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台澳城市「小说」地图 |
高俊宏《出海口:重返小说》。
高俊宏《出海口:重返小说》。(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艺@展览

漫游台澳城市「小说」地图

正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展出的「小说:双城计划」,由台湾与澳洲伯斯两地联手展出十三位(组)艺术家的作品,艺术家们透过影像、物件、空间装置来「写小说」,述说故事,除了是对地域回忆的想像摹写,在断裂的时代下,也试图透过私人、无关紧要的「小」说,与自身回忆或不复记忆的经验相遇。

文字|吴垠慧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正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展出的「小说:双城计划」,由台湾与澳洲伯斯两地联手展出十三位(组)艺术家的作品,艺术家们透过影像、物件、空间装置来「写小说」,述说故事,除了是对地域回忆的想像摹写,在断裂的时代下,也试图透过私人、无关紧要的「小」说,与自身回忆或不复记忆的经验相遇。

小说:双城计划

即日起~3/1  台北市立美术馆

INFO  02-25957656

班雅明:「死亡是讲故事的人穿越世界的护照。」艺术家高俊宏在他的《小说:台籍日本兵张正光与我》这本「小说」里讲述的故事,便从一位老人的死亡展开。原想撰写神风特攻队幸存者张正光的事迹,岂料首次采访后没多久,张正光离世,许多未解之谜,高俊宏仅能以相关的时代背景填补与想像,因此《小说》混合真实与虚构,而今,他又以该文本发展出《出海口:重返小说》装置作品,在「小说:双城计划」展出。

西澳约克努恩嘎族社区与艺术社群联盟《欢迎来到巴拉东》。(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透过影像、物件、装置来「写小说」

张正光出生彰化,一九四五年前往大阪念书时,被选入飞行员训练,同年冲绳登陆战,张正光与神风特攻队自杀式攻击太平洋上的军舰,飞机坠海他奇迹生还。战后在香港、中国和台湾从事贸易工作,被怀疑通匪遭通缉滞留香港,解严后偷渡回台,落脚宜兰过著隐姓埋名的生活。二○一三年,高俊宏前往采访八十三岁的张正光,十二天后,张正光过世,高俊宏只能以仅有的访谈加上自己的想像写完这本书。

高俊宏的参展作品《出海口》,借由电视柜、书桌、藤椅、时钟,布置出一个人的生活空间,墙上张贴老照片、报纸剪报和《小说》里的文本,除此外的两个房间,分别播放采访张正光时的影像剪辑,和一九九○年代宜兰盛传从海上来的僵尸攻击人、而后证实僵尸乃指偷渡客的新闻事件,让观者在小说、媒体报导和影像的穿插阅读过程中,各自建构对张正光及其相关史实、事件的想像。

「小说:双城计划」展出伯斯与台湾的十三位(组)艺术家的作品,如高俊宏这般,艺术家在寻找历史空缺的过程中,将回忆、梦境、微小的只字片语或奇异故事及文本等,犹如说书人,各自赋予不同的诠释。例如,王鼎晔的影像装置《勇为》源自未曾谋面的爷爷,白色恐怖时期一日被陌生人带走,失踪几个月后返家却罹患严重肺炎,住院治疗依然回天乏术。这段尘封的家族记忆,在王鼎晔的追寻下逐渐浮现端倪,家族长辈们拼凑著当年模糊的记忆,整过程犹如影片当中那位在夜里清扫庭院的男子,扬起的落叶尘灰让死去的记忆再度回到人间。

杨季涓《九条线》。(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来自澳洲的历史与故事述说

伯斯是西澳首府,一九九九年与台北市缔结姊妹市,这个以温和气候、风景别致、适宜人居闻名的城市,十九世纪是西澳第一个建立的殖民城镇,也是英国放逐罪犯之地。检视台澳文化中,都有原住民、南岛语系、海洋文化、殖民历史等相似处,伊娃.斐迪南的《世间罕见之鸟》影像系列便是讲述殖民时期的暗黑历史。作品名称源自欧洲谚语「凡世间的罕见禽类犹似黑天鹅」,比喻不存在或不可能的事物。在欧洲文化的描写中,黑天鹅是稀有、黑暗邪恶、不祥与迷惑人心的象征,然而,黑天鹅却是西澳的官方州徽,也是当地代表性生物。斐迪南参照古典的银版摄影,也是西澳殖民初期流行的摄影处理方式,利用袋鼠、黑天鹅、乌鸦等动物置换殖民者的头部,这些生物不仅映现欧洲殖民者的内在恐惧,艺术家也借以影射当年屠杀原住民的血腥事件。

而由西澳约克努恩嘎族社区与艺术社群联盟共同创作的《欢迎来到巴拉东》,透过黏土动画讲述西澳原住民巴拉东语族人的部落故事,包括殖民初期巴拉东族人的故事、约克原住民保护区、学校、农场和当地的奇闻轶事,像是修铁路、伐木、剪羊毛等个人故事。

本展除了是对地域回忆的想像摹写,在断裂的时代下,如何透过私人、无关紧要的「小」说,与自身回忆或不复记忆的经验相遇,在书写言说等媒介之外,尝试在当代艺术的空间里,透过视觉方式与之连结,赋予更丰富的时空意涵。

伊娃・斐迪南《世间罕见之鸟》。(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