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場,三位萊茵女神各在一個透明水缸裡,悠閒地泅泳嬉戲。
一開場,三位萊茵女神各在一個透明水缸裡,悠閒地泅泳嬉戲。(Tato Baeza 攝 臺中國家歌劇院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涵洞中,與美相遇—臺中國家歌劇院正式揭幕/開幕季演出重點

感官全面啟動 讓華格納也吃驚的「總體藝術」!

拉夫拉前衛劇團翻轉歌劇《萊茵黃金》

臺中國家歌劇院開幕重頭戲,就搬出重量級的華格納歌劇《萊茵黃金》,為了讓台灣觀眾體驗廿一世紀的「總體藝術」,這次邀來去年以戶外演出《布蘭詩歌》驚豔觀眾的西班牙拉夫拉前衛劇團,演出該團與瓦倫西亞蘇菲亞皇后劇院聯手打造的版本,運用特有的「拉夫拉語言」,結合影像、科技、特技,全然實踐華格納總體藝術的夢想。除了有多位台灣聲樂家演唱,並由指揮呂紹嘉率領國家交響樂團演出,讓這齣前衛的製作,揉合了屬於台灣的聲音。

臺中國家歌劇院開幕重頭戲,就搬出重量級的華格納歌劇《萊茵黃金》,為了讓台灣觀眾體驗廿一世紀的「總體藝術」,這次邀來去年以戶外演出《布蘭詩歌》驚豔觀眾的西班牙拉夫拉前衛劇團,演出該團與瓦倫西亞蘇菲亞皇后劇院聯手打造的版本,運用特有的「拉夫拉語言」,結合影像、科技、特技,全然實踐華格納總體藝術的夢想。除了有多位台灣聲樂家演唱,並由指揮呂紹嘉率領國家交響樂團演出,讓這齣前衛的製作,揉合了屬於台灣的聲音。

2016歌劇院開幕季 華格納歌劇《萊茵黃金》

9/30  19:30   10/2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4-22511777

幕起,管絃樂音響層層交疊,幾道不斷上型的音階,一如平靜的萊茵河水泊泊向前流逝。燈光緩緩亮起,三位萊茵女神各在一個透明水缸裡,悠閒地泅泳嬉戲。口裡歌詠著聖讚萊茵河水,時而衝出水面,時而潛入水底,千嬌百媚的姿態好不撩人。搭合著燈光與投影,不斷舞動的水面被映照得金光閃閃。隨著劇情的發展,三個玻璃缸高高吊起,露出水中浮動的黃金。剎時,詛咒自己「永遠得不到愛情」的侏儒走到箱子底下用手一扯,水缸裡的水隨即傾洩而下,嘩然注入舞台,讓黃金掉進底下的網子裡……在萊茵女神為了黃金被奪、驚呼聲此起彼落的同時,觀眾也驚豔不已!如此大膽華麗與奇幻的創意,唯有西班牙拉夫拉前衛劇團才能夠做得到。

劇團成立於一九七九年,以街頭大型表演起家。早期創團時,他們曾趁著夏季民間節慶進行巡迴演出,地方上的民俗慶典,本身就包含了樂隊遊行、化妝舞會等狂歡節的元素,因此藉著這些活動,這些街頭藝術家們穿著奇裝異服、混進遊行隊伍裡,在節慶沸騰到頂點時,伺機做出公然挑戰社會禁忌的行為,例如當眾小便等。在一九八三年在廢棄空間演出的《行‧動》Action,演員在觀眾間追逐,現場不時有人放煙火、噴水,搭配強烈電子音樂增添現場暴力感受,最令人驚心動魄的,是在眾人面前將一台汽車砸爛。這樣的行動讓人無法釐清,這究竟是場街頭抗爭?還是行為藝術?然而這種瘋狂的感受,都被拉夫拉轉化成一種表達能量的語彙,百無禁忌地探索、並挑戰任何疆界。

創造一個不可思議的世界

拉夫拉的作品充滿了巨大的社會能量和煽動力,色情、暴力、儀式等衝擊著觀眾的感官,科技、娛樂、視聽元素的融入,更使得他們擁有獨樹一格的美學。一九九二年巴塞隆納奧運開幕時,他們以地中海為主題,在世人面前演出一場夢幻般的演出,透過衛星轉播,打響劇團知名度。之後的二○○五年日本愛知世界博覽會代表西班牙演出,及二○○七年世界自由車場地錦標賽開幕演出等,大型表演的創意源源不絕。二○○七年於高雄跨年晚會登場,更以一艘遠從西班牙航行而來的「世界之船」,成功營造魔幻的視覺奇觀,驚豔全場。而由於他們的表演日益受到世界矚目,國際知名企業如SWATCH、百事可樂、微軟、賓士等皆相繼邀請其合作廣告,甚至電影《香水》也邀請他們擔任經典畫面的視覺設計與指導。從這些創作看來,人們實在難以將拉夫拉前衛劇團歸入某個類別,因為他們本身就是自成體系的一個特殊類別。

音樂在拉夫拉前衛劇團的表演中,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藝術總監Miki Espuma曾說過:「在我們早期的作品當中,我們跳過語言,直接挑動觀眾的內在情感。在此時,音樂是作為一種壓倒性的工具。另一方面,我們其實是在尋求一種總體藝術,一種能涵括所有感官的總體劇場(total theatre)。」如此的觀念,讓劇團與華格納總體藝術的理想相連結,開始對嚴肅的歌劇殿堂展開另類的詮釋。從一九九六年演出西班牙作曲家法雅(Manuel de Falla)的《亞特蘭提斯》La Atlàntida之後,包括德布西、白遼士、莫札特等作品,皆是他們發揮創意的劇目。

近年來,劇團的創作更為豐沛——在理查.史特勞斯《艾蕾克特拉》復仇與血腥的歌劇中,劇團將主角放在巨大人偶的心臟位置歌唱,最後人偶肩上像光芒發射一般的符號猛烈燃燒,充滿視覺震撼。浦契尼的《杜蘭朵》裡,不僅有類似千手千眼等東方元素,舞台還在一瞬間變成夜店。在紅色的色溫籠罩下,招牌燈忽明忽暗,一旁還有花式溜冰與街舞穿插,令人拍案叫絕!連匈牙利作曲家李格悌(György Ligeti)堪稱廿世紀當代音樂中最怪誕、也最難演繹的歌劇之一《恐怖的末日》Le grand macabre,都能夠以大型骷髏人偶加上投影,表現出種種瘋狂、歇斯底里的氛圍。而去年來台演出的《布蘭詩歌》翻轉版,則有驚人的影像、特效及機械裝置,其大型紗幕環繞著樂團,隨著歌詞意境投射出神奇不可思議的世界。

廿一世紀《指環》的指標

「由拉夫拉前衛劇團演出的華格納作品《萊茵黃金》及《女武神》,為我們指明了未來音樂類劇場的發展道路。」德國《時代週報》對拉夫拉的讚賞,明確點出了劇團脫穎而出並且求新求變的野心。《萊茵黃金》是華格納《指環》四部曲中的「序夜」,扮演後續三齣歌劇的「前言」角色。故事取材自日耳曼古老神話史詩,講述侏儒阿伯利希對萊茵女兒求愛不成,憤而盜取萊茵河底黃金,打造象徵無限權力的指環。這時瓦哈拉神殿上,巨人兄弟要脅眾神之長佛旦交出美之女神富萊雅,當作建造神殿的報酬。佛旦在不得已下,只得到尼貝龍根族的地底之國,用計奪走黃金與指環,並且換回富萊雅。不甘心的侏儒於是下咒說「擁有指環的人必遭不幸」,果然巨人立即在爭奪中遭遇不測。最後在壯大的樂聲中,諸神走上彩虹橋,進入瓦哈拉城。河中傳來萊茵少女悲泣的歌聲,預示著諸神即將沒落的命運。

西班牙拉夫拉前衛劇團與瓦倫西亞蘇菲亞皇后劇院聯手打造的《萊茵黃金》,令全球歌劇迷為之懾服。導演卡盧斯.帕德利薩(Carlus Padrissa )運用特有的「拉夫拉語言」,結合影像、科技、特技,全然實踐華格納總體藝術的夢想。舞台與服裝乾淨、冷冽,十足的工業風,科幻又有太空的未來感。機械裝置與角色風格搭配絕佳,例如巨人兄弟以大型機器人展現出巨大體型,神聖的佛旦則站在升降自如的機械手臂上大展身手,而狡猾的火神則手握電動滑板車,快速穿梭在眾人之間到處獻計。

燈光的運用也是一絕,利用鮮明的紅、黃、藍,來區分出舞台上的角色。例如豔紅的火神、藍色的巨人、金色的萊茵女神等等。而偌大的3D動畫螢幕背景,創造出奇異詭譎的視覺效果,和前景配合得天衣無縫。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是雷神在高聳的升降梯上,以斧頭往螢幕方向一劈,飛出千百片破裂的金色碎片,著實讓觀眾嘆為觀止。尤其在結尾的場景,高空懸吊的演員們相互牽手編織成中空人網,打開迎接佛旦帶領的諸神進入神殿後,又慢慢密合起來,這些驚人的特技與寓意,無疑讓製作成為廿一世紀《指環》的指標。

作為臺中國家歌劇院開幕季超級鉅獻,拉夫拉《萊茵黃金》的製作將來台搬演。除了原有團隊外,更有國內知名歌手林玲慧、洪宜德、葉展毓與石易巧的參與。樂團則將由指揮呂紹嘉率領國家交響樂團演出,讓這齣前衛的製作,揉合了屬於台灣的聲音。與其說他們打破各種藩籬,不如說是打破舊有想像,運用了更多屬於這個時代的感官、刺激為藝術。猛爆的創作力所實踐的「總體藝術」理念,不僅是作為觀眾的我們,或許連華格納本人,都想像不到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