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得意的两件半事情 |
音乐飞行

我最得意的两件半事情

我真心地认为,还有什么比音乐剧这个融合戏剧、歌唱、说白、肢体、美术的项目,更能够让孩子们体会美感的多面性与整体性?并且为台湾音乐剧未来的创作、展演、欣赏、推广奠下坚实根基,但这需要表演艺术与教育体系的共识,让它成为学校课程、社团活动项目,进而成为全国学生音乐比赛的团体项目,形成一个深远的政策,提升下一代对于表演艺术与文化创意的投入与欣赏。

文字|陈树熙
第310期 / 2018年10月号

我真心地认为,还有什么比音乐剧这个融合戏剧、歌唱、说白、肢体、美术的项目,更能够让孩子们体会美感的多面性与整体性?并且为台湾音乐剧未来的创作、展演、欣赏、推广奠下坚实根基,但这需要表演艺术与教育体系的共识,让它成为学校课程、社团活动项目,进而成为全国学生音乐比赛的团体项目,形成一个深远的政策,提升下一代对于表演艺术与文化创意的投入与欣赏。

在我几乎卅年的音乐行政公职生涯里,催生「乡土歌谣比赛」,触发了台北市「育艺深远」的诞生,还有推动「儿童音乐剧」,这些是我最得意的两件半事情,总算有做些对的好事。

让乡土的声音唱遍世界

以前「全国学生音乐比赛」是由教育部社教司编列预算,然后交由三个交响乐团轮流办理,因为出任高市交团长,使得我有机会熟悉它。一九九九年因为精省,省府底下的社教馆改隶教育部,当时的社教司周灿德司长正在调整这几个馆的业务,把音乐、舞蹈、美术比赛给各社教馆办理,但唯独台东社教馆没有项目,他问我的意见,我说就来办个「乡土歌谣比赛」好了,一方面可以辅助「乡土语文教学」课程,另一方面可以让孩子们发挥创意,也可增加作曲家们创作与编曲的机会。

不过真正的原因是,我发现国小组的合唱经常在拼场面,唱些大到超出孩子们音乐能力与理解力的曲子,规模小、缺乏资源的学校很吃亏,声势弱、成绩也不理想,我心想那为什么不另辟项目,让孩子们家唱自己族群的歌,藉著歌舞服饰展现认同,进而传承他们的音乐文化。

都快要廿年了!演变至今,现在由国立台湾艺术教育馆接手主办的「全国师生乡土歌谣比赛」,分成福佬、客家、原住民、东南亚四个语系组别,一○六学年度国小到高中共计两百七十一队参加,在苗北艺文中心举行比赛;假如当初没有因缘际会能够献策并规划办理,原住民小学合唱团的天籁歌声将不易登上全国舞台,将动人的歌声唱进我们的文化认知,唱遍世界各角落;此然人生一乐也,毕竟做了件好事!

「育艺深远」是当时北市交刚好换了团长在调整团务,文化局长廖咸浩是我台大外文系学长,以前就曾合作过,他找我相聚问起如何解决北市交票房低迷的问题。我的建议是,票房低迷不可能迅速解决,需要长时间才能见效,但是在这段时间里,不妨先提升乐团的教育功能,把我在高市交办的「国小学童音乐会」搬过来,让孩子们去正式音乐厅听一场特别为他们规划的五十分钟音乐会,在此之前将乐团分成许多个重奏小组,配合各校音乐课,让孩子们近距离接触乐器、音乐家与音乐,后者是「我们去拜访你们」,前者是倒过来,一来一往构成「音乐的拜访」,乐团也得以出力推动音乐欣赏教育;然而,这需要跨局处合作,高市交转隶文化局之后,学校就变成自由心证,未能形成一项政策。

廖局长将这基本想法加入自己的创见予以扩大,加入北市国、北美馆与戏剧,取名为「育艺深远」,并在市政会议中提出,获得马前市长支持而形成全台唯一的国小艺术教育方案;因缘际会,一念之间,另一件好事!「成之不必在我」,唯希望当今执行者真正好好「用心」。

儿童音乐剧让孩子体会美感的多面性

至于「儿童音乐剧」,唉!只完成了一半。二○○一年我提出这计划时获得文建会陈郁秀主委的大力支持,由已故的洪绮玲老师负责执行,前后共办了三次的征选与推广,共征得了四十五出儿童音乐剧,也热热闹闹地办了推广研习与正式演出,后来因为会里长官想要先强化国小推广,结果新作征选叫停,只剩个别老师断续零散地在推,有点可惜。前几年,我在北市交团长任内重新在几个小学推动它,但需要扩大执行才能够收到成效。

我真心地认为,还有什么比这个融合戏剧、歌唱、说白、肢体、美术的项目,更能够让孩子们体会美感的多面性与整体性?并且为台湾音乐剧未来的创作、展演、欣赏、推广奠下坚实根基,但这需要表演艺术与教育体系的共识,让它成为学校课程、社团活动项目,进而成为全国学生音乐比赛的团体项目,形成一个深远的政策,提升下一代对于表演艺术与文化创意的投入与欣赏。

呜呼矣!下一个周司长,廖局长何在也?

 

文字|陈树熙 热爱飞行却又不太会降落,矛盾但真诚,好奇又武断,希冀引起您微笑并深思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