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 |
平心而论

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

「我想要一个带著『惆怅感』的灯光。」「???」

胡导说:「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能够找到正确的语言相互沟通真的很重要!什么是构成「惆怅感」灯光的要素?如果这个「惆怅感」能够被进一步转译成「冷色系、小范围、有点背光、偏暗」的灯光,那被「翻白眼」的机率就一定会降低了。

「我想要一个带著『惆怅感』的灯光。」「???」

胡导说:「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能够找到正确的语言相互沟通真的很重要!什么是构成「惆怅感」灯光的要素?如果这个「惆怅感」能够被进一步转译成「冷色系、小范围、有点背光、偏暗」的灯光,那被「翻白眼」的机率就一定会降低了。

上个月「舞蹈空间」和香港的「进念.二十面体」的胡恩威共同策画了一个「剧场实验计划─Innovation Lab」,和相识超过廿年的朋友合作,胡导还是有好多让我「惊艳」之处。

这个计划起源于对台湾制作生态的有感而发,目前的舞蹈创作,常是在作品编到相当程度后,所谓舞台、灯光、视觉等技术剧场相关设计才开始加入,设计群往往扮演「服务性」角色,而不是创意开发的共同发想者,这引发我想试试让不同背景的年轻艺术家,先借由对表演艺术基本元素的了解,再来看看未来是否可以找到更好的互动方式。

如果编舞家能够多懂得一些不同灯具的效果,如果作曲家能更了解视觉影像的语汇,如果大家都能试著穿穿别人的「鞋子」,那沟通是否可以更聚焦,讨论的内容也可因为更理解而加深?

「不能等到明日了!现在就要做!

原本我想将这个计划定名为「明日工作室」,以期许对未来整体创作环境的改变。没想到,胡导一开始就毫不客气地「批」起来:「什么明日?不能等到明日了!现在就要做!」于是Innovation Lab(创新实验室)就因此被定名出来!

五天的工作坊课程下来,几句对话最打动我心:

「五花八门的『科技』的确可以有『原始人看到火』的惊喜,但要如何才能保持对这些新知的敏感度?」

「好奇!以及想省力!」

胡导举了一个「连环扣」的例子。他吸收新知的方式,不是去看别人的演出,而是去看往往会用最炫科技的车展!去年他因此发现一个可以做成极大片、无缝镜面的薄膜,这个材质原先只是被厂商贴在天花板上,从高角度反射出敞篷车体的内部,他却进一步看到更多的可能性。他先是说服厂商来赞助演出,接著也为这个新材质设计出一个厂商无法想像到的用法。他把一个黑盒子剧场,围出高达十四米的四面镜墙,搭配灯光、投影、舞蹈制作出许多层层相叠的投射效果与幻影,创意展现不仅让厂商大乐,比起使用真正镜子去拼装,相对是省力、省时又省重!

「我想要一个带著『惆怅感』的灯光。」

「???」

胡导说:「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能够找到正确的语言相互沟通真的很重要!什么是构成「惆怅感」灯光的要素?如果这个「惆怅感」能够被进一步转译成「冷色系、小范围、有点背光、偏暗」的灯光,那被「翻白眼」的机率就一定会降低了。

没有增加,就不会知道怎么去减少!

在参与的卅位年轻艺术家中,有一位引发我们特别深思!

第一天,以演讲为主的课程中,她觉得「新意不够!」第二天,多了一些议题讨论,她觉得「好像好玩了一点!但还不是她想要的!」第三天,依照事先预定,她得请假一天,但也觉得自己应该已没有足够时间完成导演的作业,索性就放弃第四天课程,不再出席了。但到第五天下午,每位学员依导演要求发表个人作品时,她还是托人播放她的影片作业,同时也想了解导演的看法。

胡导的评论是:「影片成熟度够,但如果可以看看影片在小剧场呈现的效果,如果可以看看用这一万流明的厉害投影机出来的效果,或是加上灯光、或是喷了烟之后的可能性,会不会找到和原先不一样的设想呢?」

我想,或许技术和艺术要还有一大段路要走,或许也像另一位学员提到的:「没有增加,就不会知道怎么去减少!」

 

文字|平珩 舞者不成,专家未满,艺术行政与教育的手工业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