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台》 欲望扮装的权力思辨 |
《窑.台》呈现扮装、欲望与权力。
《窑.台》呈现扮装、欲望与权力。(魏慎仪 摄 廖国栋 服装造型 野孩子肢体剧场 提供)
戏剧 改编自尚.惹内经典剧作《阳台》

《窑.台》 欲望扮装的权力思辨

由野孩子肢体剧场与旅法导演王世伟合作的《窑.台》,是团长姚尚德的「惹内三部曲」第二部。《窑.台》改编自法国文学家尚.惹内的剧作《阳台》,导演王世伟重新翻译了剧本,置入离台湾观众较近的文化脉络,并在有著威权历史过往的空总创新基地演出,让这出呈现扮装、欲望与权力的演出,给观众更切身的观赏体验。

文字|蔡印迭
摄影|魏慎仪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由野孩子肢体剧场与旅法导演王世伟合作的《窑.台》,是团长姚尚德的「惹内三部曲」第二部。《窑.台》改编自法国文学家尚.惹内的剧作《阳台》,导演王世伟重新翻译了剧本,置入离台湾观众较近的文化脉络,并在有著威权历史过往的空总创新基地演出,让这出呈现扮装、欲望与权力的演出,给观众更切身的观赏体验。

野孩子肢体剧场《窑.台》

2019/1/25~27  20:00

台湾当代文化实验场C-LAB 中正堂展演空间

INFO  www.facebook.com/lenfant.s.theatre/

「真实生活中,他们不过是一场戏剧中的道具,一场溅满了生活泥浆的平庸戏剧。可是在我们这里,戏剧和表面形象保持著他们的纯洁,享乐和狂欢仍然完好无缺。」(注)改编自尚.惹内(Jean Genet)剧作《阳台》Le Balcon,描述在一间妓院中,嫖客们扮成社会权威角色,穿著戏服在假想剧情中淫秽取乐。同时,窗外革命的战争正上演,揉合激情与恐惧,人们遂投身扮装让欲望被权力与死亡撩拨。

不只是惹内  置入在地文化脉络  

由野孩子肢体剧场与旅法导演王世伟合作的《窑.台》,是团长姚尚德的「惹内三部曲」第二部。姚尚德表示,自己从在法国留学的年轻岁月时就一直很喜爱惹内的作品,因此从他的众多创作中,取出性质不同的三部作品改编为戏剧演出,且每部都尝试与不同的艺术家合作,期待不同的火花。这次便邀请了法国视觉艺术家Jean SCUDERI、新加坡灯光设计Helmi Fita、台湾音乐艺术家李慈湄,与旅法导演王世伟共同创作。

半年前的《繁花圣母》让观众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而在姚尚德的惹内三部曲中唯一改编自舞台剧的《阳台》,挑战则更加巨大。如何在经典剧本中反映这个时代?谈起对改编企图,王世伟谨慎地说:「你们将会看到完全不同于惹内的东西。」他重新翻译了剧本,也进行了大量历史研究,试图抽取剧本的戏剧架构,置入离台湾观众较近的文化脉络,而非原封不动地搬演,因此取名《窑.台》,除指涉「窑子」如戏台外,也将剧本中的革命与台湾近年的政治动荡相呼应。

在过往威权空间里  属于白痴的华丽舞台

《阳台》描述了华丽炫目的扮装形象与情境,仿佛今日汽车旅馆营造的淫幻氛围,让嫖客们在法官、将军或主教的夸张扮装下欲望蓬发,形象的假戏真做原是《阳台》的张力之一。但《窑.台》却试著在华美以外,进一步破坏、剥除所有的形象设定,「对我来说,这个剧本最重要的是它的批评性。」王世伟试图让观众看到性别角色面具之下的裸露发肤,甚而怀疑自身的面具。

野孩子肢体剧场长期探索非剧场空间的可能性,这次在空总创新基地演出,更在空总鼓励「实验」的基础上肆意发挥。对剧团而言,空间、媒材与演员身体的碰撞,一直都是相当重要的元素。王世伟透露,空军总部的前身是日军的生化实验基地;而这次演出的中山堂,本身就是威权体制的象征。利用中山堂原有的独裁性格,试图带出「欲望—形象—革命—权力」的共性,进而让观众改变看戏的固有感官。「惹内为什么要把这出戏叫做阳台(Le Balcon)?不只是因为剧本里那一座阳台。Bal(舞台)—Con(白痴),白痴的舞台,这是我的想法。」王世伟解释。然而白痴们是如何形成的?当我们被欲望和革命的热切驱使,戴上面具、扮演权威,我们又该如何看穿自己?《窑.台》想说的是:当我们看戏,戏也正看著我们。

注:出自《阳台》演出剧本,王世伟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