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超级市场里 探问「人如何成为一个人」 |
(陈艺堂 摄 风格涉 提供)
戏剧 李铭宸睽违剧场3年力作

在超级市场里 探问「人如何成为一个人」

2022北艺开幕季:《超级市场 Supermarket》风格涉2022作品

2022/8/19~20  19:30

2022/8/21  14:30

台北 台北表演艺术中心 球剧场

我好像从一个时间开始,留意也好,或是发现自己真的比较容易被这种东西吸引,譬如像超级市场、停车场、夹娃娃机店,这些更当代、更生活、跟我们更紧密的那一些空间,他们完全没有美的意图,或是在创造和建立文化的意图,但我常常在这边意会到很多事情……我常会说,超市很漂亮,你一定也能够明白,他其实不是因为创造美而设计,但是他有一种美的秩序。

──《超级市场 Supermarket》编导李铭宸

一块肉张牙舞爪而漫无目的的往前方迈进,接著翻滚进了椅子堆里;戴著现代大量生产、道具化天使翅膀的女性,匍匐在地上舞动伸展;拿著素描本的漫才演员,讲述著童话故事现代版之大乱斗。这是风格涉主创者李铭宸沉寂3年多之后,第一档回归作品《超级市场 Supermarket》的排练发展现场。时间已来到段落需要熟练与成型的阶段,不过他仍想在继续尝试「带著一种动力进来,不用发生什么,但是必须要跟另外一种动力进行沟通互动。」给著台上指示。

身为《超级市场 Supermarket》的编导,李铭宸觉得超市让他为之著迷的,就是那些不断对著消费者说话的商品。「超市的每一个东西都在跟你讲话,因为是商品,它必须被处理得很诱惑人、处理得很可口,处理得非它不可,这些充满意图的单元的所在,就是超市。」

(陈艺堂 摄 风格涉 提供)

在超级市场里,我们如何成为一个「人」?

或许与剧场演员需要不断自我揭露、让人产生亲密感,进而被看见与喜爱,又或是艺术创作者总期许作品与行销上能找到观众的更多共鸣,超级市场正是一个大众需求被量化且聚合而成的共识所在,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并进入每个人的生命经验之中:这牌衣物柔软精令人想起某个前任、那款高汤或酱油正是阿嬷家的味道。「我们艺术创作人,都在追求生活的理想样貌跟可能性,但事实上我们又完全离不开这些我们很抗拒、好像是众矢之的的,这些商业、资本结构的事情。」李铭宸表示。

在人类社会的机制之下,人们进入超市,毋需动手杀鸡、不用亲自耕种,就能获得鲜美的肉品与亮丽的蔬果,唯一的犹豫只会发生在是否要选择标了「在地小农」、「动物福利」的产品,或是写著「买一送一」、「下杀折扣」的选项,但这些货品在生成之后、上架之前,发生了什么,又为何而发生?「我蛮常在想的一句话是『如何成为一个人』?超市里面有非常多复杂的人类的机制在里面,畜牧、行销、购买心理,仓储货运,这个蓝图既大又复杂……成为一个人的过程会是什么?我们如何成为一个人?这好像是一个没有对错的题目,我想要说的,好像就是那个一体两面或一体多面,无关善恶。」他分享著。

(陈艺堂 摄 风格涉 提供)

在熟成的时期,与熟成的伙伴一起创作

李铭宸在排练过程里,喜欢丢出许多奇形怪状但其实很有逻辑的问题,与伙伴共同讨论,或许完全不能在戏里派上用场,但也可能长出新的东西。他举例「这阵子在跟设计、演员讨论,有没有什么事情台上做很奇怪,但其实没有不行?像是,我们可以在台上杀生吗?」提问由杀生一路延伸,至烤虾、煎蛋、煮蛤蛎汤,最后归结在,台上是否可以有水族养殖装置。铭宸突然恍然大悟「我觉得我在跟设计在工作一种事情就是……在台上保持一种很『生生的感觉』。」而这类似的提问过程,在这次的排练之中不断发生。

在《超级市场 Supermarket》里,除了处理空间与物件带来的议题,李铭宸更对自身所处的生命阶段有感,自述不认为年龄应该被贴标签的他,却觉得30、35这个阶段的剧场人们,有著一种独特的质感,他称之为「熟成」:「大家都没有很老,也都望向一个更世故的状态……在做即兴的时后,会感受到大家都足够有经验了,那种年轻的、很实验的、很敢的感觉,在场上变得蛮不一样。」对此,他非常珍惜「你以为伙伴就是要一起肩并肩流汗,面向阳光,但伙伴就是可以一起吵架,吵完架还可以一起做事的人。」

不断提问,才是人生真相

在风格涉的排练场里,演员们能够自在地与对手尝试各种可能,场上的语汇像超市一样丰富。

「其实超级市场就像生活的缩影跟翻版,剧场也可能就只是那个很困难的生活的缩影或翻版,我总觉得它不会有主题,可是人在生命里、在生活、成长里面,有多少未知或无知或无法面对、无法承受,无法理解或解决的事情,这可能才是超市存在的原因吧,好像让生活有方向,把生活变乾净、把生活变营养,把生活变完整……吧?」李铭宸对自己的观察提问,也对即将进场的观众提问。

或许戏会长成什么样子仍难以窥其全貌,但正如同许多问题的解答一样,或许没有正确答案,就是唯一的答案。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8/12 ~ 10/12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