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获日本「京都赏」 莫虚金探本溯源的剧场旅程 |
法国阳光剧团导演莫虚金在受颁「京都赏」时发表演说。
法国阳光剧团导演莫虚金在受颁「京都赏」时发表演说。(Inamori Foundation 提供)
巴黎

荣获日本「京都赏」 莫虚金探本溯源的剧场旅程

十年前获得国际易卜生戏剧奖的莫虚金(Ariane Mnouchkine)今年再度荣获「京都赏」的肯定。高龄八十岁的她于十一月十一日前往日本领奖并发表演说,回顾她在剧场创作中重拾认同的重要、探索生命的意义、以及捍卫公民价值的决心。阳光剧团预计二○二一年推出的新作也将从日本出发,以譬喻的手法探讨当代世界的矛盾,体现普世的人性价值。

十年前获得国际易卜生戏剧奖的莫虚金(Ariane Mnouchkine)今年再度荣获「京都赏」的肯定。高龄八十岁的她于十一月十一日前往日本领奖并发表演说,回顾她在剧场创作中重拾认同的重要、探索生命的意义、以及捍卫公民价值的决心。阳光剧团预计二○二一年推出的新作也将从日本出发,以譬喻的手法探讨当代世界的矛盾,体现普世的人性价值。

「京都赏」被视为文化界的诺贝尔奖。一九八四年,日本企业家稻盛和夫设立这个奖项,并交由旗下财团法人稻盛基金会负责管理。对他来说,唯有科学进步与精神深化达到平衡发展,全体人类才能迈向光明的未来。「京都赏」颁发给国际间在科学、科技和哲学艺术有所成就的杰出人士,表扬他们对于人类文明发展的贡献。每一项领域又细分为四种类型,每年轮流褒扬不同的专业领域,像是哲学艺术就包括音乐、美术、剧场与电影、思想与伦理等四种类别。

历年来的获奖者不乏享誉国际的表演艺术大师,例如:约翰.凯吉(John Cage,1991)、彼得.布鲁克(Peter Brook,1994)、莫里斯.贝嘉(Maurice Béjart,1999)、碧娜.鲍许(Pina Bausch ,2007)、皮耶.布列兹(Pierre Boulez,2009)、坂东玉三郎(2011)等。莫虚金今年获奖的原因,除了五十年来她累积了无数脍炙人口的杰作,让观众更关切历史演变的脉络与当代政局的矛盾性,同时,她也透过集体创作融合东、西方表演形式,成功更新了剧场的表现语汇。

东方的启发

自幼怀抱「中国梦」的莫虚金廿岁时初访亚洲,展开为期一年的旅行。尽管中共政权没有核准她的签证,让她失去了走访华夏之地的心愿,她继续游历周遭其他国家,受到东方文化的洗礼。「说真的,我当时没有经常去剧院看演出。但我所经历的一切,所有映入我眼帘的事物都充满了戏剧性:隐喻、美丽、身体语汇俯拾即是。或是这么说,剧场的真谛就是如此:这是一个让你看见眼前景物背后意义的完美所在。不然,人们就失去了所见的能力。而且,在生活中也是如此。(注1)

事实上,莫虚金热爱东方文化的原因,并非被异国情调吸引,而是她发现亚洲人民对自然与生命怀抱著谦卑的态度,如她所言:「世界上某些地方仍存在著理想剧场该有的样貌,有些是对神明献祭,充满了一种原始的纯粹,及考究、细腻的独特形式。这些都是我的老师。向它们学习,不是照本宣科,而是它们把创作的工具和法则赐予给你,让你变得更自由、勇敢、大胆。无论是日本剧场、某些印度仪式演出、峇里岛的面具舞蹈Topeng,这些东方表演让我了解什么是做剧场的原则。若再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它们的规矩都如出一辙,不同的只是美学形式与音乐性。这些规则让我能够指导演员在舞台上演出,同时也向观众传达剧场的魅力。(注2)

与民同乐的亲民剧场

在巴西完成《好姊妹》Les Belles-soeurs之后,莫虚金于今年秋天前往日本,为下出创作展开田野调查。这趟旅程让她回忆起年轻时东洋剧场给她的震撼。在浅草不知名的小剧院里,她首次发现唯有精湛且投入的表演才能让台上台下融为一体。「透过演员的眼神,我那时候目睹角色眼前的景色和感受。简直就是莎士比亚剧场!(注3)」六十年之后,她才得知当时口中称作「歌舞伎小剧场」的表演其实是「大众演剧」。这类型的演出除了保留了传统表演的精华,更融入了流行元素,让剧场从曲高和寡的艺术转变成老少咸宜的娱乐活动。莫虚金追求的就是这种亲民的精神。表演不但要展现民情风俗,更要与平民大众打成一片,如她所言:「民众剧场的意义在于要启发、滋养观众,不用强制的手段让他们团结一心。阳光剧团的任务,就是要让观众看完演出之后带著更坚强的灵魂离开剧院。或许如此,社会才会变得越来越美好。(注4)

注:

  1. Ariane Mnouchkine: « une île japonaise pour raconter le monde » in AFP, 13 décembre 2019.
  2. Ariane Mnouchkine : « C’est en Asie que j’ai appris à célébrer les moments de bonheur » in Le Monde, propos recueillis par Nathaniel Herzberg, 1 décembre 2019.
  3. 同上注。
  4. 同上注。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