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博丞《INNERMOST》 寻索混乱中的宁静 |
蔡博丞《INNERMOST》试图创造「创世之前」的混沌宇宙。
蔡博丞《INNERMOST》试图创造「创世之前」的混沌宇宙。(周墨 摄 丞舞制作 提供)
舞蹈 创造混沌宇宙「之前」的神话

蔡博丞《INNERMOST》 寻索混乱中的宁静

迈入五周年的丞舞制作,将在年末推出新作《INNERMOST》,这是编舞家蔡博丞从之前的双人版本扩展的一小时长篇,统合了他过去几年对生死、神话、末日的思考与想像,拼贴女娲、盘古、乌鸦、繁星、通往阴界的渡船伕等东西方众神,以挑高舞台、京剧血红与纯白的胡须、红色长棍等物件为符号,创造他所理解的「创世之前」的混沌宇宙。

文字|张慧慧
摄影|周墨
第324期 / 2019年12月号

迈入五周年的丞舞制作,将在年末推出新作《INNERMOST》,这是编舞家蔡博丞从之前的双人版本扩展的一小时长篇,统合了他过去几年对生死、神话、末日的思考与想像,拼贴女娲、盘古、乌鸦、繁星、通往阴界的渡船伕等东西方众神,以挑高舞台、京剧血红与纯白的胡须、红色长棍等物件为符号,创造他所理解的「创世之前」的混沌宇宙。

B.DANCE《INNERMOST》

2019/12/13  19:45   2019/12/14  14:45

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

INFO  www.facebook.com/B.DANCE.com.tw/

「在混沌宇宙之前,是什么样的世界?」迈入五周年的丞舞制作(B.DANCE)推出新作《INNERMOST》,统合了编舞家蔡博丞过去几年对生死、神话、末日的思考与想像,从二○一七年获瑞士伯恩舞蹈金奖的双人版本,扩展为一小时的长篇,蔡博丞说:「我尝试创造混沌宇宙『之前』的神话。」

最开始,张坚志、张圣和演绎的双人版本的主题是「修行」,蔡博丞自问:「在一片混沌中,人如何找到内心的平静?」面对抵达内心空无的宁静之地,无亦是混沌,今年底,他透过八位舞者再度提问:「是谁创造了人?在宇宙一片混沌之前是什么光景?又是谁创造这个宇宙的?这个宇宙真的只有我们吗?还是其实有很多个不同的星球,在不同的空间当中运转?」

在混乱中创造宁静

熟悉蔡博丞作品的观者,可能对《INNERMOST》的世界观并不陌生。过去,他曾以《浮花》的篷裙旋转出水平面之上的生,与水平面之下的死;从北欧造物主奥丁的两只神话乌鸦出发的《Hugin/Munin》、表现北欧神话雾之国度的作品《Niflheim》、双头犬之作《Orthrus》描写善恶共存等,这回他统合了过去几年对神话的研究,拼贴女娲、盘古、乌鸦、繁星、通往阴界的渡船伕等东西方众神,以挑高舞台、京剧血红与纯白的胡须、红色长棍等物件为符号,创造他所理解的「创世之前」的混沌宇宙。

有趣的是,本作视觉想像是混沌宇宙之前,声响则企图贴近宇宙爆炸的瞬间,那是剧烈的震动,近乎真空的宁静。音乐设计李铭杰说:「我想像著从宇宙爆炸前的那一份寂静到喷发的那一瞬间,所产生的能量,所产生的波动,会是什么样子?因此在编曲的过程,我相当专注于氛围的营造,合成器里的正弦波是我想像中世界的起源,像是微观世界的开始,进而像涟漪一样,堆叠出许多泛音。」

蔡博丞表示,创作过程中,相较于从修行寻找宁静,他更关注混乱,「我希望在混乱中创造宁静——这宁静与其说是修行而来,会不会根本不用找,它一直都在——这是人生命的开始,每个人内心深处最宁静的地方,是我们的起点,也是终点。这个最安静的地方或许是死亡,但也是新生,是一片混乱之前的虚无之地。」

稳健走入下一阶段

新作《INNERMOST》欲抵达寂静的空无,但这个营运迈入第五年,国际邀约不断,走遍廿二个国家六十六座城市,演出两百卅二场节目,小而精实的团队(目前成员有含蔡博丞在内的三名行政、两名全职舞者)集中创作、国际巡演、B.OOM by B.DANCE交流平台,发展出适合巡演的短中长篇作品,正稳健地迈入下一阶段。

「团队的价值建立在所有人一起成长,共同相信。」除了创作,蔡博丞也想改变艺术工作者的薪资结构,至少,从自己的团开始,「舞团收入目前有65~70%都用在人事资出,我创团就是想要破除艺术家很穷的刻板印象。这是尊重。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很重要,重要过我,我只是把大家召集起来,放在对的位置上。」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