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演奏的时间凝结与量子纠缠 |
在那音响较为明快而略偏乾的空间里,已满头白发的齐玛曼整场却飙风演出,似乎回归到年轻时的速度,却失去当初的清澈和准确。
在那音响较为明快而略偏乾的空间里,已满头白发的齐玛曼整场却飙风演出,似乎回归到年轻时的速度,却失去当初的清澈和准确。(国家两厅院 提供)
音乐

音乐演奏的时间凝结与量子纠缠

评齐玛曼钢与白建宇钢两场琴独奏会

两场的曲目虽均集中在一八三○至五○年代初欧洲浪漫乐派黄金期的部分作品,然因演奏者的表现手法(能量)及演出场域的音响(空间)不同,使我从观众欣赏的角度对于经典讯息的接收与体会产生微妙变化!整体而言,齐玛曼当天风驰电掣的演奏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白建宇那仿佛老僧入定的速度,有时又让我专注聆听到产生一种忘了呼吸的窒息感!

两场的曲目虽均集中在一八三○至五○年代初欧洲浪漫乐派黄金期的部分作品,然因演奏者的表现手法(能量)及演出场域的音响(空间)不同,使我从观众欣赏的角度对于经典讯息的接收与体会产生微妙变化!整体而言,齐玛曼当天风驰电掣的演奏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白建宇那仿佛老僧入定的速度,有时又让我专注聆听到产生一种忘了呼吸的窒息感!

齐玛曼钢琴独奏会

4/3  新竹市文化局演艺厅音乐厅

白建宇钢琴独奏会─萧邦的无言歌

4/6  台北 国家音乐厅

相对于舞蹈、戏剧和其他类型的音乐,西洋古典乐坛在当代表演艺术界里较偏保守,仍以反复演出过往经典为其主轴。近年市场虽已萎缩,却能保持一批批死忠观众,愿意去音乐会现场津津有味地欣赏演出。音乐家本身的精湛表现当然是其中的关键因素,对此一般会从演奏技巧和诠释等音乐角度加以评析,本文则尝试从另类层面对音乐演奏进行理解。

快与慢,时间的定义为何?

四月初接连欣赏了两场引人入胜的钢琴独奏会,分别为四月三日齐玛曼在新竹市演艺厅,及四月六日白建宇在台北市国家音乐厅。引人入胜之处在于,两场的曲目虽均集中在一八三○至五○年代初欧洲浪漫乐派黄金期的部分作品,然因演奏者的表现手法(能量)及演出场域的音响(空间)不同,使我从观众欣赏的角度对于经典讯息的接收与体会产生微妙变化!整体而言,齐玛曼当天风驰电掣的演奏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白建宇那仿佛老僧入定的速度,有时又让我专注聆听到产生一种忘了呼吸的窒息感!

作曲家在乐谱上不都有标示快板、行板、慢板等基本速度符号,甚至节拍器数值吗?但我想到指挥怪杰杰利毕达克(Sergiu Celibidache,1912-1996)曾经禅意十足地表示:音乐的缓急(tempo)是一种精神状况,和速度(speed)并无绝对关系;音乐须从人们一次次不同的亲身体验中产生,亦即德文里的Erlebnis。「经验」是一种时间的累积,而音乐本身即属于时间的艺术,它所占据的不只是一个二度(譬如乐谱)或三度(演出场域)空间,而是一个相对的时间过程。但什么是时间?台上(演奏者)传达的时间与台下(观众)接收的时间会是同等的标准,或因某种力量而产生变化?

关于什么是时间及其质量问题,一世纪前爱因斯坦在其广义相对论中即阐释,时间与空间均会受到重力场的牵引而产生流变。譬如引力大小和时间快慢形成反比;物体若能接近光速运行,时间也将被拉长(变慢);若进入引力极大值的黑洞,理论上时间更可能停滞!有趣的是,此一理论与某些宗教哲理或远古传奇「天上一日,人间数十年」的说法竟然不谋而合。此外,曾和相对论分庭抗礼、同样肇造于廿世纪初的量子力学,除对微观宇宙现象的必然与偶然有许多发人省思的探讨,并发现所观测粒子的基本型态是以波状特性呈现,有别于古典物理学;其中最引人遐思的理论是量子纠缠(Quantum Entanglement),从此揭橥「物质是能量的载具和投影,物质宇宙实为精神(能量)世界的投影」之观点。我试以诗意的方式简而言之,即两者间是一种超时空(超光速)的心有灵犀现象。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