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人要攻心 |
平心而论

攻人要攻心

创意的想法不能只是说出来,还要以不同的行动去落实!有时我们会先做工作坊,增加前置的心理及身体准备;有时则是要办个读书会、讨论分享,让舞者们跟上编舞家的内心世界。「攻人要攻心」从来就是一件「知易行难」的事,何况每一代的舞者、每次合作的创作者都不相同,所以我也只能在「挑战」中缓步累积经验。

文字|平珩
第310期 / 2018年10月号

创意的想法不能只是说出来,还要以不同的行动去落实!有时我们会先做工作坊,增加前置的心理及身体准备;有时则是要办个读书会、讨论分享,让舞者们跟上编舞家的内心世界。「攻人要攻心」从来就是一件「知易行难」的事,何况每一代的舞者、每次合作的创作者都不相同,所以我也只能在「挑战」中缓步累积经验。

二○○三年「舞蹈空间」第一次制作亲子舞剧,虽然演出前一个月就票房全满,但演出后还是遭到舞者们的强烈质疑:「一个专业现代舞团,为什么要做亲子舞剧?」「戏剧性这么重的制作,会不会显得舞蹈太弱?」

我当时煞费苦心的解释并未得到谅解,直到半年后,舞者们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比较能以较「客观」的角度思考,再回头观看演出影带时,他们才发现:「哟!顶好看的嘛!」「内容很风趣嘢!」于是接下来的十五年,我也开始慢慢学习要如何去「预防」及「准备」舞者们对制作的理解。

「攻」观众的心,更是不容易

创意的想法不能只是说出来,还要以不同的行动去落实!有时我们会先做工作坊,增加前置的心理及身体准备;有时则是要办个读书会、讨论分享,让舞者们跟上编舞家的内心世界。「攻人要攻心」从来就是一件「知易行难」的事,何况每一代的舞者、每次合作的创作者都不相同,所以我也只能在「挑战」中缓步累积经验。

对于舞者们,还可以经由我对舞蹈的熟悉而找到一些「对策」,但面对要将制作推介给不同类型的观众,则因为「攻人」对象差距大,而想要「攻心」就更不容易了!舞团一年如果有两个制作,要想让观众一年两次都购票观赏,在艺术节及大剧院当道的时代,真是不太可能;而如果两个制作是分众观众,大家每年碰面一次,同样也不太容易。

我们连续三年都在秋季规画亲子舞剧(对,我终于得到舞者们的谅解了!),想要在儿童剧团的观众中杀出一条「新路」,那如何刺激掌握「经济大权」的妈妈们来购票,就成为我们最新的议题。通常,我都是先拜托热心的「椿脚」妈妈来相帮,她们的行动力及串联力真的很惊人,但如果没有「拚命」地跟著回应,事情就不会成功!

从「好康」开始,吸引更多人购票

我们首先需要分析演出的特色,说明好看之处来打动人心。艺术创意是重要的卖点,但在演出中若还能看到「合作学习」、「生命教育」或是「多元文化学习」等议题会更佳。接著,就要费心安排特别折扣的优惠,每个群组的「组头」都会想要争取「好康」,所以什么样的好康可以吸引到最多的购票,我们就「从善如流」!

为了票房完售,我们不单是在团购门票价格上保持弹性;在团购时间上也会讨论出「期间限定」,譬如:

「你们廿张团体票打七折,我们可不可来个『开学礼』,五天限定六五折?」

「好啊!去年你们购票超过五十张,今年用六五折合理,没问题!那九百元券变五百八十五,六百元变三百九十!」

「找零很麻烦,还是九百变六百、六百变四百,简单一点吧!」

结果折扣提高了一点,也达到了促销效果了,真好!

「我们是自学团,可以办个参访的活动,让大家先了解一下演出的内容吗?」

「可以啊!我们平时就会举办校园讲座,如果你们可以来舞团参访,我们更欢迎!」

「那先以五十人为目标!」

「啊!一下就有一百廿人报名,怎么办?会不会不好管理次序?」

「没问题!人多活动热闹,我们可以移到比较大的活动场地,不用担心!」

「那现场可以购票吗?有没有折扣?」

「可以啊!那买廿张送一张好吗?」

「哇!听起来很给力!那到时见!」

各式各样的问题随著活动对象孕育而生,我们在不敢掉以轻心「即时」回复大概半天就有五十回合的对话中,学习到如何真正攻入每个群组的心!

 

文字|平珩 舞者不成,专家未满,艺术行政与教育的手工业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