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导卡斯多夫沙文言论 引燃剧场界反对性别失衡风暴 |
知名导演卡斯多夫的沙文言论,引爆许多艺术家对剧场界工作机会性别失衡的抗议声浪。
知名导演卡斯多夫的沙文言论,引爆许多艺术家对剧场界工作机会性别失衡的抗议声浪。(AP 提供)
柏林

名导卡斯多夫沙文言论 引燃剧场界反对性别失衡风暴

前人民剧院总监、德国知名导演卡斯多夫六月底在受访时表示,如果女性够优秀,他不反对让她执导作品,但「但我并没有见过太多」。此一言论引爆剧场工作者的抗议声浪,事实上,男女机会不均等的问题早就是德国剧场界的沉疴,因为长期的性别失衡,让女性创作者出线的机会有限,自然不容易「被看见」。剧作家史蒂莱克在《世界报》上发表公开信答辩卡斯多夫的言论,接下来也有超过七百位艺术家与剧场工作者联署史蒂莱克的声明。

文字|郑安齐
第308期 / 2018年08月号

前人民剧院总监、德国知名导演卡斯多夫六月底在受访时表示,如果女性够优秀,他不反对让她执导作品,但「但我并没有见过太多」。此一言论引爆剧场工作者的抗议声浪,事实上,男女机会不均等的问题早就是德国剧场界的沉疴,因为长期的性别失衡,让女性创作者出线的机会有限,自然不容易「被看见」。剧作家史蒂莱克在《世界报》上发表公开信答辩卡斯多夫的言论,接下来也有超过七百位艺术家与剧场工作者联署史蒂莱克的声明。

六月底,前任人民剧院总监卡斯多夫(Frank Castorf)接受《南德日报》专访。剧场领域举足轻重的记者、剧评人朵赛儿(Christine Dössel)向他提问,何以在他任职总监期间,仅有极少数的女性导演在人民剧院导戏?卡斯多夫以足球做比喻,他说:「我们有女子足球世界杯和男子足球世界杯,而两者之间的比赛品质即有很大差异。」接著他又表示,自己非常仰慕碧娜.鲍许。

「如果一位女性(执导的水准)更好,那我并不反对(让她执导)。但我并没有见过太多(好的女性剧场导演)。」卡斯多夫这么说。

这篇访谈在六月廿八日发表后,随即在德国剧场领域掀起风暴。特别是当影视领域中“ Me too”和“ Time’s up”运动方兴未艾之际,卡斯多夫的言论更加引人议论。

女性剧场工作者说「我们受够了!」

剧作家史蒂莱克(Felizitas Stilleke)率先在《世界报》Die Welt上发出公开信,针对卡斯多夫访问中的话语进行答辩,特别是将生理差异与社会结构性歧视混淆在一起的部分。她认为,正是这样的歧视,使得许多女性无法拥有比肩男性的职业生涯。

信末,史蒂莱克强调:「我们大声宣告:我们无所畏惧,并且能够歌唱。」以此表达女性剧场工作者,在面对剧场陈旧权力体系时之不亢不卑姿态。各界艺术家也纷纷支持联署这项声明,联名数量一下就超过了七百多人。对此,史蒂莱克也乐见相关议题开始酝酿、运作。

连署名单中不乏剧场大咖,像是「She She Pop」的伊莉雅.帕帕特奥多卢(Ilia Papatheodorou)。她对《德国之声》表示,卡斯多夫所呈现的是让女性剧场工作者(特别是年轻世代)丧志的姿态。这种姿态,也让整个社会的共识,再次质疑了长久以来人们所希望达到的,社会上各领域的男女平权。

性别结构长期失衡

卡斯多夫粗鲁沙文的言论,使他成为众矢之的,然而男女机会不均等的问题,早就是德国剧场界的沉疴。二○一六年,德国文化参议会(Deutscher Kulturrat)在多年研究后发表了报告《文化与媒体领域中的女性》Frauen in Kultur und Medien,以廿年(1994-2014)为区间,探问性别结构性失衡的问题,并据此提出改良方案。

剧场领域的数据使人吃惊。78%的剧院总监职位由男性占据,大剧院中的戏有78%由男性导演执导,同时这些剧作又有75%由男性剧作家所撰写。反倒是提词员这类辛苦又低收入的工作,长期以来女性的比例皆在80%以上。

柏林的「戏剧盛会」(Theatertreffen)是德国剧场界大事,受邀的制作无不受到莫大关注。访问了卡斯多夫的剧评人朵赛儿对戏剧盛会分析后发现,自创设以来邀请的两百卅位导演中,仅有廿八位女性,去年更单只有克劳蒂亚.鲍尔(Claudia Bauer)一位。

卡斯多夫认为优秀的女性剧场艺术家不多,其实只是倒果为因。优秀的女性剧作家、导演与演员不是不存在,但毫无取得重要展演机会与资源的状况下(譬如人民剧院在卡斯多夫在位时的状况),就也难被看见。

团结起来一起争权利

随《文化与媒体领域中的女性》调查报告的发表,联邦文化与媒体国务委员格吕特斯(Monika Grütters)也与文化参议会合作,于总理府与国会举办数次「文化与媒体领域中的女性圆桌会议」。各种民间团体也串连起来,如「挺舞台额度」(ProQuote-Bühne)这个团体就诉求剧场工作环境中,男女比例与工作条件的均等。

艺术领域内的平等,往往就如「She She Pop」的伊莉雅所说,也和整体社会的平等息息相关。不管是不是剧场艺术从业者,团结是最为基本的要件——在这间「社会大剧院」里,没有人真的只是观众。

作者按:德语剧场领域中所致力争取的「女性」权益,在当前脉络下,除生理性别女性者外,跨性别者与有色族裔的女性也包含在内,一同争取权益也共享抗争成果。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