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肇阳、吴言凛、沈威年饰演剧中重要的三人组。(林韶安 摄)
焦点专题(二) Focus 重磅挑战!! 编剧 vs. IP

「改编」老字号新尝试 「私阅读」解构再重组

果陀剧场X《解忧杂货店》

创立超过卅年的果陀剧场,以大量跨文化、跨媒介改编立足台湾剧场,历年为数较多的是欧美改编与原创作品,而以东野圭吾同名小说改编的《解忧杂货店》是其中的少数,却也是营运长叶向华「心仪已久的对象」,在因缘际会下成局,一拍即合。而担纲编剧的涂谷苹也是推理小说迷,试图通过「先解构再重组」的过程,于小说的「私阅读」后建构出剧场该有的戏剧行动,以在不特意设定特定时空下,跨越文化、地域的限制去感动观众。

创立超过卅年的果陀剧场,以大量跨文化、跨媒介改编立足台湾剧场,历年为数较多的是欧美改编与原创作品,而以东野圭吾同名小说改编的《解忧杂货店》是其中的少数,却也是营运长叶向华「心仪已久的对象」,在因缘际会下成局,一拍即合。而担纲编剧的涂谷苹也是推理小说迷,试图通过「先解构再重组」的过程,于小说的「私阅读」后建构出剧场该有的戏剧行动,以在不特意设定特定时空下,跨越文化、地域的限制去感动观众。

果陀剧场《解忧杂货店》

9/4~6  19:30   9/5~6  14:30

9/11~13  19:30   9/12~13  14:30

9/18~19  19:30   9/19~20  14:30

台北 水源剧场

INFO  02-87721867  www.facebook.com/godotfans

「有足够的粉丝量,才可以称为IP吧!?」与果陀剧场营运长叶向华、编剧涂谷苹谈这次改编日本东野圭吾小说《解忧杂货店》为剧场版,最后用了这句玩笑话收尾,也足以成为讨论「剧场IP改编」的开场白。

说到改编,其实是老生常谈;且始终是剧场制造「故事」的一条重要途径,更甚者,我们已很难有一个完全没被讲过的故事,但「说故事的方法」(或者说是「故事怎么说」、「故事说得好不好」)却能打开重新理解故事的窗口,不再是老生常谈而已。那么,套进「IP」这个概念后,剧场改编产生什么变化,与过去不同?IP是否开启不同的故事生产公式?或者说,曾在日本、中国等地改编为电影、舞台剧等形式的《解忧杂货店》何以被称为IP改编?果陀剧场于作品背后根植的不只有原作被选择改编的理由,更有授权关系、行销手段等更复杂的脉络。

选择:果陀剧场的初衷

至今已创立超过卅年的果陀剧场,对于「改编」的掌握是娴熟的,并以大量跨文化、跨媒介改编立足台湾剧场。早期创作是台湾观众踏入世界剧场的重要媒介之一,如创团作《世纪末─动物园的故事》(原著为美国剧作家阿尔比Edward Albee 的The Zoo Story)、将怀尔德(Thornton Wilder)原著移植到台湾语境的《淡水小镇》等;近年更在文类、媒介间持续跨越,像是改编自米奇.艾尔邦(Mitch Albom)同名小说的《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以希区考克(Sir Alfred Hitchcock)电影改编的《步步惊笑》等,都显现果陀剧场于作品的卖座率与经典性间寻求介质,去拿捏改编的可能性也制造声量。

叶向华表示,果陀剧场所尝试的是以题材去打动台湾观众;历年为数较多的是欧美改编与原创作品,而本次以日本小说家东野圭吾同名小说改编的《解忧杂货店》是其中的少数。但,这其实是他心仪已久的改编对象,且远在《解忧杂货店》电影版(2017)上映前。真正启动的契机是天助也是巧合,日本负责洽谈版权的「通耀ACCESSBRIGHT」公司主动找上果陀剧场,希望从两岸的相关演艺团队里觅得适合的华文授权改编者,于是一拍即合。

同时,编剧涂谷苹也是个推理小说迷,从英国阿嘉莎.克莉丝蒂(Dame Agatha Mary Clarissa Christie)的《东方快车谋杀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到日本推理小说,包含「社会派」与「本格派」,她细数起松本清张、宫都美幸再到东野圭吾。她认为,自己在东野圭吾的小说里看到了人性的暖度,而《解忧杂货店》也因此深深烙印在她的记忆里——这种没有被类型化的书写,超过了推理(剧或小说)的范畴。

对《解忧杂货店》与东野圭吾的喜爱,让这个创作的推动起了个美好的头,过程却因肺炎疫情而有所波折;不过,在趋缓后的「后疫情时代」准备演出,似乎形成了另一个最好的时机——剧情里这间会帮人解决忧虑的「浪矢杂货店」,面对著男友罹患不治之症的少女、梦想成为音乐人的鱼店之子等人的疑问;而此时的剧场,也正以即将开门的《解忧杂货店》回应著我们充满未知与无助的恐惧,于虚实间等候被疗愈的时刻。

剧本书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