克、荷兰、德国和比利时考察其剧场资料研究和文献中心、资料馆和博物馆的运作与发展,从其经验看香港建立这类型中心的可能性,旅程的首站是捷克。

艺术与剧场研究中心  保存资料也活化资料

我在布拉格(Prague)的市中心、游人如鲫的巷子里,几乎错过了艺术与剧场研究中心(Art and Theatre Institute,ATI)的入口,经过剧场和餐厅后别有洞天的是这个于一九五九年成立的,获国家文化部资助,结合资料、资讯、教育、咨询和交流多重角色的中心。十年前,剧场研究中心与文献库(Theatre Institute Archives;www.idu.cz)这部分锐意地要更进取发展,目前ATI虽以「艺术」先行,但活跃的却是剧场。研究中心主管Ondřej Svoboda说剧场也是艺术的重要构成,两者之间的跨界也不必设限;的确,其丰富的馆藏之一是与剧场有关的照片,包括剧照、造型照、艺术家肖像、布景等,从视觉艺术而言也很有研究价值。

此研究中心与文献库目前是欧洲最大的剧场图书馆和资料馆之一,藏品丰富;其线上资料库(vis.idu.cz)以「虚拟研究」(Virtual Study)为名,馆藏以几个范畴为核心:一是来自中心持续地整理当地专业剧团和剧院的制作资料和文献,以一九四五年解放为起点,包括该演出的邀请函、单张、场刊、剪报和评论;目前已整理和输入线上资料库的项目超过四万五千笔。中心每天有专职员工自报刊剪录文章,我问国际合作部主管Martina Pecková Černá网上文章是否在收集之列?她说目前仍主要以纸本出版文章为主,这仍是当地剧场文章活跃的发表场域,网上文章的多与杂,令收集时格外需要编辑介入,个人社交媒体的文章则不会选录。追不上时代?然捷克剧场文化的根深柢固依然维系著「老派」但优雅的姿势,转身的气度游刃有余,资料馆自有其底线。

因香港戏剧年鉴收集演出资料范畴包括业余制作,所以我对于收集「专业」制作资料的定义很感兴趣,这对Martina而言界线相对分明:国家剧院、政府资助、官方场地都是关键词,商业、另类场地的制作则要个别研究,业余则不属收集范围。我这次考察的资料中心,大都以此为整存的界线。当然界线的设定按当地剧场发展的现实流动,香港剧场的开拓以业余者先行,这让资料的收集会有不同考虑。我也问及Martina向剧团和剧院收集资料的情况,她说有专人负责跟进每年制作名单,资料要追问难免,但要收集并不困难。不约而同,我发现东欧另一前共产国家斯洛伐克,位于首都布拉提斯拉瓦(Bratislava)的剧场研究中心,行政人员对存档也很有意识,这与两地曾历铁幕时期有关,因当时演出资料需要递送政府审核,剧院和剧团不能忽视资料的整理,即使现在不用送审,但意识还是残留著,现在倒成了「好事」。

电子化与数位化  档案数量惊人

馆藏另一整存的范畴,是在捷克出版的(包括报章、杂志、文选、网上杂志和网站内)讨论有关当地与外地剧场的文章,也会选择性收集发表于外地刊物内有关捷克剧场的文章。这些文章的资料库自一九九五年开始从旧式的卡片档案柜过渡至电子系统,目前整理了的记录超过廿七万笔;文章原档则可以在中心查阅。事实上这个载录了一八五一至一九八九年文章条目的卡片档案系统仍然公开让人使用,电子化过程需时也赖与不同单位结合资源和技术,如这系统就是与捷克科学学院文学研究中心合作。此外前述的剧场照片,也是另一整存的核心,其中部分馆藏的数位化,是透过挪威「整存和展示捷克与世界剧场的文化遗产」计划完成,当中数位化的也包括不少负片;部分版权开放的照片读者甚至可直接透过中心的线上资料库阅览,目前整理好的记录接近卅三万八千笔。

照片数位化除了有利搜寻、分享和存档外也有不少惊喜。如照片档案室就因放大了一张经典造型照的电子档,研究员才赫然解开了谜团:舞者飞扬的裙摆原来并非来自摄影师和镜头的鬼斧神工,原来裙摆四角分别有幼细的丝线拉扯著,照片的「精采之处」就此改写了!分享趣事外,Martina也透露这部分的馆藏是分别来自剧团、剧院或摄影师的捐赠。她特别带我参观了安放在档案室显眼处,一个接近两米高、宽一米半的卡片档案柜,这与在图书馆看到的无异,但却原置于当地一位剧场摄影师家中,是他为自己作品所建立的整存系统;按照拍摄年份整理,每张照片原档载有内容和资料,井然有序。照片档案室的研究员笑说虽然照片库资料已经数位化,但她说这个独立卡片系统实在太完善,因此原封不动保存,也保留了创作者珍视资料的精神。

「捷克舞台美学点将录」系列出版,后为考察当日正在讨论的新一部出版的设计手稿。(陈国慧 摄)

发展舞台美学的重镇  相关资料也是保存重点

捷克是发展和研究舞台美学的重镇,自然成为资料馆另一整存的核心。这部分馆藏的资料(包括设计概念图、草图、制作图、布景照片和模型等)已全面电子化,目前整理好的记录,包括物件超过三千八百笔和文献接近卅九万笔。相对于制作和剧场文章的资料,这范畴的资料与剧场照片的整理,并没有很明显的时间起始框架,资料的来源也相对地「被动」(即使捐赠也可能会因创作者后人的不同想法而有争议),所谓收集的「完整性」也有年份、创作者和作品脉络的不同空白有待补充;受资源和空间所限。同时研究中心的专才以整理文献为主而非从博物馆的角度策划,因此他们只能很低度地按个别研究需要购入藏品,错过珍宝也是常事。

硬体资料太多,Martina也坦言也未能掌握所有数量和内容,逐步数位化需时;有时反而是因为透过开展不同主题的出版或研究,才发现很多深藏的珍宝。另一方面中心电子资料库早在廿多年前开发,介面以实用为主,并按不同核心范畴个别建立,部分范畴所载录的资料项目自设馆时已沿用,要进一步增加和整理可不容易,因此跨范畴的连结并不完善。目前研究者不能「一按就通」,要全面找到所需资料,便要进入不同资料库以不同入点搜寻。要重新创建一个新的系统,恐怕是大工程。

资料馆其他的整存范畴核心尚有声音、影像、剧场事件(包括艺术节、奖项、讲座)和专业剧场工作者的名称及其活动,当中工作者名称的电子档案就超过五万七千条,让研究中心成为认识捷克戏剧历史的重要窗口。Ondřej非常认同资料和文献整理与研究对当地剧场未来发展的重要意义,也很明白空间的不足对中心发展的限制。他笑言在游客区工作是「没法安宁」,但这栋房子在政府的支持下提供,让他们超过六十名包括全职和计划的员工有所栖身,虽然房子整修不易,同时因要以不属于研究中心的剧场和餐厅租金补贴经费而不能扩展,但在目前情况来说已属难得。

在华丽背后捡拾经验  成为生产下一个作品的资本

除了资料馆的角色,中心有很多外展和交流项目会争取不同经费支持,虽然基本运作仍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政府,但中心积极地作为枢纽,以不同方式带动和展示捷克剧场在世界舞台的能量,同时协助输出作品、推展交流和缔结网络。除了不同档案室,我也分别拜访了多个不同部门的主管:外展和统筹对内和向外的驻留艺术家计划、出版和翻译(包括当地文本、年度观察、艺术家研究、剧场字典和人名录等)、布拉格剧场设计四年展办公室、年度剧场和舞蹈作品选等,不少中心的员工本身也同时是国际剧场组织或协会的城市代表(如国际演艺评论家协会)。中心内部对国际剧场间的讯息和合作的协同效应自然产生,而部门之间的合作也极为有机、互动不断,生硬的资料透过不断地使用、发掘、研究、整理和展示得以活化流动,除了网上资料库和出版外,中心也举办展览和外借馆藏文献。

我在藏品与档案部主管的Denisa Šťastná带领下,见证了「捷克舞台美学点将录」系列(The Personalities of the Czech Scenography)最新一本的制作过程,编辑正在讨论如何扫瞄设计师的多份手稿。捷克舞台美学发展的独特与开创性人所共知,而透过这系列以梳理和研探不同年代具代表性的舞台美学设计师为重心的双语出版,进一步向世界展示其轨迹和重要性,话语的能量结合资料的研究和书写,让其在世界剧场美学的推手角色得以持续发挥。「静态」的研究和资料中心与展示在观众眼前的华丽制作或活泼的创作大不相同,它恰好是在华丽背后捡拾经验,并让这些经验成为生产下一个作品的资本。布拉格作为东欧演艺文化的核心城市,不难发现国家文化部对剧场研究中心和资料馆的支持,其实是深化地让其在丰富的历史上扎根,后来者在攀枝时一方面可以看得更远,也能够在对外交流和文化输出上产生更大效益。中心的角色显然有著比资料库更重要的使命。

 

文字|陈国慧 香港剧评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