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场领导:掌握多重能力,不只是演奏(林政亿 摄)
职人的图鉴

文场领导:掌握多重能力,不只是演奏

「文场」,作为戏曲后场的一分子,相较于「武场」,在乐器组成与功能有何不同?「文场领导」又在戏曲演出里担纲了怎样的责任?本期「职人的图鉴」特邀资深文场领导周以谦分享他从国乐到外台戏、艺文场公演戏的文场经验,告诉我们文场领导怎么拥有多重能力,来带领演员与后场乐队。

「文场」,作为戏曲后场的一分子,相较于「武场」,在乐器组成与功能有何不同?「文场领导」又在戏曲演出里担纲了怎样的责任?本期「职人的图鉴」特邀资深文场领导周以谦分享他从国乐到外台戏、艺文场公演戏的文场经验,告诉我们文场领导怎么拥有多重能力,来带领演员与后场乐队。

「文场乐器」是丝竹乐器的统称,而丝竹乐器包含「弦乐器」与「吹管乐器」。至于,「文场领导」这个名词的出现,以歌仔戏来说,要到「电视歌仔戏」盛行后。担任文场领导多年的周以谦说:「我们自己也不太自称『文场领导』,我们都说『头手弦仔』(以胡琴为主)、或是『头手弦吹』(胡琴加上唢呐)。通常都是比较资深的人担任,他的乐器是有特色与代表性的,像京胡,可以带领演唱者,有时候得带乐队。」至于,学习文场乐器,理想上是从相对低阶的「弹拨乐器」开始,例如三弦之类的,然后是洞箫、笛子,才可能从「二手弦」(注)到「头手弦仔」。

最初学习国乐的周以谦,是在1988年左右开始接触歌仔戏╱明华园,而真正拜师学艺则要到1993年后,于兰阳戏剧团拜北管艺师庄进才为师。他认为自己在戏曲(特别是外台戏)里得到解放,不用压抑于传统国乐相对机械化的技巧,以及当时尚缺乏的台湾本土曲子。后来在教授国乐的周以谦,常要求学生到戏班学习,去加强应变与反应能力。他笑说,文场乐师有时连武场乐器也要学,才能听得懂锣鼓点,因为在外台戏现场,乐手都要彼此支援,假使打锣的乐手临时尿急,也得赶快帮忙补位。

身为文场领导,他也提出三项惦记于心底的注意事项。第一,对自己乐器的掌握;第二,是对所有文场乐器的掌握;第三,是对演员唱腔的掌握。从个人技艺达水准之上,到了解所有文场乐器的演奏方法,以及乐手的能力与状态,而能够带领他们,周以谦特别提到:「早期的胡琴乐手都是会唱的,能够协助演员唱腔。好的演员,通常都有个好的琴师。」诸如梅兰芳、杨小楼等大师都有琴师为师,而这些琴师多半受过教育,对音韵等方面都很有研究。所以,周以谦认为文场领导也必须对唱腔有所掌握,以歌仔戏来说,包含汉文、俗语、地方口音等方面。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职人:周以谦

职业:文场领导

简历:音乐工作者、作曲家。国立台北艺术大学音乐研究所硕士毕业。曾任国立台湾艺术大学中国音乐学系客座助理教授、国立台湾戏曲学院兼任教师、国立传统艺术中心音乐指导等。以《昭君.丹青怨》获第32届传艺金曲奖最佳音乐设计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