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漪驾鹤西去 从此世间无美人 |
华文漪1992年访台时留影。
华文漪1992年访台时留影。(林铄齐 摄)
纪念大师 In Memoriam

华文漪驾鹤西去 从此世间无美人

(印度神童预言4月13有大事,世人纷纷猜测,是疫情、地震还是经济,对我而言,竟应验在华美人驾鹤西归。)

(印度神童预言4月13有大事,世人纷纷猜测,是疫情、地震还是经济,对我而言,竟应验在华美人驾鹤西归。)

1992年,华文漪翩然自美抵台,应国家两厅院主任胡耀恒之邀来台演出《牡丹亭》。这是台湾第一次亲眼看到专业昆曲名家大型剧场的演出,一场春梦带来无尽遐思,华美人嫣然一笑,转盼万花羞落。

〈游园〉好几个转身,从发髻头面开始,顺著上额、眉梢、眼角、腮帮子、下颚,经过颈、肩、肘、腕、手、胸、腰、腿,直到足尖,圆转的线条,流动的身姿,曼妙婀娜,摇曳生春,我直接想到唐诗《春江花月夜》的句子:「江流宛转绕芳甸」,她用身体写诗,她的身体就是一首诗!

到了「那牡丹虽好,她春归怎占得先」,只见她低眉俯身,折扇轻摇,一左一右交递顾盼,双眉笼烟似蹙非蹙,是赏春?惜花?还是怜人? 一时之间,难以分辨,只知她用身体作画,她的身体就是一幅画,牡丹灵贵,华彩生辉。

〈惊梦〉最后,「有心情那梦儿还去不远」,凄幻迷离的眼神,似笑非笑,望向前方观众席,穿透梦境,又惊梦回神,跌回现实仍流连再三。一双眼睛将汤显祖游离虚实边际的浪漫笔法,做了最魔幻的舞台诠释。临下场时倚著春香那一顿一颠一落,全场观众的心都往下一沉。华文漪用她的身体、用她的眼神,创造神品,勾人迷醉。

这就是华文漪,亮丽灵贵,风华绝代!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