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角力无所不在 表演艺术界掀起茶壶风暴 |
继承父亲彼得.布鲁克导演衣钵的伊莉娜.布鲁克也决定在任期届满两年之前,离开国立尼斯剧院。
继承父亲彼得.布鲁克导演衣钵的伊莉娜.布鲁克也决定在任期届满两年之前,离开国立尼斯剧院。(AFP 提供)
巴黎

政治角力无所不在 表演艺术界掀起茶壶风暴

法国近两个月掀起「黄背心运动」,突显了法国政府长久以来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在位者只重视数字与成效,愈来愈轻视公共服务。而这样的现象也反映在法国的场馆经营与文化政策上。近期表演艺术界的纷扰频传,除了多位文化机构的艺术总监请辞,还有场馆内的劳资争议,重要剧场资料库网站因预算缩减可能被迫停摆等等,政治角力、资源分配种种问题,也无法艺术归艺术,政治归政治。

法国近两个月掀起「黄背心运动」,突显了法国政府长久以来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在位者只重视数字与成效,愈来愈轻视公共服务。而这样的现象也反映在法国的场馆经营与文化政策上。近期表演艺术界的纷扰频传,除了多位文化机构的艺术总监请辞,还有场馆内的劳资争议,重要剧场资料库网站因预算缩减可能被迫停摆等等,政治角力、资源分配种种问题,也无法艺术归艺术,政治归政治。

为了挽救下滑的民调,法国总统马克宏两个月前进行内阁改组,但新政府的施政却让人民失望。十一月中,「黄背心运动」爆发开来,不仅造成严重的社会冲突,也重创法国观光产业与文化发展。十二月初,愈演愈烈的抗议活动破坏了凯旋门的文物,也迫使巴黎各大博物馆与剧院歇业一日。这场继一九六八年「五月学运」后最混乱的社会骚动,突显了法国政府长久以来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在位者只重视数字与成效,愈来愈轻视公共服务。这样的现象也反映在法国的场馆经营与文化政策上。

场馆总监陆续请辞

十一月初起,许多法国文化机构的艺术总监纷纷请辞。编舞家莫妮叶(Mathilde Monnier)宣布将在明年六月卸任法国国家舞蹈中心(CND)总监一职。同时,继承父亲彼得.布鲁克导演衣钵的伊莉娜(Irina Brook)也决定在任期届满两年之前,离开国立尼斯剧院(TNN)。尽管这两位艺术家今年初都获得续聘,但她们都想尽快卸下场馆经营的重责大任,重新投入自由创作的怀抱。对伊莉娜来说,她在担任剧院总监期间,投注了太多精力去消弭艺术与大众的隔阂,而扼杀了自己的创作力。管理场馆必须肩负起庞大的社会责任,让她忘记自己是名艺术家。

的确,文化场馆若由创作者主导,或许能确立它的艺术方向。然而,并非每位艺术家都能应付复杂的行政作业,还得处理场馆内的人事冲突、及与公部门的协商与角力。九月底,巴黎公社剧院(Théâtre de la Commune)的工作人员发起罢工,抗议总监玛利(Marie-José Malis)专断的领导方针,他们认为尽管玛利对外标榜左派精神,但她擅自精简人工编制,又要求大家超时工作,难道文化机构宣扬的人文价值只是空洞口号,经营模式仍脱不了资本主义的剥削逻辑?另外,十二月中,「欧里亚克国际街头艺术节」(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théâtre de rue d'Aurillac)总监也因受不了政界人士干预策展人选聘,愤而辞职。这波「法国剧院内的茶壶风暴」突显了表演艺术界长久以来的矛盾:依赖补助的艺术工作者要如何避免政治力的介入,取得独立营运的自由?政府又要怎么监督公立文化机构,平均分配有限的资源?

民营文化机构被迫牺牲

尽管明年的法国文化部预算有增无减(注),但政府的艺术政策宛如多头马车,不得不牺牲掉某些民营机构。「当代剧场网站」(www.theatre-contemporain.net)就面临补助缩减的危机。这个由非营利组织「国际舞台资源中心」(Centre de Ressources Internationale de la Scène)经营廿年的网站,已成为法国表演艺术界首屈一指的资料库,每年约吸引两百万人查询,共累计了十亿的点阅率。然而文化部三年来不断缩减补助,甚至要求网站经营者向艺术家收取访谈费用。面对预算紧缩,当代剧场网站面临停止营运的危机。因此,近一百五十位法国剧场创作者在十一月初联名向文化部长陈情,说明当代剧场网站不可或缺的价值,其中包含欧利维耶.毕(Olivier Py)、朗贝尔(Pascal Rambert)、穆阿瓦德(Wajdi Mouawad)、波默拉(Joël Pommerat)等知名艺术家。可是直到十二月中,官方都没有任何回应。

法国的文化实力的确值得令人钦羡,然而,多数人都忽略了内部的政治角力与资源瓜分。马克宏上任后,为鼓励青少年参与艺文活动,而推动「文化通行证」(Culture Pass)。这项政策不仅挪用了其他文化预算,也被批评为是变相的消费主义。当权者何时才能重视艺术教育、推广,让文化深植民间?或许这才是当代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注:法国文化部于9月底公布了2019年的预算,共计3亿2千6百万元(约114亿1千万元)。相较于去年,增加了0.8%。但是《艺术周刊》指出,若以1.7%的通货膨胀来看,今年的预算其实看似增加,实则减少。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