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编剧的IP挑战—向宇宙提案一 |
吴明伦
吴明伦(黄煚哲 摄)
焦点专题(二) Focus 重磅挑战!! 编剧 vs. IP

剧场编剧的IP挑战—向宇宙提案一

IP旋风近几年横扫各国文化创意产业,一个故事的创意,在某种形式载体上被认知、关注,接著在各种形式平台中变形,影响力如涟漪般向外扩散……那么,什么是IP?IP概念目前如何被运用?以剧场来说,一般的改编与IP的改编有什么差别?台湾目前有「剧场IP」吗?台湾与世界他国的IP运用现况又是如何?

IP旋风近几年横扫各国文化创意产业,一个故事的创意,在某种形式载体上被认知、关注,接著在各种形式平台中变形,影响力如涟漪般向外扩散……那么,什么是IP?IP概念目前如何被运用?以剧场来说,一般的改编与IP的改编有什么差别?台湾目前有「剧场IP」吗?台湾与世界他国的IP运用现况又是如何?

吴明伦 vs. 玛丽莲.曼森《机械化动物》

美国摇滚乐团玛丽莲.曼森(Marilyn Manson)的摇滚歌剧三部曲是由《离经叛道》Antichrist Superstar、《机械化动物》Mechanical Animals和《亡命圣林》Holy Wood (In the Shadow of the Valley of Death)构成的野心之作。

「摇滚歌剧」(rock opera)或「概念专辑」对于九○年代末刚接触摇滚乐的我来说都是很新颖的观念,加上玛丽莲.曼森对宗教和世界的质疑,都直接挑衅呛爆,例如:“Mother Mary / Miscarry”、“As hollow as the ‘O’ in God”,所以非常吸引我,直到现在开车时也还会边开边听,用车内音响听玛丽莲.曼森不知为何比用一般音响还要更有鬼哭神嚎的感觉。

其实仔细想想还真不免为玛丽莲.曼森捏一把冷汗:圣母跟流产出现在同一句歌词里是可以的吗!?他怎么能活到现在还没被宗教狂热者暗杀?(基督教看来比想像中宽容,美国的言论自由果然是真的啊!这么说好了,亵渎妈祖的歌词,不管是考虑到神或考虑到信徒,在台湾都很不可能发生,我也不敢写。)

三部曲中的《机械化动物》更是从音乐本身到唱片包装的机关到音乐录影带,都走到了结合商业流行和艺术层次的神作,以雌雄同体外星人Omega为主角,描述他从从外星坠落地球后被俘,被迫组成「机械化动物」乐团成为巨星,在纸醉金迷、名声与药物之中,逐渐失去自我的过程。比起《离经叛道》与《亡命圣林》,《机械化动物》有更强烈的科幻感,故事性和人物设定比较完整,也相对较不需要对基督教和美国传统的基本知识就能进入玛莉莲.曼森的宇宙观。

近期个人编剧作品

阮剧团《十殿》、同党剧团《星期十,猴子死翘翘》、国立台湾戏曲学院台湾京昆剧团《夺嫡》、台南人剧团 X 斜杠青年创作体《半岛风声相放伴》(与卢志杰合编)

宋厚宽 vs. 张大春小说《寻人启事》

大概从国中开始,便喜欢张大春的作品,直到大学时学得「魔幻写实」这词汇,才发现我喜欢的是张大春所创造虚实难辨的世界。那个世界,跟我居住的城市貌似一致,却是我未曾触及的另一面:阴谋的、武侠的、历史的,隐隐流动的,好像我只要找对门路,说个密语,就可以踏入。但我总是不得其门而入,于是只好读他的小说过乾瘾。

《寻人启事》是一篇篇的人物志,按作者说法:「写的是几十个在我过去半辈子人生之中与我错身而过的人。」每篇都很短、不连贯,透过作者透彻的描绘,他们都鲜活蹦跳地活在平凡又不起眼的人生中。「他们里面有的是我的亲戚、有的是我的同学、有的是邻居、有的是朋友、还有的连朋友都谈不上,顶多不过点头相识的交情。」作者自称以近乎纪实的形式记录,但我总是怀疑:这么精采有趣的人,是否为假?是否又是他的书写伎俩?而当我想著「这些人物其实」时,却又已经认定了角色的真实存在,我是否又陷入了虚实难辨的魔幻现实中呢?

还是回到改编上吧。这几年我非常喜欢创作同一主题的短剧合集:《欢唱999》是发生在KTV的四段故事;《吃货的独白》是从上海饮食发展的八个短篇。《寻人启事》对我而言有同样的乐趣:位于同个宇宙的不同角色的故事。描绘众生,其实正在描绘那宇宙。于是我们回到了一开始我所著迷的:真假虚实难辨的世界,却又与我的城市貌似一致——那是万华南机场眷村,那是八、九○年代台湾经济起飞之时,那是捷运尚未完工之时,那是一个离我们有一点远但又不太远的台北。

近期个人编剧作品

《早安主妇》、《欢唱999》(片段发表)、《吃货的独白》(未正式发表)、《化作北风》、《女子安丽》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