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中的编舞 |
看戏不忘电影

电影中的编舞

到了新作《情圣西哈诺》,透过西迪拉比的动作设计与场面调度,让原本杂乱动线的面包厨房瞬间有了秩序,女仆们也有了民俗舞蹈的风味,阳刚的军队有了温暖与曼妙的变化,镜头穿梭其中,或是空中鸟瞰的大场面,有著舞蹈影片的迷人感。也许群舞乍看有著宝莱坞的歌舞场面,但西迪拉比在此收敛他天马行空的当代舞蹈语汇与创意,没有繁复困难的动作,反而在镜头中让原本的场面丰富而灵动。

到了新作《情圣西哈诺》,透过西迪拉比的动作设计与场面调度,让原本杂乱动线的面包厨房瞬间有了秩序,女仆们也有了民俗舞蹈的风味,阳刚的军队有了温暖与曼妙的变化,镜头穿梭其中,或是空中鸟瞰的大场面,有著舞蹈影片的迷人感。也许群舞乍看有著宝莱坞的歌舞场面,但西迪拉比在此收敛他天马行空的当代舞蹈语汇与创意,没有繁复困难的动作,反而在镜头中让原本的场面丰富而灵动。

以《傲慢与偏见》、《赎罪》、《安娜.卡列尼娜》、《最黑暗的时刻》4部片共入围奥斯卡21项奖项,英国导演乔.莱特(Joe Wright)的新作《情圣西哈诺》,改编2018年的同名音乐剧Cyrano,沿用了音乐剧中的男主角,不再是大鼻子情圣,而是身高只有135公分的彼得.汀克莱杰(Peter Dinklage),除了有乔.莱特擅长的文艺风格、动人的诗句、与动听的歌曲外,电影还有一大特点,找来了西迪拉比(Sidi Larbi Cherkaoui)来编舞。

让电影独树一帜的舞蹈编排

西迪拉比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编舞家,创作质量都相当惊人,19岁时参加比利时当代舞团(les ballets C de la B)总监布拉德勒(Alain Platel)举办的比利时全国舞蹈大赛,以融合时尚、非洲舞和嘻哈主题的独舞拿下冠军,后来进入姬尔美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开设的舞蹈学校P.A.R.T.S.,以科学方法学习了威廉.佛赛、碧娜.鲍许、崔莎.布朗等编舞家的技巧。台湾观众认识西迪是因为新舞风邀请了阿喀郎作品《零度复数》来台,买一送一赚到了身体极度柔软的西迪拉比。然后陆续看到他与少林寺合作的Sutra,与阿根廷探戈舞者合作的《米隆加》,或是先前在香港艺术节演出让日本漫画跃上舞台的《手冢》,他的编创风格一如他的身体能力,超越跨度的能伸能屈。

西迪拉比与导演乔.莱特的结缘,是透过乔.莱特弹西塔琴的妻子介绍,乔.莱特夫人是印度西塔琴大师拉维.香卡的女儿,诺拉.琼丝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2012年的《安娜.卡列妮娜》因为西迪拉比的加入,让文学改编电影有了耳目一新的风格,奇妙的舞蹈手势,古怪的肢体动作,集体视觉的独特节拍,以剧场作为叙事的形式,不论是否超越旧版影视,都有著独树一帜的强烈存在感。到了新作《情圣西哈诺》,透过他的动作设计与场面调度,让原本杂乱动线的面包厨房瞬间有了秩序,女仆们也有了民俗舞蹈的风味,阳刚的军队有了温暖与曼妙的变化,镜头穿梭其中,或是空中鸟瞰的大场面,有著舞蹈影片的迷人感。也许群舞乍看有著宝莱坞的歌舞场面,但西迪拉比在此收敛他天马行空的当代舞蹈语汇与创意,没有繁复困难的动作,反而在镜头中让原本的场面丰富而灵动。

西迪拉比的编舞,的确为《情圣西哈诺》增添了神来韵味,那还有没有其他当代编舞家也帮电影编舞呢?德国编舞家莎夏.瓦兹帮导演汤姆.提克威的电影《三人挤不挤》,编了一支3人舞,放在影片的开头一如歌剧的序曲,奏出主角的旋律与预示了故事的行进。电影中的1对夫妻,分别与同一名男子发生了关系,电影描述3人关系中的微妙平衡与张力关系,莎夏.瓦兹用舞蹈编织出3人间的权力与内在间的拉扯,简简单单就达成电影花了90分钟要讲的故事。经典的《飞越苏联》,透过巴瑞辛尼可夫饰演投奔自由的苏联芭蕾舞家,在意外中迫降苏联又回到铁幕,遇到投奔到共产世界的美国黑人踢踏舞家,这部电影的编舞,芭蕾部分请来了舞鞋品牌 Repetto创始人的儿子、法国编舞家罗兰.佩堤(Roland Petit),爵士舞的部分,则请来了崔拉.莎普(Twyla Tharp)。

让舞蹈带动镜头的流动感

让我们来思索一下电影里为何要使用舞蹈?导演用舞蹈的意义为何?编舞家只是完成任务,还是能发挥一加一大于2的功效?好的编舞家除了肢体动作的设计之外,还会注重到拍片现场整体的场面调度与视觉感,而电影导演是镜头思考,会依照场面的编排去设计镜头的运动与镜位的切换,透过舞蹈呈现镜头的流动感,和戏剧对白场面是相当不同,两者间不易衔接转换,就如同我们刚开始接触音乐剧时,对于讲话讲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唱起歌来的荒谬感,不太容易进入,等发现那歌好好听时,就渐渐接受并且喜爱。就如同《情圣西哈诺》中训练精实的作战部对,怎么就跳起舞来,这样的强烈对比,因为是音乐剧的歌舞场面,稍微化解了这样的冲突,当西迪拉比赋予了这些战士们编排过的动作,除了画面上的新奇感,流畅与整齐象征了上下一心与秩序的美感,与音乐有了完美的搭配,相对于使用阳刚战舞单一的表现方式,更能突显西哈诺的文武双全。

关于电影中的编舞有许多欣赏的方式与乐趣,台湾编舞家也没有在电影中缺席,下个月让我们一起来盘点台湾编舞家在电影胶卷中留下的足迹与耕耘点滴。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