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芝苑作品 首度在爱尔兰发声 |
郭芝苑纪念音乐会演出的地点——圣巴尔多禄茂教堂。
郭芝苑纪念音乐会演出的地点——圣巴尔多禄茂教堂。(驻爱尔兰台北代表处 提供)
话题追踪 Follow-ups 透过音乐 让欧洲更认识台湾

郭芝苑作品 首度在爱尔兰发声

早期,西洋古典音乐虽是透过传教士作为媒介进入台湾,但真正开始落地生根,则是在19世纪中期之后。日治时期,借由日本人引入西化音乐教育,为艺术风气奠基,也影响爱乐者赴日求学。在台湾接触近代西洋古典音乐之初,前辈作曲家郭芝苑就以其广泛多元的创作扮演了重要角色,成为当时代表人物之一。经过了一个多世纪后,古典音乐在台湾已有相当卓越的成果,不但有优秀的音乐家在海外争光,乐团也屡屡在巡演中获得极高评价。此时,该是由台湾反向发声、让世界听见自我特质的时候了。只不过,如何传递?又该传递什么?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早期,西洋古典音乐虽是透过传教士作为媒介进入台湾,但真正开始落地生根,则是在19世纪中期之后。日治时期,借由日本人引入西化音乐教育,为艺术风气奠基,也影响爱乐者赴日求学。在台湾接触近代西洋古典音乐之初,前辈作曲家郭芝苑就以其广泛多元的创作扮演了重要角色,成为当时代表人物之一。经过了一个多世纪后,古典音乐在台湾已有相当卓越的成果,不但有优秀的音乐家在海外争光,乐团也屡屡在巡演中获得极高评价。此时,该是由台湾反向发声、让世界听见自我特质的时候了。只不过,如何传递?又该传递什么?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从台湾到法国  以管风琴演奏璀璨声响

1921年生于苗栗苑里的郭芝苑,曾两度赴日求学,并勤于创作。一生作品包含艺术歌曲、钢琴曲、室内乐、协奏曲、合唱曲,甚至大型歌剧、管弦乐皆有。由于他是将大量台湾文化元素如南北管、歌仔戏、京剧、原住民、客家歌谣等融入作品的先驱,因此被尊为「台湾现代民族音乐之父」。去年适逢作曲家百年诞辰纪念,在台湾除了有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国立传统艺术中心台湾音乐馆、国立台湾交响乐团共同主办音乐会及作品展、座谈会外,苗栗县郭芝苑音乐协进会亦规划音乐会演出,以庆祝缅怀。

郭芝苑音乐协进会音乐总监阮秀慈回忆,在规划之时,就希望呈现郭芝苑管弦作品丰富多彩的声响,因此除了安排钢琴独奏,也将管弦作品改编成管风琴演奏来表现,并在女高音与轻歌剧选曲的演出中,以管风琴改编呈现乐团音响。本身为大键琴、管风琴演奏家的阮秀慈表示:「将交响乐曲改编成管风琴曲,是西方300、400年前就开始的传统。音乐家们如巴赫、李斯特、圣桑、古诺到杜普雷(Marcel Dupré)、杜吕弗雷(Maurice Duruflé)等都会将喜欢的音乐改编,便于传播。」事实上,由于自己的父亲与郭芝苑熟识之故,幼年起就即弹奏作曲家作品的阮秀慈也说:「郭老师本人非常乐意别人改编他的作品,其中也包括用电子琴与钢琴搭配演奏的组合。」

最初策划音乐会的另一个期待,就是将郭芝苑的作品推广至国外表演,因此委托管风琴家菲德利克.里瓦尔(Frédéric Rivoal)协助。经过长久的研究、改编及演出后,他更决定在他其后于法国的演出中,设计一套音乐会来演出郭芝苑的作品。「在台湾演出的影片及法国音乐会的回响都非常好。」阮秀慈指出,法国弗雷斯纳音乐学院(Conservatoire de Fresne)院长暨作曲教授Geraud Chirol表示他聆听时「因这些新的声响持续感到惊喜,这些音乐并不炫耀,而是非常优雅又具幽默性」,前法国吉美博物馆(Musée guimet)艺术总监Hubert Laot也说, 尽管他和台湾渊源深厚,却从不认识这一位作曲家,他要赶快来搜索更多郭芝苑的音乐了!巴黎圣日尔曼德佩教堂(Eglise Saint-Germain-des-Prés)的管风琴师 Anne-Marie Blondel也说:「非常欣赏并享受这场音乐会,郭芝苑是个有很深度文化内涵的作曲家。」连目前被视为全世界最好的管风琴即兴专家之一暨作曲家David Briggs也亲自向里瓦尔表示对乐曲的高度兴趣。

音乐会现场,管风琴家菲德利克.里瓦尔演奏郭芝苑作品。(驻爱尔兰台北代表处 提供)

台湾音乐 首度在爱尔兰演奏

继法国后,郭芝苑的作品也将赴爱尔兰演出。在文化部与郭芝苑音乐协进会支持下,驻爱尔兰台北代表处于4月12日作曲家生日当天,宣布将于5月5日晚上在都柏林第4 区「圣巴尔多禄茂教堂」(Saint Bartholomew's Church)举办郭芝苑纪念音乐会。这是郭芝苑音乐作品在爱尔兰的首次发表,也是第一次有台湾人的音乐创作在爱尔兰公开演出。

选择5月5日演出有其特殊意义,因为1955年的这一天,是郭芝苑完成第一首在台湾发表、由台湾人创作的交响乐曲《台湾土风交响变奏曲》的日子,而首度在爱尔兰演出的这场音乐会,也呼应了多年前的这个重要里程碑。但如何将音乐介绍给爱尔兰人?驻爱尔兰大使杨子葆自有策略,代表处从宣告当天起每天发文,还加上影片与录音辅助宣传,直到演出当日。

杨子葆首先抓住两地的相似点来唤起共鸣:「首先,爱尔兰是一个岛,约是台湾的2.3倍。再来,爱尔兰也曾有过殖民历史,他们被英国统治了400年。最后,歌曲是以台语为本创作的,在台湾的某个时代讲台语是个禁忌;相对的,爱尔兰有两个官方语言,也就是英语与爱尔兰语,在努力维持母语的传承上,台湾与爱尔兰双方都是如此。」此外,他更做足功课,掌握各个可能的机会并亲自担任导聆。他笑著透露自己学过小提琴、南胡,在分享的现场也会演奏一段关于郭芝苑的乐曲,讲解乐器的共鸣、运弓等实际上的技法同时,也传递乐曲中独有的凄美与台湾人一路走来的艰辛历史。同时,代表处更积极向当地音乐学院院长、系主任发函,希望借此机会进行交流,期待未来能打破没有台湾学生到爱尔兰学音乐的事实。

圣巴尔多禄茂教堂内的管风琴是全爱尔兰最好的管风琴之一。(驻爱尔兰台北代表处 提供)

本场演出的卡司也经过精心设计,除了原有的管风琴家里瓦尔外,也邀请日本钢琴家奥田奈美参与,一则对应她与作曲家皆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二则指出台湾音乐的现代化,是透过日本认识欧洲。艺术歌曲与歌剧选曲则特邀旅义女高音左涵瀛演唱,台语发音蕴含著作曲家所处的时代氛围。

「郭芝苑简直是宝藏。」在认识作曲家的过程中,杨子葆有感而发:「我们常感叹别人为什么不认识我们?老实说,我们也不认识自己。」爱好音乐的他自认为学习过不少,然而反思过后,却发现接触莫札特、贝多芬的乐曲,竟比台湾作曲家还要多。确实,透过郭芝苑的创作回头思索自身的文化时,才能将脉络看得更清楚。一个民族,不可能永远没有声音,也不可能借由他人来抒发情感。在台湾处处受限的今日,喜见成熟的古典音乐,用我们的话语跨出国门,自信地唱出自己的声音。

旅义女高音左涵瀛演出郭芝苑的艺术歌曲与歌剧选曲。(驻爱尔兰台北代表处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5/06 ~ 08/06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