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绘景师:把生活细微拆解,放到景片上(林政亿 摄)
职人的图鉴

绘景师:把生活细微拆解,放到景片上

在黑暗剧场中睁开眼,一座舞台要在秒瞬之间,引导眼睛往剧作的时代与氛围去——绘景师身负大任。层层叠叠的漆料下,是绘景师漫长的耐心与体力。本期「职人的图鉴」邀请山峸制作绘景师吴重毅,分享绘景工作的细节,如何以不畏失败的实验和生活眼界,积累一位绘景师的手与心。

在黑暗剧场中睁开眼,一座舞台要在秒瞬之间,引导眼睛往剧作的时代与氛围去——绘景师身负大任。层层叠叠的漆料下,是绘景师漫长的耐心与体力。本期「职人的图鉴」邀请山峸制作绘景师吴重毅,分享绘景工作的细节,如何以不畏失败的实验和生活眼界,积累一位绘景师的手与心。

吴重毅高中就读美术班,大学选择剧场设计系,只是喜欢画画。直到走进布景工厂,他看到巨大的布景由一位小小的绘景师,一笔一画慢慢成形。「我蛮震惊的。就想,如果我能做到⋯⋯」第一次在绘景上得到成就感,是他的毕业制作,「那是第一次可以从零到有的体会,喔,原来我可以做到。」从美术绘画的小尺幅,到布景上的大片绘景,吴重毅吸收这之间的技法和身体感受的差异,而他兴奋著。

成就感,成为吴重毅的养分,让他在挫折时愿意继续尝试。学校来不及教的,他一个人不停地做实验,设法完成每一个剧作的需求。他形容,每一次设计丢来一份图,就等于是一道新的题目,「质感和颜色,是我们主要处理的部分。」绘景工作很常是在模仿各种材质,「例如实木家具,剧场很常没有预算做实木家具,我们只好把外面画得很像实木。」模仿,并不单纯。曾经为了试出各种石头的纹路与质感,吴重毅做过漫长实验,「我试过在补土中加入木屑、碎石、软木塞,或混入纸浆⋯⋯调色也是,不是要木头,调了咖啡色,就上去了。要先调出淡橘色当底,加上带绿的咖啡染上,叠合后才可能会是对的色泽⋯⋯」他一口气地说著,宛如在脑中操练,「这很吃经验。」漆料比例的调配,更是从经验而生。吴重毅说黏稠度的比例调配,受到制作媒材、大小,甚至摆放直立或躺平的影响,每一次调漆,很常都是一期一会。

发现吴重毅的手上,沾满了白色油漆,「刚刚不小心打翻⋯⋯这是天天在发生的。」他望了望工厂说,「我最喜欢冬天。」他说夏天的布景工厂因为炎热,身体会很快没电。「我们工作时,常常要戴防毒面具。」除了时常喷漆,工厂处理木工时也会制造很多粉尘。绘景工作的劳动不容小觑。「画大景很重要的,就是保持姿势舒服。我们会站著画,不会蹲或弯腰。」而一片景片的重量,也使得移动和拼装都必须一次到位,不容出错。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职人:吴重毅

职业:绘景师

简历:山峸制作设计共同创办人。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剧场设计学系毕业后,与同学袁浩程、颜尚亭于北投一老屋创立山峸制作设计,吴重毅主责管理绘景工厂。山峸服务内容从空间设计到制作,整合包办,建立设计端到制作端明确细腻的沟通管道。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