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704
挑战边界

20,704

我不是每天都追踪我的步数,但我习惯看到的范围在6,000至8,000步之间。随著时间的推移,我已经习惯了这个范围,好像这些是我身体的限制。如果我能在一天内走20,704步,为什么我不常这样做呢?

我不是每天都追踪我的步数,但我习惯看到的范围在6,000至8,000步之间。随著时间的推移,我已经习惯了这个范围,好像这些是我身体的限制。如果我能在一天内走20,704步,为什么我不常这样做呢?

事情如果没有脉络,就没有意义。在杂货店里的康宝浓汤罐头只是个罐头,但是在古根汉美术馆里的康宝浓汤罐头,再配上安迪.沃荷签名,就有了非凡的意义跟价值。

数字也是如此。对10进位法来说,20,704显然是个非常大的数字。但如果你把它跟地球到月球的距离(如果你想知道的话,答案是38,440,000,000公分)相比,20,704就显得不怎么样。

鼓励自己与自己竞争的数字

所以,要了解为什么我写了一篇名为20,704的文章,就得知道我在哪里看到这个数字。根据我iPhone上的Health app显示,这是我在1月24日行走的步数。对,那些参加马拉松的人来说,这个数字可能不是那么引人注目(完成马拉松需要55,000至63,000步,取决于你的步幅),但对像我这样大部分时间坐在星巴克打电脑的人来说,这个数字是颇让人惊讶的。

1月24日,我没有参加什么了不起的铁人三项比赛。我只是跟剧团的伙伴拆掉我们VR新作的舞台布景:拆除墙壁、把木板运进货梯里、扫地清洁等等。那天晚上,我只知道我很累,如果没有我的Health程式,我不会知道我比去年平均每天步行的步数多了13,000步。

当我思考20,704这个数字时,我被我们如何习惯这些监测和量化生活的应用程式的泛滥程度所震撼。我们的手机告诉我们一切,从每天走多少步到我们在设备上花多少小时,甚至是我们的心率这么私密的事情。日常生活的数据分析既令人兴奋又令人不安。拥有参照点,让我们留意可能被忽视的变化是重要的。但另一方面,这些数字鼓励我们跟自己竞争,强迫我们的生活变成整齐的图表和图形。

我们都有很大的潜力

虽然我可能对我的生活被量化感到抗拒,但我也欣赏这个app突显异常的方式。我不是每天都追踪我的步数,但我习惯看到的范围在6,000至8,000步之间。随著时间的推移,我已经习惯了这个范围,好像这些是我身体的限制。如果我能在一天内走20,704步,为什么我不常这样做呢?这样肯定会减掉一些多余的体重,对心脏也会有帮助,虽然对身体有益,我并不擅长超越自己。

不只我们每天步行步数的问题。在西北大学读博士的时候,我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写了超过250页的论文。直到今天,我仍对自己在3个月内写了一本学术论文感到惊讶,但同样令人惊讶的是,我再也没有写过另外一本。我们都有很大的潜力,但我们却习惯安逸,安于日常生活的模式。

所以,如果你看到我在中正纪念堂周围慢跑,你就知道我已经决定尝试超越自己!如果你看到我坐在星巴克喝冰拿铁、吃蛋糕,嗯……你懂的。

(本文出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专栏广告图片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4/02/25 ~ 2024/05/25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