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漠的凝视》 探问自己真实的存在 |
《尘漠的凝视》以「行走」为核心,演出者在铺满沙土的舞台上,穿梭于层层布幕与多层影像空间之中。
《尘漠的凝视》以「行走」为核心,演出者在铺满沙土的舞台上,穿梭于层层布幕与多层影像空间之中。(世纪当代舞团 提供)
舞蹈 姚淑芬新作 将独旅新疆经验入舞

《尘漠的凝视》 探问自己真实的存在

旅行成瘾的编舞家姚淑芬,新作《尘漠的凝视》将过往独旅新疆的经验编织成舞,刻意抽离舞蹈动作,以「行走」为核心,四位演出者在铺满沙土的舞台上,穿梭于层层布幕与多层影像空间之中,虚拟/现实、想像/真实、城市/荒野的交叠与错过,姚淑芬想探问的是:「真实的存在是什么呢?」

旅行成瘾的编舞家姚淑芬,新作《尘漠的凝视》将过往独旅新疆的经验编织成舞,刻意抽离舞蹈动作,以「行走」为核心,四位演出者在铺满沙土的舞台上,穿梭于层层布幕与多层影像空间之中,虚拟/现实、想像/真实、城市/荒野的交叠与错过,姚淑芬想探问的是:「真实的存在是什么呢?」

世纪当代舞团《尘漠的凝视》

11/23~24  19:30   11/24  14:30

台北 水源剧场

INFO  02-25566687

从年轻时就受作家三毛影响,姚淑芬总是一张机票一个背包就上路,到过印度、加拿大、纽约、新疆……经常将旅行所见所闻编进作品,但最撼动她的场景是还是大漠,「这些地方对我有致命的吸引力,我觉得大漠是家……不像沙漠的死寂,大漠一望无际,有点点绿意生机。在那里,地理的尺度无比巨大,也特别能感受生命的渺小与无常。」

新作《尘漠的凝视》将过往独旅新疆的经验编织成舞,姚淑芬刻意抽离舞蹈动作,以「行走」为核心,四位演出者在铺满沙土的舞台上,穿梭于层层布幕与多层影像空间之中,虚拟/现实、想像/真实、城市/荒野的交叠与错过,姚淑芬想探问的是:「真实的存在是什么呢?你不觉得,人老是无法面对自己的存在吗?社会不断地覆盖你,渐渐地,你很难简单地回答『你是谁』这个问题。」

以创作自问「我是谁」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往哪里去?」是创作者不断回返往复探问的永恒命题,也曾在多年前困扰过姚淑芬。她说,一九八七年是命运的转折。那年,她花光积蓄,不顾家人反对,首次出国就选择了印度,「当时舞蹈环境艰辛,我觉得自己走到绝境,不知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她看见了残疾的痲疯病患、绵延几公里的贫民窟……行走于陌生的困苦与悲惨景象中,她告诉自己有的是机会,「我的生命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或许也是这些年来经营舞团,好辛苦,但还没放弃的原因。」

此后她旅行上了瘾,隔年前往新疆,走进大漠,在往天池的路上,遭逢罕见大雨,冲断唯一的桥,她骑的马在湍急的河中央拒绝往前,「我当时想,完蛋了,生命只到此处了吗?出国念书的梦也要碎了吗?」凝视宏伟山川,她直面生命渺小,回望的是自身的恐惧与投射的梦,最终她过了川、出了国,走遍大江南北,取材生活,创作《半成品》、《孵梦》、《婚礼/春之祭》、《苍穹下》、《破月》等,屡屡在有限舞台空间打造出多焦点的虚实混合异境,她说:「凝视是向外,但当我们投射出视线时,能否看见自己?望向大漠,望向世界,其实是要回望自己,也可能是世界也要让你看见自己。」

影像工作者吕柏勋是关键角色

《尘漠的凝视》中的四位表演者,以首次从幕后走向台前的影像设计吕柏勋为核心,舞者莫天昀、赖有峰、李蕙雯是吕柏勋的投影亦是分身,「比如蕙雯的角色是他心仪的对象,但始终在平行的时间轴中,未曾交会。我认为罗曼蒂克的爱情,像是传说,只是人的想望投影。」对自我的追寻、对爱情的期盼,全是内心折射的海市蜃楼。姚淑芬指出,有别于过往作品动作编排的暴烈张狂,这回她凝视深渊,也同时感受深渊也正在凝视著她的最大挑战是「要将情感内化,去建立跟他者的关系」。

吕柏勋在本作中扮演关键角色,是表演者也是影像设计。他在二○一七年以云林口湖成龙湿地为背景,执导首部剧情短片《野潮》,拿下二○一七台北电影奖最佳导演奖。他与姚淑芬于二○一四年展开长期合作,《尘漠的凝视》的影像取景处有水牛坑等地。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