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 疫後解封,樂聲回暖—2021-2022國際樂季掃瞄

亞洲 且戰且走,滾動中持續發聲

梵志登指揮香港管弦樂團演出。 (Ka Lam 攝 香港管弦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面對變幻莫測的疫情,亞洲各樂團多半採取且戰且走策略,或是採保守操作,僅公布近期音樂會訊息,或雖大膽公布了整年樂季,也時不時隨情勢變動調整。因應國際音樂家到訪的高難度,則增加了本地音樂家的邀請演出,讓年輕一輩上台當主角。線上表演與互動當然也是樂團關注焦點。面對疫情下的「新日常」,如何洞燭先機,將成為樂團下一波的挑戰與機會……

疫情當下,亞洲樂團的日常早已變調,新樂季何時公布,要怎麼公布,要如何隨現況滾動,考驗著各大樂團處理變通的能力。超現實的現況,反應在香港管弦樂團(簡稱港樂)音樂總監梵志登在新樂季手冊中說的這席話:「我和樂團於2020 年1 月23 日完成演出後,萬萬沒想過要經歷如此漫長的時間,才能在舞台再聚。」

疫情警戒中  樂季節目且戰且走

港樂9月3日順利完成開季音樂會,但新樂季採保守操作,只敢公布至12月的場次,因為病毒不可控,明日的音樂會能不能順利舉辦,沒人說得準。果不其然,9月24日的國慶音樂會,首席客席指揮余隆、小提琴家寧峰及鋼琴家王雅倫,因香港入境及檢疫收緊,無法如期赴港,港樂趕緊換上駐團指揮廖國敏和華裔小提琴家周穎,音樂會名稱也從「國慶音樂會:寧峰的梁祝」改成「國慶音樂會:廖國敏|梁祝」。

港樂面對的狀況絕非特例,此時各大樂團也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往往最「保守」的樂團,也是「膽量」最大的樂團。話說,日本NHK交響樂團6月就按表公布了全新樂季,上海交響樂團和澳門樂團緊跟在後於7月底公布,以上維持過往公布節奏,展現不畏疫情的樂團,最終還是只能面對現實。

澳門樂團和鄰近的港樂,開幕季音樂會只差兩天,但一憂一喜。9月5日「澳門樂團2021-22樂季開幕音樂會—寧峰的布拉姆斯」因配合政府疫情防控工作,只能取消並辦理退票。至於NHK交響樂團,運氣好一點,雖未全然取消,但也得面對梅花朵朵開,因應疫情警戒,9月12日之前的音樂會只准銷售半數票券。

9月4日成功滿席開季的上海交響樂團,新樂季推出高達47套節目,樂觀中,下半樂季可見國外音樂家面孔,像是指揮杜特華、艾森巴赫、小提琴家卡瓦科斯等,至於能否照表操課明年再說吧!相形之下,新加坡交響樂團如履薄冰,採取最謹慎的態度,樂季步步為營,目前對外公布的場次只到10月底。近年頗受注目的首爾愛樂,目前由芬蘭指揮凡斯卡擔任音樂總監,樂季也且戰且走至12月。

上海交響樂團樂季手冊封面。 (上海交響樂團 提供)

本土、自家與線上演出  隨時待命

這波日常的變異,也逐漸延展出新的日常,「本土」音樂家的邀請增加,年輕世代的機會增多,同時大家開始認真思考數位工具和網路媒介的使用。翻開港樂的樂季手冊,行銷香港音樂家為樂季亮點之一,包括現任皇家蘇格蘭國家樂團首席客席指揮的陳以琳、鋼琴家余沛霖等。上海交響樂團在新聞稿中也強調新樂季目光聚焦在中國年輕音樂力量的挖掘和推出,左章、陸軼文、孫一凡、王雅倫等80後到00後的青年音樂家將成為舞台上的絕對主角。

音樂總監由國外指揮擔任的樂團,此時駐團或在地指揮顯得更為重要。新加坡交響樂團音樂總監Hans Graf,2020年7月到任即面對疫情,新樂季數場音樂會由新加坡指揮陳康明執掌。港樂音樂總監梵志登和駐團指揮廖國敏,也得隨時補位。出身澳門的台灣女婿廖國敏,疫情期間在兩岸三地邀約不斷。上海交響樂團和澳門樂團的音樂總監余隆、呂嘉好在是「自家人」,行程調控相對方便許多。

面對全球樂團相繼將觸角延伸至網路空間,新加坡交響樂團8月底的國慶音樂會透過當地票務系統SISTIC,直接走線上售票觀賞,票價最少台幣100元至多1000元,由於網上沒有座位前後的落差,觀眾可採樂捐方式自由選擇票價支持樂團。此外,觀眾可在官網上,回味過往樂團的精采演出,或是進入spotify聆聽樂團的錄音。港樂團員則使出渾身解數,在網上推出各式影片,「港玩.港樂」以「音樂 X 食物」為題,以樂領軍品嘗「美食天堂」。持續推出的「與首席約會」系列,音樂家輪番上陣分享喜愛的樂曲。上海交響樂團從去年開始就推出多場「數位音樂廳」,虛擬空間隨時待命。

澳門樂團樂季手冊封面。 (澳門樂團 提供)

洞燭先機  迎向下一波的挑戰與機會

大環境的不可測,自然打亂樂季前進的步伐,但整體的重點或策畫概念,總不能一開始就自行失去方向。港樂開幕音樂會選擇向貝多芬致敬,送上貝多芬第7號交響曲、小提琴協奏曲,以及香港作曲家姚恩豪的新作《老貝》。NHK交響樂團標榜疫後名家齊聚,指揮賈維、布隆斯泰特、路易西、艾森巴赫、亞諾斯基(Marek Janowski),鋼琴家列維特(Igor Levit)、單簧管演奏家奧登薩默全在名單上,若真能順利閃躲疫情,的確很有看頭。

澳門樂團向布拉姆斯致敬,安排作曲家的交響曲、鋼琴及小提琴協奏曲。另外,適逢2021 年是馬勒《大地之歌》首演110 周年,11月樂團邀請上海愛樂赴澳門聯演。以唐詩為創作元素的《大地之歌》,也成為上海交響樂團的開幕主打,葉小綱和馬勒的《大地之歌》同場對話,其後,駐團作曲家周天,也將發表以宋詞為靈感,以交響曲式寫成的《宋詞.音詩》。

在亞洲各大樂團朝向2021╱2022邁進的此時,幾項重點人事值得關注:馬勒指揮大賽首獎得主、新加坡指揮黃佳俊,受日本愛樂管絃樂團之邀,接替指揮名家尼姆.賈維(Neeme Jarvi)擔任首席客席指揮。2000年初期,經常造訪台灣的中國指揮李心草,1999年起服務於中國交響樂團,今年半百的他,8月正式接任中國交響樂團團長。

由於各大樂團不是有政府支持,就是有實質的董事會撐腰,因此尚未面臨生存之戰,但如果因疫情所形成的「新日常」,最終成為了「常態」,樂團面對環境的態度終須改變,包括樂季時間結構和框架的調整,「數位音樂廳」的建構與運作,國際音樂家交流和巡演概念的轉型。當外籍音樂總監不在家時,樂團如何開創或保有藝術風格,當隔離時而發生時,團員又如何維持演奏水準,和觀眾的關係又要如何經營。因此,能否洞悉未來,將成為樂團下一波的挑戰與機會。

首爾愛樂官網首頁。 (截自首爾愛樂官網)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15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