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耕 让歌声响起 飞越世间藩篱 |
松下耕
松下耕(拉纤人男声合唱团 提供)
艺号人物 People 日本合唱指挥暨作曲家

松下耕 让歌声响起 飞越世间藩篱

他曾因被老师否定音乐才华,离开专业音乐学习之路,但终在合唱团中重新找回学习音乐的快乐;他透过重新编写日本名谣,将日本民族的共同记忆,藉著歌声让世界上更多人知道——他是松下耕,是国际知名的合唱指挥,也是优秀的合唱音乐作曲家,曾与台湾多个合唱团合作过的他,近期更接下拉纤人男声合唱团的艺术总监一职,与台湾的情谊更形紧密,令人期待能让他们合作唱出的悠扬歌声,穿越世界上的所有藩篱。

文字|刘马利
第306期 / 2018年06月号

他曾因被老师否定音乐才华,离开专业音乐学习之路,但终在合唱团中重新找回学习音乐的快乐;他透过重新编写日本名谣,将日本民族的共同记忆,藉著歌声让世界上更多人知道——他是松下耕,是国际知名的合唱指挥,也是优秀的合唱音乐作曲家,曾与台湾多个合唱团合作过的他,近期更接下拉纤人男声合唱团的艺术总监一职,与台湾的情谊更形紧密,令人期待能让他们合作唱出的悠扬歌声,穿越世界上的所有藩篱。

拉纤人男声合唱团「耕云」

6/13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89132068

在他的努力下,成功将日本合唱艺术推向世界舞台的高峰,我们无论从他的音乐的创作及指挥的诠释,听见太平洋的北边的大海深处,在美妙的旋律与古老的回音中,见证大和民族永远追求「第一」(diichi)执著精神,因为他相信歌声可以凝聚情感,瞬间能够产生共鸣。松下耕(Ko Matsushita),是当今全世界众多音乐会皆出现的「热门关键字」,这位出生于东京的合唱指挥、作曲家、音乐教育家,有「亚洲桂冠指挥」的美誉,活跃于国际乐坛,演出及委托创作源源不绝。二○○五年,他成为亚洲第一个「罗伯特.埃德勒奖合唱音乐奖」(Robert Edler Prize for Choral Music)获奖者,以表彰他在指挥、作曲、演出以及合唱教育的杰出成就。

赤子之心  从未被抹煞

他的音乐基础从幼稚园起就被启蒙,小学进入音乐大学附设音乐班就读,正式接受音乐教育。但松下耕的学习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在中学二年级时,他在音乐方面的才华被老师否定了,让他一度失去自信,关闭了学习的窗户,转而就读普通高中,反而在学校合唱社团开启了另一扇希望大门。在这段「空窗期」,他从合唱团找到学习音乐的快乐,也因此毕业后重返学习音乐的行列,进入东京国立音乐学院,主修作曲,并以第一名优异成绩毕业。几年后,带著妻儿远赴匈牙利,进入高大宜音乐学院(Kodály Institute)攻读合唱指挥及作曲。

很多人好奇为何松下耕选择负笈匈牙利,而非其他的欧美国家?他坦言:「虽然日本的音乐家到欧洲留学是相当平常的事,但通常不会选择留学匈牙利,只因为我在一九九二年到匈牙利德布勒森市(Debrecen)观赏『巴尔托克国际合唱比赛』(Béla Bartók International Choir Competition),见识到匈牙利的高水准的合唱表现及匈牙利人对合唱的热爱,所以决定去匈牙利进修」。

松下耕一直坚信无伴奏合唱才能真正感受到和声与旋律的单纯,譬如说他早期重要的作品《子猫物语(子ども)》就是其中一例,以日本当代颇具代表性的诗人谷川俊太郎的诗来入乐,除了用丰富的和声与节奏变化来训练团员的耳朵及歌唱技巧外,有更多的期许:「谷川的诗用『小猫』来比喻孩童最单纯的心境与情感表达,看见生命的初衷,回归赤子之心。孩子们终究会长大成人,也会渐渐掌握世界的发展与动向。除了音乐技巧的训练外,我也想要用这四首歌曲——〈小孩〉、〈夜〉、〈奔跑〉、〈守护〉,表达对孩子们未来的期许。」所以,借由歌唱亲身咀嚼文字的语韵并了解歌词的意义,是意义深远的。

本著对土地的孺慕  将民谣艺术化

高大宜音乐学院就是传承音乐教育家、作曲家、语言学家高大宜(Zoltán Kodály)的教育理念,认为学习音乐就如同学习语言,必须先从自己的母语开始,于是他与巴尔托克(Béla Bartók)长年致力于匈牙利民谣的采集与研究,并以民谣素材创作,为匈牙利的合唱教育奠定良好的基础。松下耕在留学期间,积极吸取当地的文化经验,再加上思乡情怀,开始致力于日本民谣的编写,并深入研究民谣素材。对他而言,民谣就是一个民族的记忆,透过创作让庶民文化与精致艺术发生紧密关系,「民谣通常是口耳相传的在悠长的历史中流传下来,包括祭典歌、工作歌、山歌等等,以往在农渔业社会,人们需要演唱这些歌曲来抒发情感,但现在已进入工业社会,我希望能把日本的固有传统,透过西洋的创作技巧写出新的编曲,不仅是传承,更注入新的生命,并且让日本传统文化登上世界舞台,使更多人看见日本。」

他曾将一首在琉球群岛家喻户晓的〈安里屋之歌あさどやユンタ〉改编为无伴奏混声合唱曲,但较为人所熟知的是经由改编为日语歌曲的版本。松下耕为保留这首歌的原始面貌,使用八重山竹富岛的原始歌词,因为「〈安里屋之歌〉是八重山的真实故事,是属于琉球文化的记忆……」他希望能借此让大家更了解两百年前琉球王朝时期人民的心声、政治局势与历史轨迹,让这个流传于竹富岛的故事能流传下来,期许人们看见音乐的原意,进而了解琉球王国(1429-1879)历史的原貌,更具文化的深度。另一首用「琉球音阶」所写的《狩俣村的合唱团(狩俣ぬくいちゃ)》,俗称「拍手歌」,是一首「难度破表」让人又爱又恨的歌,更是出现于世界各国音乐会及比赛的「神曲」。不但技巧复杂,还须手脚协调,来表现八重山地区歌舞合一的特色。松下耕采用宫古岛方言为歌词,表现当地居民日常生活的场所演唱的叙事民谣,广受欢迎。所以,就算不懂琉球文字,甚至合唱初入门者,都心甘情愿卯起来苦练。

本著于对土地的孺慕之情,加上扎实的作曲技巧,松下耕的民谣编曲,早已跳脱了改编曲的框架,成为严谨、结构性强的艺术创作,这也是他长年来所努力不懈的:「万分欣喜能够有这么多的民谣可以作为谱曲的题材,这是属于日本的文化资产。也可借由新编的作品,提升合唱团员的音乐表现力。使用日本特有的声音素材写成合唱音乐,这是我的职志之一。」更贴心的是,松下耕在乐谱出版时皆附上罗马拼音来协助外籍人士的歌词咬字,也会特别加上英译来使更多人了解歌词的意思及创作的背景,语言不再是一道鸿沟,再经由各国出版公司发行,让他的作品在全世界的舞台上傲视群雄。

《锄草歌(刈干切呗)》是另一首让日本民谣跃身国际舞台的作品,为松下耕以九州东南部宫崎县农民的工作歌所改编的男声合唱作品,在二○○一年获得最具指标性的作曲比赛「奥福作曲奖」(Carl Orff Composer Award)。以「都节音阶」(Miyako-bushi)为旋律基础,「追分形式」为节奏风格,使用西洋的作曲技术将日本音乐元素整合起来,备受肯定,不仅奠定松下耕国际级作曲家的地位,也让世人看见大和民族文化的传统美学。

松下耕在音乐界拥有超高人气,除了外型亮眼外,最重要的是在指挥时的细腻精准、深刻的情感诠释。(拉纤人男声合唱团 提供)

与台湾合唱结下不解之缘

高中三年的合唱经验,让松下耕更客观地了解音乐背后的意义,更确定合唱是综合的艺术,因为要将音乐表现好,并非只是将乐谱上的指示精确唱出便可。可惜的是合唱界与音乐界其他领域常常壁垒分明,音乐科系师生长年「主修至上」的刻板印象,导致很多独唱技巧绝佳的声音不见得适合合唱。松下耕认为:「我也听过很多职业团的声音,每个人的确身怀绝技,但这并不是最理想的合唱声响。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在具备一定的技术上,怀有对音乐的虔诚,尤其我本身是天主教徒,对我而言所有的音乐都是对上帝的祈祷,合唱是从这里衍生而出,所以除了音乐技巧外,更需要有诠释想法的人来唱合唱,才能唱出令人感动的声音。」换言之,这也是「想要来练习」与「必须要来练习」心态上的差异。「我的团员们的感情就如同家人一般彼此关心、互动帮助,并培养出良好的默契,自然就形成一股强大的向心力,使得大家都会想把歌曲唱好。」所以松下耕更笃定这是非职业歌手最令人感动之处,每一位团员都是因为想唱歌而来练习的,自然就会有一定的共识及共同的目标。

至于男声合唱团,更是以业余歌手居多的一群,松下耕与男声团合作得相当得心应手,在二○○六年就曾经带领昂宿星室合唱团(Ensemble Pleiade)在台北国际合唱团音乐节演出。台湾合唱界对男声团员是求才若渴的,那么在日本呢?「男声合唱在日本是蓬勃发展的,虽然曲目在数量上与混声团无法相比,但这是不同的声音魅力。」松下耕也乐见台湾有相当优秀的男声合唱团队,他与拉纤人男声合唱团(以下称「拉纤人」)多年来的密切合作,早已传为佳话,目前接任了拉纤人的艺术总监,不但成为他在台湾接下的第一个合唱团,也开启了台湾合唱团首次聘请外籍音乐家担任音乐总监的先例。

他早在二○一二年十二月为拉纤人创团十五周年音乐会「歌之海.海之歌」创作了《上主在海中所行的奇事》Mirabilia Domini in Mare,二○一六年五月「桂冠指挥下的美声」音乐会再续前缘,指挥拉纤人演出整场日本音乐家的合唱作品。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二○一七年拉纤人廿周年音乐会「举四无双」,为另外三个「超级好朋友」男声重唱团——坎图斯(Cantus)、皇家歌手(Purple Voices)、黑森林歌手(Die Singfoniker),以及弦乐四重奏、打击乐、管风琴,献上新作《颂歌》Te Deum,用音乐汇集出一股强大力量,为国际男声艺术节画下完美的句点,松下耕与拉纤人的完美默契自然不在话下。

除了与拉纤人多次合作,松下耕也先后带领过昂宿星室合唱团、东京室内合唱团(Vox Gaudiosa)、日本国立音乐大学女声合唱团(Angelica Ladies Choir美)、奇妙和谐女声合唱团(Brilliant Harmony)来台巡演,并且常以讲师及客席指挥的身分跨海合作,与台湾的音乐界互动频繁,这样的情缘从二○○五年福尔摩沙合唱团,到之后的高雄室内合唱团、台中室内合唱团,直到现在的拉纤人,他对于台湾有一份独特而深厚的情感。

让歌声成为神奇的力量

松下耕在音乐界拥有超高人气,除了外型亮眼外,最重要的是在指挥时的细腻精准、深刻的情感诠释,他总是在舞台上用微笑给予团员十足的信心去表现音乐,用眼神及手势告诉大家「你/妳,现在正在创造幸福」,让全场都能感受到音乐所自然散发的真诚,仿佛瞬间被催眠了,我们的心灵也在真空世界中与音乐独处,产生不可言喻的心领神会。

音乐的张力是无远弗届的,松下耕深信用歌声可以带来和平与希望。他在一九九八年以谷川俊太郎的诗谱成《当歌声响起(そのひとがうたうとき)》,之后改编为各种不同的版本及翻译成多国语言,他坚信「歌声穿越国与国界限,征服沙漠……」于是,他用音乐鼓舞大家勇往直前,让歌声成为神奇的力量,胜过所有的船坚砲利。期盼当歌声再次响起时,在一次次抑扬顿挫中,跨越所有藩篱,唱出最和谐的生命乐章。

 

日文翻译|蔡玛莉、陈盈如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1962年生于东京的合唱指挥、作曲家、音乐教育家,高大宜音乐学院(Kodály Institute)合唱指挥及作曲硕士,有「亚洲桂冠指挥」的美誉。
  • 首位荣获「罗伯特.埃德勒奖合唱音乐奖」(Robert Edler Prize for Choral Music)的亚洲作曲家。
  • 作品发行于全世界,包含日本的河合出版社、全方位出版社、德国的卡鲁斯(Carus-Verlag)、芬兰的苏拉索(SULASOL),荷兰的安尼银行出版社(Annie Bank Edition)和美国的圣巴巴拉音乐出版公司(Santa Barbara Music Publishing)等。
  • 活跃于国际乐坛,经常受邀至各国担任客席指挥、讲师、比赛评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