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学院2023夏季公演《尤利西斯》,用桁架与制式平台来替代部分木料与铁构。(杨金源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剧场永续 A to Z(五) S│Stage

面对舞台的出生到死亡 永续制作再进化

北艺大戏剧学院一直都有「永续制作」的概念。我21年前来到学校任教,当时就已有库存平台与景片,也是从国外学来的,节省了经费与制作时间。我们在规划大小演出制作时,几乎都是优先从库存品思考起。库存景片就是4’x8’、库存平台就是3’x6’或4’x8’或4’x4’的既定尺寸。但这些「积木」在拼凑舞台布景时会有局限性,若要处理不规则的边缘、雕塑式的造型,保丽龙可能是个简单的选择。我在过去演讲中曾分享的「保丽龙之乱」只是针对连续几个毕业制作都使用到保丽龙的「巧合」所给的戏称,其实学生愿意承继前人的原料,并加以利用就值得肯定,即使动机是为了省钱。

5 R’s是永续制作选择材料的优先顺序:拒绝使用、减量使用、重复使用、重新利用、回收。现实里前两个原则很难成立,除非空台演出或愿意折损设计理念。但重复使用或重新利用的原则非常容易做到,我十几年前就要求,凡是非封板需求的木料,一律不涂抹白胶,而单纯以螺钉的固锁为主,希望拆台之后能将角材类的木料、甚至部分的板材料予以保留并再利用,而代价仅是卸除螺钉多付出的时间成本。

为了终结保丽龙之乱,先将这批废弃保丽龙表面的黏胶与颜料去除,然后用麻布袋捆扎,变成北艺大戏剧学院2023夏季公演《尤利西斯》舞台沙堆底下的填充物,最后直接将这些装填保丽龙的麻布袋送去保丽龙厂商进行回收。厂商说,乾净的保丽龙回收之后会经过加工处理,再制成次级塑胶的原料。无论如何,回收、掩埋、焚化都是最不得已的选择。

每个演出制作的舞台与其废弃物都很独特,较难找到统一的回收方式。这几年我不断寻找能处理舞台废弃物的伙伴,铁料因为有熔化再制的利润,比较容易,但木料很难,通常必须刚好有人觉得这批废弃木料能加工运用,愿意来载走,否则最终只能花钱做焚化或掩埋的处理。恒常关系的伙伴很难找,毕竟废弃物的样貌与产量也不是个恒常的状态。我每年要负责北艺大戏剧学院的舞台,从创意发想、规划,到设计、制作、装台、拆台,至目前为止已经重复35次这样的过程。面对每个舞台的出生到死亡,特别是结束时废弃物庞大体积的视觉冲击非常有感。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专栏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