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相声? |
平心而论

说相声?

在职场上,如果是主管、同组同事、别部门同事丢个包袱,我就把它当成是「接包袱」、把重点说清楚、讲明白,也许不同专业之间就比较不会有「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的情绪出现了。但是实际上,这样不带「批判」的回应,并不容易做到,同事之间如果交情不够,这种「你丢我接」的往来不容易顺畅,那交情能不能够经过「设计」而被催化出来呢?

在职场上,如果是主管、同组同事、别部门同事丢个包袱,我就把它当成是「接包袱」、把重点说清楚、讲明白,也许不同专业之间就比较不会有「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的情绪出现了。但是实际上,这样不带「批判」的回应,并不容易做到,同事之间如果交情不够,这种「你丢我接」的往来不容易顺畅,那交情能不能够经过「设计」而被催化出来呢?

随著台湾新场馆的陆续建设完成,艺术行政组织的最佳编制方式也开始被重新讨论。例如,节目和行销是要同组还是该各自独立?是要分立各个部门,还是以任务编组方式将艺术、技术与行政代表共聚,才会更有利于节目从规画到执行的一条龙推动?

把工作间的对话想成「说相声」?

老实说,无论何种划分法都可行,但也都不一定行得通,端看大家的一念之间。部门之间因为专业不同,难免有些对立,但如果能把工作间的对话想成一搭一唱的「说相声」,有人专门「丢包袱」,有人负责「接包袱」,所有的相关讨论也许都可以变得好玩些了。

「这XXX演出肯定是世界上最特别的!」

「怎么?你说特别就特别?你倒给我说个明白,怎么特别法?」

「细的不说,我就给你讲讲这三点,1…,2…,3…」

「听起来是有那么点意思了,但怎么说是『世.界.上』最特别的呢?」

「……」

以上的对话,「丢包袱」的常是行销部门,「接包袱」则会是节目部;当节目部遇上舞台技术部门的时候,角色可能又会有所改变:

「这节目在舞台上需要下雨,行吗?」

「当然行!但得先看看下得是什么雨,是大雨、小雨?是细雨下个好一会儿,还是哗啦啦一次到位?这准备工夫就分为……」

讲相声的时候,「丢包袱」的人好像常都尽是问些「傻」问题,「接包袱」的人总得多准备材料来详加解释,两人虽看似对立,实则是要互相搭配,演出才会精采。

在职场上,如果是主管、同组同事、别部门同事丢个包袱,我就把它当成是「接包袱」、把重点说清楚、讲明白,也许不同专业之间就比较不会有「你怎么会问这种问题」的情绪出现了。但是实际上,这样不带「批判」的回应,并不容易做到,同事之间如果交情不够,这种「你丢我接」的往来不容易顺畅,那交情能不能够经过「设计」而被催化出来呢?

透过共识营打破部门界限

严长寿在经营亚都饭店时,每年都会举办两次共识营活动,所有工作人员都要参加,内容从初阶逐步进阶。他曾笑著说:「经过共识营之后,大家都可以在不同部门找到比较熟识的朋友,至少可以维持半年不吵架了!」

两厅院曾因此借镜举办过几次共识营。首次举办前,大家充满疑虑,结果透过老师精心安排的暖身游戏,大伙儿在不经意中开始与许多新朋友分组合作。一整天活动的最后,老师让大家排成两排彼此面对面,对著你眼前的伙伴把今天的感想先比出数字,接著以行动来表达::「1」代表等一下要转身变成背对背;「2」彼此可以相互点头微笑;「3」可以握手;「4」彼此拥抱。当年纪较长的技术部大哥们,看到对面行销部年轻妹妹们毫不犹豫地比出「4」的时候,他们也勇敢的回应「4」,接著开心拥抱,彼此打气。那一天的活动,打散了部门的界限,也打通了许多没有必要的鸿沟。

所以说,建构组织很重要,但建构起组织间看不到的关系更重要。

 

文字|平珩 舞者不成,专家未满,艺术行政与教育的手工业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