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怎麼樣了?》
《妳怎麼樣了?》(Mario del Curto 攝 臺中國家歌劇院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涵洞中,與美相遇—臺中國家歌劇院正式揭幕/開幕季演出重點

一熱一冷 女舞者的兩款肖像 奧雷利安.博瑞的《妳怎麼樣了?》、《糾纏》

善於跨界合作,融合馬戲、舞蹈、視覺藝術、音樂的法國導演奧雷利安.博瑞,其作品多嘗試在物理空間與形式中去觸碰事物的邊緣。這次來台演出的《妳怎麼樣了?》與《糾纏》,是其「女舞者肖像三部曲」前二部,演出不只在編舞上展現出截然有別的身體質地,也因著表演者作為「普通人」所歷經不同的舞蹈人生,而幅射出極熱與極冷的舞台景觀。

by 張慧慧、Mario del Curto | 2016-09-01
第285期 /2016年09月號

善於跨界合作,融合馬戲、舞蹈、視覺藝術、音樂的法國導演奧雷利安.博瑞,其作品多嘗試在物理空間與形式中去觸碰事物的邊緣。這次來台演出的《妳怎麼樣了?》與《糾纏》,是其「女舞者肖像三部曲」前二部,演出不只在編舞上展現出截然有別的身體質地,也因著表演者作為「普通人」所歷經不同的舞蹈人生,而幅射出極熱與極冷的舞台景觀。

2016歌劇院開幕季

《妳怎麼樣了?》

10/15  19:30

10/16  15:30

《糾纏》

10/22  19:30

10/23  15:30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INFO  04-22511777

來自法國的COMPAGNIE 111以複合多種媒材的表演形式見長,藝術總監奧雷利安.博瑞(Aurélien Bory)不僅是導演,也是馬戲表演者,其物理、電影、聲響設計等背景,讓他發展出「肢體劇場」的表演形式,善於跨界合作,融合馬戲、舞蹈、視覺藝術、音樂等,他說:「觀眾進入馬戲團時,就已經期待看到與眾不同的特殊表演。相反地,觀眾進劇院,看的是跟你我一樣的平凡人,偶爾有不平凡的驚喜。」

除此之外,他不僅對表演者、物件,也對空間有同等的關注,其作品多嘗試在物理空間與形式中去觸碰事物的邊緣,他說:「舞台是一個世界,表演者寄居於此,在這個空間中,表述的議題都是質問人在這個世界中的位置。我的出發點就在於——作為場景空間的世界,以及作為普通人的表演者——這兩個元素的交會。」

「空間」與「人」作為博瑞的創作核心,在二○○八年展開的「女舞者肖像三部曲」中依然是解讀該作的關鍵字。在目前已發表的前兩部曲《妳怎麼樣了?》與《糾纏》中,從「人」出發,不只在編舞上展現出截然有別的身體質地,也因著表演者作為「普通人」所歷經不同的舞蹈人生,而幅射出極熱與極冷的舞台景觀。

《妳怎麼樣了?》  佛朗明哥舞者的生命糾葛

與佛朗明哥舞者史蒂芬妮.佛斯特( Stéphanie Fuster)合作的首部曲《妳怎麼樣了?》Questcequetudeviens?首演於二○○八年,佛斯特在一大一小的貨櫃屋與光區框限出的舞台上,表現出極熱的舞蹈風景。

佛斯特原本學法律,在一九九七年拋下一切,帶著法國文化部的舞蹈獎學金,前往西班牙的藝術之都塞維亞,用八年的時間浸淫在佛朗明哥的世界裡,後來佛斯特與博瑞在法國土魯斯相遇時,她只問了一句:「你幫我寫個作品吧?」一開始博瑞拒絕了她,直到他意識到這位毅然決然拋下高薪的白領生活的表演者並不是鬧著玩的,他向佛斯特,也向觀眾拋出:「妳現在怎麼樣了?」、「是什麼成為現在的妳?」等非常存在主義式的基本問題,在一個小時的演出中,立體化了這位非典型舞者追尋自我的歷程。

該作以清晰的三段式結構,某種程度上既是佛斯特的個人肖像,也是選擇以舞蹈為職志的表演者群像。一開始,佛斯特穿著相當「佛朗明哥式」的火紅洋裝歡快地跳著佛朗明哥,但這刻版印象的開場馬上就被推翻,只穿著黑色內衣的佛斯特古怪地躬著身體,與褪下的洋裝跳起了雙人舞,接著又身著日常服裝如下班的OL在貨櫃屋的窄仄空間對鏡練舞……生存與生活、火與水、自我的質疑、渴望、困惑、疲憊、熱情等各種混雜交織的情緒滿溢於舞台之中,用通俗一點的說法是:《妳怎麼樣了?》大概足以堪稱《那時後,我只剩下勇敢》Wild的舞者版本。

在音樂方面,則有作曲者兼吉他手Jose Sanchez和歌者Alberto Garcia的參與。

在千條尼龍繩中  如傀儡般與身體《糾纏》

二部曲《糾纏》Plexus則與伊藤郁女(Kaori Ito)合作,首演於二○一二年。相較於《妳怎麼樣了?》,在本作中,博瑞以空間囿限表演者,以呈現身為「平凡人」所面對的局限之企圖心更為強調,束縛的質地擴大為全作基調。

一九七九年生於日本愛知縣的伊藤郁女有著科班出身舞者的標準履歷——五歲開始學習古典芭蕾,十八歲時被榎本良一(Ryouiti Enomoto)評為最優秀青年舞者和編舞家嶄露頭角,隨後前往現代舞的脊樑紐約學習葛蘭姆、康寧漢、李蒙與何頓(Lester Horton)技巧,旅外多年曾與風格各異的知名舞蹈家們合作,包含曾執導一九九二年冬季奧運開閉幕式舞蹈演出的菲利浦.德庫弗列(Philippe Découé)、當代芭蕾編舞明星的安傑林.普雷祖卡(Angelin Preljocaj),及家學淵源、以馬戲融合舞台視覺魔幻見長的瑞士導演詹姆斯.提耶黑(James Thiérrée,他的外祖父是默劇大師卓別林,爸媽Victoria Chaplin和Jean-Baptiste Thiérée是馬戲演員,成立馬戲團Le Cirque Bonjour)等。

《糾纏》作為伊藤郁女的「肖像」,博瑞極其聰明地以數千條尼龍繩的舞台奇觀限縮了肢體表達,卻又在極有限的空間中,讓伊藤郁女展現了身為一名歷經典型舞者生涯所訓練出的出色紮實身體技巧。除此之外,博瑞亦透過視覺與聲響的分離,在同一空間形塑出極冷與極熱的溫度,伊藤郁女精準如傀儡般無表情的肢體動作,卻配以激烈的心跳、呼吸聲響迴盪於冷調的無機質空間中。

有趣的是,即便《妳怎麼樣了?》、《糾纏》因女舞者的不同,而描繪出有著絕對差異的「肖像」,但兩作中亦似有若無地以「服裝」作為象徵,兩個女人的舞蹈追尋之路皆是與外在衣物分離後才展開,史蒂芬妮.佛斯特的紅洋裝成為她怪異的舞伴,伊藤郁女的和服樣式罩衫則如鬼影般穿梭在繩索中……以物件作為創作元素正是博瑞的拿手好戲,他把個人的生命歷程涉入物件與空間的表現中,也讓人不禁期待,在最終曲時他將會與哪位女舞者合作,譜寫出何種肖像風景。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