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尾熊小子 刷碟、涂鸦、配乐 说故事创意无限 |
无尾熊小子
无尾熊小子(国家两厅院 提供)
艺号人物 People 加拿大DJ

无尾熊小子 刷碟、涂鸦、配乐 说故事创意无限

唱盘艺术家、音乐制作人、图像小说家——这些身分都属于「无尾熊小子」,虽然大学念的是教育,但早早就投入创作,透过不同的形式——现场刷碟、写作电影配乐、创作图像小说,为大家「说故事」。他说:「不论是在制作唱片或图像小说等等,其实我只是喜欢用自己的创意跟大家讲故事、抒发自己的感想。」改编自其小说作品的表演《机器人情歌》,结合现场音乐与偶戏电影制作,将让我们看到无尾熊小子的鲜活创意。

唱盘艺术家、音乐制作人、图像小说家——这些身分都属于「无尾熊小子」,虽然大学念的是教育,但早早就投入创作,透过不同的形式——现场刷碟、写作电影配乐、创作图像小说,为大家「说故事」。他说:「不论是在制作唱片或图像小说等等,其实我只是喜欢用自己的创意跟大家讲故事、抒发自己的感想。」改编自其小说作品的表演《机器人情歌》,结合现场音乐与偶戏电影制作,将让我们看到无尾熊小子的鲜活创意。

2018TIFA 加拿大DJ无尾熊小子《机器人情歌》

3/16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他对艺术的追求,来自永无止境的好奇心;他对声音的推敲,是唱盘之间的相互调和;他对图像的探索,是一页页梦想的涂鸦;他对影像的热情,本于爱讲故事的赤子之心。

无尾熊小子,本名艾瑞克.辛(Eric San),这位多才多艺的华裔加拿大籍唱盘艺术家(亦可称为「唱盘主义者」或Turntablist或Scratch DJ)、音乐制作人、图像小说家。他总是穿著无尾熊的布偶装演出刷碟秀(「刷碟」亦称「搓碟」),不断来回刷动唱盘上的黑胶,配合节拍发出声音,取样现成的音乐材料加入拼贴美学的新意,唱盘与混音器就是他的乐器,身手俐落地盘旋在怀旧与时尚之间。

他发行过六张个人专辑及出版过两本图像小说。而他将为台湾观众呈现的剧场演出《机器人情歌》Nufonia Must Fall,就是源自于他二○○三年出版的第一本图像小说《机器人情歌》,内容长达三百五十页,十年后推出剧场版,并邀请知名电影艺术指导巴瑞特(K.K. Barrett)担任导演,结合木偶剧与电影的概念,再加上艾瑞克亲自弹奏钢琴与操作唱盘混音器,及与阿菲亚拉弦乐四重奏 (The Afiara Quartet)合作现场演奏。全剧在二○一四年的「多伦多创意艺术节」(Toronto's Luminato Festival)首演,深刻细腻描绘机器人的感情世界。

机器人的春天,在图像小说中酝酿、发芽、茁壮、成熟,透过木偶、影像、音乐、剧场、电影的跨界创意,今年三月将来到台北再次开花结果。

为什么艾瑞克的作品能感动人心并且引起共鸣呢?只因他是一个童心未泯、爱讲故事的人,透过越洋专访,他谈到自己的创作历程,仿佛正在阅读一篇又一篇有趣生动的故事书。

Q:您为什么会给自己取了「无尾熊小子」的艺名?

A妳相信吗?其实是跟饮料的名称有关。当我十二、三岁时,我母亲买了一堆无尾熊果汁,我其实没有很喜欢喝这个饮料(笑)。那时就已经开始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我家举办小型刷碟聚会,他们常常看到我家里有很多空的无尾熊果汁饮料瓶,所以他们就开玩笑说我是「无尾熊小子」,于是我就开始使用这个暱称。

Q:您自幼学习钢琴多年,在大学时主修初等教育,想必一定影响了您的创作。

A的确,我高中毕业时,最想做的工作是制作布偶剧,但当时我母亲认为这样的收入很难稳定,就建议我不妨试试看去教小朋友,将来也较容易找到稳定的工作,于是我就选择了蒙特娄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初等教育系就读,心想或许教书跟做布偶剧应该有很多类似的地方,但直到现在我并没有机会去教书,因为我大学一毕业后就与唱片公司签约了。但是在学校的学习也很有收获,除了教导我如何教小朋友,也让我了解到如何去运作工作计划,与人沟通协调。

Q:其实,您现在早已是在从事音乐教育相关的工作了,只是场地不在教室,而是在录音室、工作台、舞台,以及任何地方。

对于台湾的观众而言「刷碟唱盘」可能有点陌生,我在网路上看到您现场表演的《月河》不只是精采,还有更多的怀旧及温暖。

A啊,那应该是二○一二年的事了!我把唱盘当成我的乐器,不断地来回刷动、搓动唱盘上的黑胶。要诀是必须要了解这首乐曲中每一种乐器所扮演的角色,要如何呈现,你现在是把一首现成的作品加入其他的元素,在你的手中成为你自己的创作,想要带给观众什么样的讯息,要如何对他们讲故事。

当我刚开始从事刷碟艺术的前十年,总觉得就是强调打击乐的节奏性,把气氛搞得热闹滚滚的,但后来跟一些乐团合作,他们希望我所演奏的曲子都能有不同的风格,可能第一首为热力四射的舞曲、第二首是摇滚乐、第三首是芭蕾音乐等等,可以是和声丰富饱满的、也可以是旋律性十足的,带给现场观众不同的感受。

在这期间我也发现刷碟是很有趣的,唱盘就是我的乐器,可以尽情发挥声音的创意,也可表现自己对于现有声音的个人想法。我也因为常常与一流的艺术工作者合作,更能精进自己,我曾替虚拟乐团街头霸王(Gorillaz)、电台司令 (Radiohead)、碧玉(Björk)、魅影DJ(DJ Shadow)等等知名的音乐人及电影导演合作,常常接触一些创作力十足的人士,每次都给自己不同的挑战,也学到很多。

总是穿著无尾熊的布偶装演出刷碟秀,无尾熊小子喜欢以各种形式说故事。(国家两厅院 提供)

Q:每次演出同样的曲目感觉会不会有所出入?

A会的。有时会因为现场的因素而调整力度、速度、音质、音色,甚至每次演出都会产生不同的感觉。就连《机器人情歌》演出这么多场了也是如此,像是摄影师在运镜或木偶操作人员所使用的时间长度每次都会有些许差距,可能乐手们就要稍微将速度放慢或多加几秒钟的音乐配合他们的动作,所以整体所呈现的结果也会跟其他场次略有出入。这就完全要靠默契及临场反应,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每次在演出同样的作品时都能保持新鲜感。

Q:您曾写作大量电影配乐,如《回路杀手》、《大亨小传》、《玩命再劫》等,或是担任电影配乐的演奏,如《超人集中营》Zoom(2006),也有参与纪录片及电视剧配乐的制作。可否谈谈您对影视音乐的想法?

A我本来就很喜欢电影艺术,就跟音乐一样,可以讲故事,音乐与电影结合更能产生强大的情绪张力,将故事描绘得更深刻迷人。我真的很幸运可以跟这些知名的导演合作,大多数的作品都是为电影量身订做,仅有少部分是制作人借用我原本已有的音乐或是加以改编成电影配乐的版本。我也很高兴能跟他们一起参与这么具挑战性但有趣的事情,每一首音乐都有其功能性,产生不同的情绪。我今天写一首作品,它是有画面、有动作的视觉氛围,而不只是像听广播一样仅有声音。

Q:您在电影配乐的委托创作邀约不断,也与新生代的导演合作关系密切。可否分享这部分的经验?

A就像刚才所提到的几部电影的导演都有来看我的现场演奏,如《玩命再劫》的导演艾德格.霍华.莱特(Edgar Wright),我在二○○○年左右就已经认识并为他的电影制作原声带。

莱恩.詹森(Rian Johnson)十年前所执导的电影《追凶》Brick(2005) 给我的启发很大,他最近的制作是《星际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Star Wars: The Last Jedi。而我是为他的《回路杀手》写作配乐,詹森希望我能写出具未来主义特性、科幻的,还有创作夜总会场景的背景音乐。

巴兹.鲁曼(Baz Luhrmann)则是亲身观赏了我的《十二位元蓝调》12 Bit Blues洛杉矶的现场演出,希望我也能用写作这一系列蓝调音乐的概念来写出十九或廿世纪的爵士风格作品,为《大亨小传》创作配乐。

Q:您的创意都是如何产生的呢?

A我只是很爱讲故事,譬如说跟影像及声音相关的艺术,只要发现其中有任何可以激发想像力的点,我都会努力去尝试。我大概两三岁时就喜欢拿著铅笔乱涂鸦,我父母就说我是在描绘自己的宇宙,在说一个有趣的故事。所以不论是在制作唱片或图像小说等等,其实我只是喜欢用自己的创意跟大家讲故事、抒发自己的感想,或许有些是让人会心一笑的或忧郁阴暗的,是可以让人精神振奋翩翩起舞的,或是发人深省的,这就是听音乐及听故事带给大家最大的效果,这就是我最喜欢做的事。

Q:您身为亚裔音乐人,会希望结合东方思维来创作吗?

A我的父母来自香港,他们一九六○年代移民到加拿大,然后我是在七○年代出生在温哥华。我对京剧很感兴趣,也略知一二,因为我的祖母就曾唱过京戏,我知道这些乐器演奏的声响,但是他们所使用的传统乐器就不全然了解了,希望能更深入研究并开发新的听觉经验。

Q:如何成为一位全方位的艺术家?

A要能享受制作的过程,要有耐心去经历挫折,像一个幼儿对什么事都要有好奇心,尝试新的东西。就像我在十二岁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刷碟艺术也能跟我在钢琴课所学到的东西相结合,那就是创意的延伸。而也没有人天生就会这些技能,都是要经过学习、练习、再产生创意。就像我五岁的女儿,她是每天都在创造新的事物,不断地尝试,久而久之就会发现新的东西,那就是学习的过程。遇到瓶颈就让自己再次回归原点去重新思考,就像幼童一样。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 1974年出生于加拿大温哥华,华裔加拿大籍唱盘艺术家、音乐制作人、图像小说家。毕业于蒙特娄麦基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初等教育系。已发行6张个人专辑、出版过2本图像小说,皆大受欢迎。

◎ 曾写作大量电影配乐,如《回路杀手》Looper(2012)、《大亨小传》The Great Gatsby(2013)、《玩命再劫》Baby Driver(2017)等。

◎ 与虚拟乐团街头霸王、电台司令、碧玉,魅影DJ等知名音乐人密切合作。

◎ 木偶剧及影像制作《机器人情歌》已在美加地区、阿布达比等地巡回演出多场,皆佳评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