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莎莎宾.希芮旺吉(国家两厅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感觉亚洲|路径01:地缘(一) 亚洲X策展

莎莎宾.希芮旺吉:太远又太近的亚洲

泰国制作人莎莎宾.希芮旺吉回忆自己小时候接受的学校教育,充满著对邻近国家的敌意:「缅甸是我们最大敌国,寮国、柬埔寨落后又穷,马来西亚我们不熟,新加坡太死板严肃。」即便在日常生活,她也常被长辈发表的族群偏见言论给吓著。如何放下歧异,建立关系?于是,我们有了「亚洲」。

在被「亚洲」定义局限或混淆之前,「亚洲」可以意味著一种共同经验的串联方式。莎莎宾提到曼谷通罗艺术空间(Thonglor Art Space)举办的低脂艺术节(Low Fat Art Fes.),自首届(2015年)便有意识地寻求东亚、南亚艺术创作团队合作。至于莎莎宾自身担任艺术总监的曼谷国际表演艺术会议(BIPAM),则自地缘政治角度,特别聚焦南亚作为策展框架,透过认识邻国艺术家与其创作,以及他们在今日世界所欲述说的故事,来促进彼此理解。「我们明明和周遭文化有著共同的历史与相似的故事,也有人与人交流的关系,然而我们却对彼此感到如此陌生,只看到差异,看不见这些共通点。」莎莎宾这么说。

BIPAM以「下泰国」(Lower Thailand)和「上泰国」(Upper Thailand)为自身的国际串连分类。前者代表的是「海系东南亚」,包含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艺术生态较为健全,体制也有延续性。比如这次来台之前,莎莎宾才刚结束印尼访问行程,对印尼创作生态有更深入的体验,因而强烈羡慕起印尼。她说:「他们的创作支援体系是我们泰国期待好久的,像是表演艺术中心、独立于政府机关的艺术基金会等,大概仅次于新加坡,只是因为印尼并非英语系国家,而被大家忽略。」至于后者则是包含寮国、缅甸、柬埔寨等国的「陆系东南亚」,随著政治局势动荡不安,也严重影响艺术创作的环境:「这几个国家要生存都不容易,遑论要成为艺术家,因此BIPAM也花更多心力寻找途径与他们建立关系。」

2020年疫情期间,BIPAM史无前例地在线上聚集来自东南亚全部共11个国家的创作者,各以3至4人为代表,以「Under the SEA」(注)为题分享进行中的计划,隔年又把大家找回来更新近况,「但现在许多人已失联。」莎莎宾表示:「不过,2021年缅甸发生政变,我们也刚好透过当地艺术家见证了历史时刻。」面对渐趋保守的社会氛围与政治审查,莎莎宾倒是认为「这始终是东南亚创作者的特色」,比如以非语言的身体语汇或行为艺术传递暧昧讯息,避免留下文字记录,「这在近年缅甸更是常见,虽然我并不能为他们代言。」

莎莎宾坦承,当西方社会厌倦自己的声音时,与之相对的「亚洲」反而带来另一种优势。反过来说,亚洲各国统治阶级也想借此获得西方世界的认可,与之平起平坐。莎莎宾以其所处的泰国为例,政府之所以意识到艺术的价值,便在于艺术能够获得外面世界╱国际社会(我们通常将「西方」等同于国际)的肯定。「很期待未来可以有人提出新的定义与新的论述,取代太广泛的亚洲。」她笑著说。

注:SEA为东南亚(Southeast Asia)之缩写。

专栏广告图片
数位全阅览-优惠方案广告图片

莎莎宾.希芮旺吉(Sasapin Siriwanij)

自 2018 年起担任曼谷国际表演艺术会议(BIPAM)艺术总监。泰国表演艺术网络制作人(POTPAN)的联合创始人,并作为独立戏剧艺术家和国际巡演制作人,特别是与For What Theatre和Wichaya Artamat合作。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3/12/05 ~ 2024/03/05
年鉴广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