骉舞剧场《非常感谢您的参与》 让我们「在这里」 一起即兴起舞 |
《非常感谢您的参与》意图打破二元的观演模式,让创作者与观众都能聚焦演出共享与交流的当下。
《非常感谢您的参与》意图打破二元的观演模式,让创作者与观众都能聚焦演出共享与交流的当下。(骉舞剧场 提供)
舞蹈

骉舞剧场《非常感谢您的参与》 让我们「在这里」 一起即兴起舞

骉舞剧场新作《非常感谢您的参与》,对此次创作的「主揪人」——编舞家陈武康与录像艺术家孙瑞鸿来说,强化演出的现场,创造亲密的观演空间,就是本作的核心。演出全是表演者跟影像即兴的「当下现场」对话,并将连结扩展到与所有创作伙伴的协同关系。而观众也不能置身事外,透过层层套路与铺梗,将让创作者与观众都能聚焦演出共享与交流的当下。

文字|张慧慧
第324期 / 2019年12月号

骉舞剧场新作《非常感谢您的参与》,对此次创作的「主揪人」——编舞家陈武康与录像艺术家孙瑞鸿来说,强化演出的现场,创造亲密的观演空间,就是本作的核心。演出全是表演者跟影像即兴的「当下现场」对话,并将连结扩展到与所有创作伙伴的协同关系。而观众也不能置身事外,透过层层套路与铺梗,将让创作者与观众都能聚焦演出共享与交流的当下。

大观国际表演艺术节 骉舞剧场《非常感谢您的参与》

2019/12/28~29  14:30 新北 台艺表演厅

INFO  02-22722181转1751

光看《非常感谢您的参与》的宣传,会以为这是一个舞蹈结合录像,或只是标举创作群互为主体的作品——但没这么单纯,对陈武康来说,理解本作的关键字是“Serendipity”。该词曾被票选为最难翻译的英文字汇,聚集了偶然、缘分与幸运的巧合——这关乎「当下」「现场」的每个存在都会影响事物运行的轨道——而世间的哪一次相遇与创造不是如此?对本作的「主揪人」陈武康与孙瑞鸿来说,强化演出的现场,创造亲密的观演空间,是本作的核心。

两人在二○一四年因陈武康赴纽约驻村而相识,因著彼此的创作专业而展开舞蹈/录像的对话与交流,随后在宜兰驻村发表《强制对话》(2016),陈武康说:「当时我们讨论很多自主权的问题,过去舞蹈影像为了尊重(被摄者/舞者/编舞家),通常不会将影像剪辑;但我们希望透过编辑,调整游戏规则,找到新的语言。」

创作群都得「即兴舞蹈」

陈武康把球抛给孙瑞鸿,不将「舞蹈录像」视为记录,而是即兴的创作关系,孙瑞鸿因此从肢体律动规则中找到影像编辑的启动点,将二○一六年以来工作出的编辑语法演算为程式,而这套编辑语言就成为本作的即兴工具,可供现场影像套用。

该作没有预录影像,全是表演者跟影像即兴的「当下现场」对话,并将连结扩展到与所有创作伙伴的协同关系。对设计群来说,这不是一个在「舒适圈」的作品,不只影像设计孙瑞鸿,音乐设计柯智豪、灯光设计徐子涵、舞台设计廖音乔都得上台「即兴舞蹈」。透过事件的推展,创作团队也与观众一起处在「当下」——这是现场表演的基础,但在安全的黑盒子剧场中,却容易被遗忘。

陈武康清楚知道某些套路,让作品的「参与者」,无论是创作者还是观众,都容易掉入某种划定的轨道,「这让我有种不在场的感觉,像班雅明说灵光消逝,当一种复制的可能性产生,我们就被抽离——如何让台下观众保有现场感,是目前的课题。我们的应战方式是即兴——在紧缩的即兴状态下,透过事件的推进,大家有机会能有现场感。」

与观众共享交流的当下

本作透过层层套路(不能说的)游戏规则,埋了非常多(不能说的)梗,不只试图强化观演的现场性,也意图打破二元的观演模式,让创作者与观众都能聚焦演出共享与交流的当下。孙瑞鸿说:「从肉/媒体的现场性出发,包含了行动,自我提问与渴望,氛围不是我们首要创造的事情,我们创造的是『专注』,希望去扰动观众看表演的方式,让人提高警觉。」

《非常感谢您的参与》没有要把参与者带向远方,没有要创造幻境使人遗忘现实,反而极其「老派」地维系存在于创作团队成员之间、创作者与观众之间、观众与观众之间,人与时空之间的「关系」。陈武康叩叩地敲了桌子两声,作为他正在现场的声明,回应孙瑞鸿:「重要的是,不可以忘记『我们,现在,在这里』。」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