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影中的编舞 |
看戏不忘电影

台湾电影中的编舞

在台湾电影中,编舞家也没有缺席,却很容易被遗忘,或是从来没被正视过,也没有任何奖项入围被而被纪录,如船过水无痕般地消逝在世代的记忆与史料之中。趁此机会,我想依时间序记录保留这些编舞家在台湾电影中的轨迹。

在台湾电影中,编舞家也没有缺席,却很容易被遗忘,或是从来没被正视过,也没有任何奖项入围被而被纪录,如船过水无痕般地消逝在世代的记忆与史料之中。趁此机会,我想依时间序记录保留这些编舞家在台湾电影中的轨迹。

1964年上映的歌舞电影《黑森林》,是香港邵氏电影公司与台湾中央电影事业股份有限公司(今中影公司的前身)的合作,说是合作,其实主要由邵氏出资,主要演员多来自香港,剧情讲述台湾大雪山林场中、原住民少女与伐木场少东及工人间爱情的纠葛。拍摄取景阿里山、太平山、花莲及日月潭等地,导演袁秋枫认为台湾山区风景优美,因此使用彩色胶卷拍摄,动员400位阿美族原住民表演歌舞,并请来当时国立艺专舞蹈系的创系主任李天民负责编舞。片中运用了大远景来拍摄壮阔的大型歌舞场面,但视觉的华丽主要来自原民传统服饰,编舞主要还是服务了电影中对「山地舞」的想像。真正认真面对原民舞蹈的电影,可能要从胡台丽、李道明等的田调式纪录片开始,但本片在当时算是少数有关原民舞蹈的大型商业电影,不但拿下第11届亚洲影展最佳舞蹈的大会特别奖,同时也启蒙了后来各地「山地文化村」的歌舞表演。

舞蹈大师的大场面功力

1983年的《搭错车》,捧红了苏芮的专辑,入围了11项金马,孙越拿下影帝等大奖。但多年后,我们才知道这部片的编舞是林丽珍,片中身涂金漆的舞者是艺专舞蹈科学生何笃霖,还罕见地在片尾工作人员名单中列出「剧场灯光设计侯启平」。片中舞蹈和我们后来熟悉的无垢舞蹈剧场舞作完全不同,《搭错车》中的歌舞场面,是主角刘瑞琪当上歌星后在国父纪念馆的舞台演出,当中也设计了如同MV的户外场景,有在鹰架上上下下、有以中正纪念堂为背景的歌舞场面等,带动了后来MV电影的风潮。隔年林丽珍又参与了虞戡平的《台北神话》编出霹雳舞等MV舞蹈,也在吴宇森《笑匠》、柯一正《带剑小孩》中的编舞段落展现功力,呈现林丽珍对百人大场面的调度能力,与歌舞场面的成熟巧思,是舞蹈大师也曾走过这样岁月的见证。

导演蔡明亮1994年以《爱情万岁》擒下威尼斯金狮、1997年《河流》夺下柏林银熊后,1998年的《洞》请来了罗曼菲编舞,在写实的楼层地板破洞漏水之际,透过老歌与舞蹈,来增添超现实的风味与转场,让西宁国宅老旧的电梯口、市场入口、楼梯转角等几个破败角落,在歌舞妆点下呈现出梦幻般的剧场空间。杨贵媚在片中有著强烈对比的百变造型,连当时伴舞的学生——蔡铭元、叶博圣、林姿君、吕筱梅后来都成为云门重要的舞者,平青毅则进入德国舞团。透过蔡明亮的胶卷,意外刻划保留了台湾优秀舞者的青春身影。2005年的《天边一朵云》邀来爵士编舞吴佩倩,打造出故宫铜像下、左营龙虎塔的西瓜伞群舞、水塔下与废弃室内群魔乱舞等魔幻场景。

2009年香港导演罗卓瑶的《如梦》,入围9项金马奖,则请来张晓雄编舞,指导男女主角吴彦祖与袁泉的双人舞,同时存在吴彦祖梦中。在无人广场上超大的双人舞影像,请来当时的学生李宗轩、张蓝匀演出,这段舞蹈在电影中有著贯穿影片前后连结、梦境与真实的线索,也有著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喜与哀愁。张晓雄同时也担任电影《我,19岁》的编舞指导并以本色演出。

艺术片中展现舞蹈美学

2015年侯孝贤以《刺客聂隐娘》拿下坎城最佳导演,片中除了找来舞蹈家许芳宜串演道姑与田季安继母两个角色外,还邀了编舞家何晓玫编作「胡旋舞」,但侯孝贤借由镜头视角的切换,要呈现的是宫中日常和田季安与瑚姬间的以舞传情,可惜的是,参与的几位出身云门、舞蹈空间的优秀舞者——邱昱瑄、邹莹霖、程心怡、詹舒涵等沦为陪衬角色。

2006年冯小刚改编自《哈姆雷特》的《夜宴》,以五代十国的背景创造出宫廷斗争中权力、爱情、死亡的视觉美学,请来台湾以梨园身段著名的舞者萧贺文,担任剧中编舞及周迅的替身,如今我们只能透过片中唯美的东方美学,来缅怀2018年辞世的萧贺文带给世人的美丽。《翻滚吧男孩》导演林育贤2019年在中国拍了《跳舞吧!大象》,是部怀抱舞蹈梦的励志电影,电影中大量的舞蹈场面,邀请《从学校杀手到幕后推手》作者、出身戏剧科班的陈金煌担任戏剧舞蹈指导,让片中的舞蹈场面充满了商业与卖座元素。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5/16 ~ 08/16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