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言的宣言 |
挑战边界

宣言的宣言

无论这些学生们是否会继续追求自己在宣言中所倡议的理想,这种自我反思并以文字表达的行为,本身就极具变革性。这是一段健康的自省历程,无论从事什么职业,我们都应该经历它。退后一步,检视我们做了些什么,并且将我们对于未来的愿景化为文字……

无论这些学生们是否会继续追求自己在宣言中所倡议的理想,这种自我反思并以文字表达的行为,本身就极具变革性。这是一段健康的自省历程,无论从事什么职业,我们都应该经历它。退后一步,检视我们做了些什么,并且将我们对于未来的愿景化为文字……

眼见学生们采取这种革命性的形式,表达他们革命性的构想,著实令人感到兴奋。这些学生们的宣言触及了表演者与观众的关系、剧场中「目击」的最优先性、群众参与、以及对于永无止境强调「原创」的 冲击。

无论这些学生们是否会继续追求自己在宣言中所倡议的理想,这种自我反思并以文字表达的行为,本身就极具变革性。

作为艺术家,我们花了大把的时间在申请计划,每当我们拿下一个提案计划,这个案子才刚开始进行时,我们又开始著手申请下一个项目。我们深陷在提案、创作、提案、创作、提案、创作这个周而复始的循环中,像小狗追逐自己的尾巴一样,只是原地打转,却无法通往任何地方;过一阵子之后,我们逐渐忘却那些推动我们创作的初衷,那些关于美学理论或是社会理想的见解。我们工作,大量地工作。但,为了什么呢?

几年前,我意识到我表演和导演课的学生们,也陷入了类似的循环。我给了他们一个指令,他们创作一件作品;我又给他们其他指引,他们又创作了另一个表演。到了学期末,他们已经呈现了6至7次不同的演出,尽管这些作品都是个人独创的,他们却从未退后一步思考这些作品与他们个人创作旅程,及创作使命之间的关连。他们没有从A、B、C、D循序渐进地前进至E,而是从A到1到红色到大象到汽车,最终他们完成了许多个别的小品,而不是一个有核心的整体。

为了摆脱这种不健康的模式,我设计了一项期中作业,要求学生们反思在课程中做过的事情,并且写下一份宣言,在这份宣言中,他们必须清楚地表达对未来艺术或表演的创造性愿景。这项作业的提示说明简单扼要:

写下2至3页宣言,宣示你所倡议的艺术或表演愿景。你想要撼动哪些社会、政治或文化层面的陋习?哪些信仰或价值是你希望在戏剧作品中倡议的?我们应该要如何实践它?

我指定了一些阅读资料,包含艺术家们撰写的宣言(F.T. 马里内蒂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的《未来主义宣言》The Futurist Manifesto、安妮.博加特 Anne Bogart的《走出惯性》Stepping Our of Inertia,以及表演艺术学者们所撰写的批判性论文(杰佛瑞.乌隆 Jeffrey Ullom的〈打造当代马里内蒂:争议性的「宣言募集」Attempting a Modern Marinetti: The Controversial ‘Call for Manifestos〉、马丁.普赫纳Martin Puchner的〈宣言即剧场Manifesto = Theatre〉)。这些文章并非给学生们的范本,而是作为历史资料,供学生们参考。

根据戏剧学者马丁.普赫纳的观点,宣言的核心精髓,是将自己的主张宣诸于口,以文书对外宣示,对抗其所书写的形式,并且「超越语言进而改变世界……宣言不仅是陈述一段关于决裂的历史,更透过自身的介入,积极促成破口,创造出这整段来龙去脉。」宣言往往是激进而波涛汹涌的思想碎片。宣言不描述行动;它是行动本身。

在我们所处的时空背景中,我这种「重现宣言的荣景,并运用其具有启发性的表现形式」的想法,其实并非首见。2002年,格斯里剧院(Guthrie Theatre,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地方剧院之一)的文学总监/合作艺术家迈克尔.毕格罗.迪克森(Michael Bigelow Dixon),就曾呼吁世界各地的剧场艺术家,写下自己的宣言,以破解当前我们在剧场中所遇到的种种难题。迪克森制定了评选的方针,以「构想」、「主旨与方式」两个层面并重的准则,协助评审们评鉴收到的104份宣言,而这也是我向学生们强调的重点:

构想:

  • 一系列强而有力的变革性想法
  • 远离或通往目的地的清晰路径图

主旨与方式:

  1. 以能够被充分理解的方式具体表达内容
  2. 能够引领众人到达新颖的、前所未有的他方/新境界
  3. 富有挑战与野心——可以是鼓舞人心的、严厉的,或是具有远大抱负的
  4. 切合时宜——为什么这则宣言属于当下与未来
  5. 样式——呈现的形式要能强化宣言本身
  6. 涵盖范围——具有全方位的守备范围,无论这个宣言如何被定义,都能够有相对应的处理方式/回应

眼见学生们采取这种革命性的形式,表达他们革命性的构想,著实令人感到兴奋。这些学生们的宣言触及了表演者与观众的关系、剧场中「目击」的最优先性、群众参与、以及对于永无止境强调「原创」的 冲击。

无论这些学生们是否会继续追求自己在宣言中所倡议的理想,这种自我反思并以文字表达的行为,本身就极具变革性。这是一段健康的自省历程,无论从事什么职业,我们都应该经历它。退后一步,检视我们做了些什么,并且将我们对于未来的愿景化为文字……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