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饗天開

什麼時候該「乎伊去」?

你曾突然聽到一首歌,然後就忘情地開始唱,也許手還會握拳靠近嘴,以為自己正拿著麥克風嗎?忘掉一切,讓音樂帶著走的感覺很神奇,無論是跳起舞、在空中假裝打鼓,或是唱起歌來。這樣是不是和《冰雪奇緣》的主題曲〈Let It Go〉一樣~「乎伊去」?問題是,你不可能隨時隨地這樣做,那會看起來和瘋子沒兩樣。

by 范德騰 | 2016-09-01
第285期 /2016年09月號

你曾突然聽到一首歌,然後就忘情地開始唱,也許手還會握拳靠近嘴,以為自己正拿著麥克風嗎?忘掉一切,讓音樂帶著走的感覺很神奇,無論是跳起舞、在空中假裝打鼓,或是唱起歌來。這樣是不是和《冰雪奇緣》的主題曲〈Let It Go〉一樣~「乎伊去」?問題是,你不可能隨時隨地這樣做,那會看起來和瘋子沒兩樣。

有本給小孩的英文書,書名叫做《別和公車司機聊天》,因為司機分心去和乘客聊天時,可能會出很多差錯。這是一本有趣的書,教的是所謂的「適當行為」。雖然友善地和人交談是個好的行為,但公車司機需要專心工作,所以還是別干擾他。生活中充滿了類似的狀況,有時可以很有趣,但有不同想法的人會覺得這樣很惱人。

想宣洩情感  也要看時機

小時候,我們家人會去教會,聚會中,有時會眾要起立唱歌,有時要安靜聆聽牧師佈道。國中時,有個星期六我在朋友家過夜,隔天和他們一家去他們的教會。當牧師佈道時,離我不遠的一個人突然大叫:「阿門!」我用眼神問了我朋友:「他瘋了嗎?」但他只是繼續看著牧師,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又有別人突然站起來,高舉雙手並大聲呼喊:「感謝主!」我用著好奇心已經炸開的眼神看著我朋友:「這到底是怎回事?」但他只是對著我笑了笑。我不解的是,似乎沒人認為這不對勁。在接下來的廿分鐘,我驚訝地看著這些奇怪的人,在牧師講道時大聲地回應著。在回家的車上,朋友的媽媽向我解釋,在他們教會,人們被鼓勵可以宣洩自己對上帝的感受,這樣做可以讓神的靈貫穿在他們之間。

你曾突然聽到一首歌,然後就忘情地開始唱,也許手還會握拳靠近嘴,以為自己正拿著麥克風嗎?忘掉一切,讓音樂帶著走的感覺很神奇,無論是跳起舞、在空中假裝打鼓,或是唱起歌來。這樣是不是和《冰雪奇緣》的主題曲〈Let It Go〉一樣~「乎伊去」?問題是,你不可能隨時隨地這樣做,那會看起來和瘋子沒兩樣。如果你在便利商店裡等著付錢,店裡突然播放你最愛的歌曲,結果你拿起一旁的飲料瓶當麥克風又唱又跳,我想,你四周的人應該會立刻閃遠。大多的人都知道,這時,輕聲跟著哼唱會比較合適。

除非是專家  否則請安靜

在演唱會中,歌手會吆喝聽眾一起唱、一起拍手,但古典音樂會裡,不會鼓勵聽眾這樣做。當樂曲在演奏當中,有人站起來並且拍手叫好時,一定會被請出場外。在一場正式的古典音樂會中,會有明確的鼓掌時機,也會禁止聽眾發出聲響。在寧靜的當下,一絲絲的聲響,都會惹人厭。舉例來說,當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開始演奏時,糖果紙被打開的聲響,就會變得無比的響亮。作為一個小孩,最難忍受的就是協奏曲中那個又臭又長的慢板樂章,如果這時聽到糖果紙被撕開的聲音,每個人都會四處張望,想找出兇手。但你們永遠也抓不到我偷吃糖果!因為,我是這方面的專家,我總是會等對的時機。如果有重複的響亮和弦,我會跟著拍點打開糖果紙,以此消滅雜音。如果沒人聽到奇怪聲響,我都會為自己感到驕傲。

最近在幫一場比賽當評審時,坐我身旁的老師一直對台上的演出有很大的反應。首先,她敲著手上的筆,好像在上課一般,希望學生可以彈快一點,希望可以控制學生的速度。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地惱人,因為那干擾了我去欣賞一個年輕人的表演。我轉頭看另一邊的評審,但她忙著寫評語。過了一會兒,換另一個學生上台,這位敲筆老師居然大聲地開始跟著旋律哼唱。她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她綁架了音樂,雖然不像敲筆那麼令人抓狂,但她不覺得旁邊的人會聽到她在唱嗎?我再次看了另一邊的老師一眼,這次,她終於發現那位顧人怨老師,並用眼神問我:「她有病嗎?」我只好盡我的可能用眼睛回答她:「『乎伊去』啦!」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