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法布尔身陷#metoo风暴 艺术界暗藏的父权阴影 |
抗议人士举著「不做爱,就没独舞」(Pas de sexe, pas de solo)的布条,控诉法布尔的非道德行径。
抗议人士举著「不做爱,就没独舞」(Pas de sexe, pas de solo)的布条,控诉法布尔的非道德行径。(王世伟 摄)
巴黎

杨.法布尔身陷#metoo风暴 艺术界暗藏的父权阴影

比利时跨界艺术家杨.法布尔去年遭到其舞团Troubleyn的人员,以公开信谴责法布尔逾越道德底线的工作方式,近期他的两出新作到巴黎演出,也引来抗议人士拉布条发传单,控诉创作者的非道德行径。事实上,「法布尔事件」只是欧洲表演艺术界的冰山一角,艺术圈中的阶级与父权阴影笼罩,#metoo运动揭露文化圈不为人知的潜规则,以及滥用艺术之名的权力游戏。

比利时跨界艺术家杨.法布尔去年遭到其舞团Troubleyn的人员,以公开信谴责法布尔逾越道德底线的工作方式,近期他的两出新作到巴黎演出,也引来抗议人士拉布条发传单,控诉创作者的非道德行径。事实上,「法布尔事件」只是欧洲表演艺术界的冰山一角,艺术圈中的阶级与父权阴影笼罩,#metoo运动揭露文化圈不为人知的潜规则,以及滥用艺术之名的权力游戏。

方兴未艾的#metoo运动蔓延欧洲表演艺术界,揭露禁忌话题。今年初,法布尔(Jan Fabre)的新作《慷慨的多加》The Generosity of Dorcas和《比国规矩,比国统治》Belgian Rules, Belgium Rules在巴黎演出时引爆争议。场外,抗议人士举著「不做爱,就没独舞」(Pas de sexe, pas de solo)的布条,并发送传单,控诉创作者的非道德行径,并质问观众为何支持这种带有瓜田之嫌的作品。「追求艺术是否成为创作者施展威权的借口?」、「表演者如何杜绝创作主导者与策展人的非礼行为?」、「剧院和观众是否成为性骚扰的共犯?」这些问题逐渐浮上台面,让人重新思考艺术职╱市场游走在权力与欲望之间的暧昧游戏。

艺术成为施行权力的借口?

去年九月,廿名曾任职Troubleyn舞团的人员在Rekto verso杂志联名发表公开信,谴责法布尔逾越道德底线的工作方式(注1)。信中,他们强调这位享誉国际的艺术家用充满性别歧视的言论污辱舞者,造成他们的心理创伤:「他称我们为『美丽的战士』,但最后我们只觉得自己像是丧家之犬。」此外,他们更控诉法布尔私下以工作为由伸出狼爪;表演者若是拒绝,排练时则会遭遇霸凌,演出片段更可能被删减。尽管法布尔随后立即澄清,但仍有六名团员辞职表示支持,并引来司法单位的调查。然而,法布尔至今尚未被起诉,他的作品仍在欧洲各大剧院巡演。

法布尔以跨界前卫和惊世骇俗的创作风格风靡全球舞坛。他将表演者的身体视为画布,投射他各种离经叛道的奇想。透过裸露的体态、撩拨的动作、耸动的意象,他试图打破舞台禁忌,探索人性的深层欲望,挑战观者的道德底线和感官神经。无论体力或情感上,他要求舞者全心全力地投入,才能突显表演的真实性。然而,这样极致的工作方式却充满争议:表演者究竟只是展现作者理念的工具,还是得为了艺术而牺牲身体的自主权?创作者该如何公私分明,避免滥用权力?在艺术成就之外,剧院和评论是否要顾及创作者的私德?观众能否意识到舞台暴力背后的职场伤害?根据比利时舞蹈研究者Ilse Ghekiere表示:「表演者借由身体实现自己的艺术成就,且多半得依照在外观看作者的指示。一般认为,专业舞者要勇于接受挑战,尽力超越自己身体、情感和心理的极限。这种想法很容易让表演者处于极其脆弱的地位。如果他们合作的导演或编舞家拒绝坚守工作伦理,甚者,他们乐于使╱滥用权力,最终都会让表演者觉得不受尊重,陷入一团混乱、甚至是被虐的危机。」(注2)

父权阴影下的恶性循环

事实上,「法布尔事件」只是欧洲表演艺术界的冰山一角。随著#metoo运动,许多法国女性表演者陆续公开自己曾被非礼的经验。然而,仅有少数受害者愿意提出告诉,因为70%的性侵案都以罪证不足而被驳回,而且进入司法程序后,只有1%的胜诉比率。此外,艺术圈中大多数加害者权力在握的长辈,很可能会造成受害者职业生涯的危机。「性骚扰」成为业界茶余饭后的话题,控诉者甚至会被同事视为阻挠创作发展的罪魁祸首。的确,法国的艺术职场仍脱离不了阶级化的逻辑,垄罩在保守父权阴影中。从业人员甚至在报章媒体上表示:「大家都欣慰艺术圈充满进步的思想,但其中却暗藏著错纵复杂的支配关系。它的运作方式其实与其他引人非议的产业如出一辙,像是娱乐业。」(注3)

其实,性骚扰并非欲望流窜下的擦枪走火,而是父权者施展权威的压迫。#metoo运动揭露文化圈不为人知的潜规则,以及滥用艺术之名的权力游戏。这一股无名的控诉浪潮或许是改革表演艺术界的契机,让我们重新思考创作自由和伦理道德的分际。

注:

  1. (Former)employees and apprentices at Troubleyn, « Open letter: #metoo and Troubleyn/Jan Fabre» in Rekto verso, september, 2018。全文请见(英文)www.rektoverso.be/artikel/open-letter-metoo-and-troubleynjan-fabre。
  2. Ilse Ghekiere, « #Wetoo: What dancers talk about when they talk about sexism » in Rekto verso, 10 november, 2017。
  3. Léa Poiré, Aïnhoa Jean-Calmettes et Jean-Roch de Logivière, «Harcèlement dans la danse » in Mouvement, n°100, mars-avril 2019, p.35。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