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温隆信
作曲家温隆信(鄭達敬 攝)
焦點專題 Focus 有植物的時光 作曲家 温隆信

從植物音源 到花語的大地交響

美麗的玫瑰花與百合花,華麗誘人的外表下,聲音非常地嘶啞、難聽;外表很驢、有刺的仙人掌,聲音卻非常甜美好聽;外表害羞的含羞草,脾氣很大……從小幫忙農務的旅美作曲家温隆信,對植物有一份特殊的情感,也驅使他在因緣際會下,參與了植物聲音的研究計畫。近期受疫情影響閉關在家七個月,温隆信用心觀察植物,發展出新作品《大地之歌》,每個章節都是以植物為題,借物發聲,也為世人祈福。

文字|賴家鑫
攝影|鄭達敬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美麗的玫瑰花與百合花,華麗誘人的外表下,聲音非常地嘶啞、難聽;外表很驢、有刺的仙人掌,聲音卻非常甜美好聽;外表害羞的含羞草,脾氣很大……從小幫忙農務的旅美作曲家温隆信,對植物有一份特殊的情感,也驅使他在因緣際會下,參與了植物聲音的研究計畫。近期受疫情影響閉關在家七個月,温隆信用心觀察植物,發展出新作品《大地之歌》,每個章節都是以植物為題,借物發聲,也為世人祈福。

二○二○下半年,全球仍遭受著疫情的肆虐,表演藝術活動呈現停滯的狀況,台灣的表演藝術卻展現蓬勃的活力,一來台灣受疫情的影響較小,二來許多旅外的音樂家與音樂學生紛紛回到台灣,有些是因為國外疫情嚴重回來,有些則是受到國內表演藝術單位的邀請,回台演出,或是因委託創作作品即將發表而回到家鄉。活躍於國際樂壇的旅美作曲家温隆信,不畏疫情回到台灣,為籌辦年底臺北東區爵士音樂節及發表新作《大地之歌》,此曲是疫情期間,在美國橙郡家中院子與植物共處七個月的觀察,每個章節都是以植物為題,借物發聲,希冀以此曲為人類祈福,期盼人類經過這場災難後,能敬畏大自然。

尋找植物的生命語言  挖掘大自然的奧秘

《大地之歌》雖以植物為內容,爵士樂四重奏加上人聲編制的作品,但温隆信的構想是加上人聲的大型管絃樂團編制,長度達六十分鐘。他在此曲運用了植物的生命之聲,植物音波所發出的聲音來創作,這是他早年與日本一群植物專家、電子及電腦工程師實驗的結果。

温隆信說:「一九八○年代,日本沖繩作曲家上地昇問我要不要加入團隊,實驗植物的聲音,尋找植物的音源,採取植物的音波與音色,我立即答應。當時選在沖繩,是因為沖繩的植物最為豐富,團隊除了我跟上地昇兩位作曲家,還有植物病理學家、植物遺傳學家、生化科技、電子、電腦工程師等各領域專家,想要找到植物的語言。」

這樣的實驗,當年未有論文發表,可能未有人做過,非常前衛。但充滿好奇心與喜愛大自然的這群人,在沒有贊助的情況下自行出資開啟實驗,温隆信回憶:「我們一個人出資卅萬台幣,共六百多萬,就開始研究。當時我們將植物裝上線路,透過電流與音波,透過電腦CPU,再裝上音箱,發現植物的聲音,而且在不同的情形下,植物會發出不同的聲音,如光合作用、晚上的時候等都不一樣。我們發現這個結果之後也發表了論文,但是要申請專利時,卻遇到政府的拒絕,因為沒有人相信。我也曾回台灣找國科會援助,但是國科會以無前例不知如何處理而拒絕。最後團隊因為資金不足解散,至今我還留有樣本,今日許多實驗與書籍,都證明了我們的研究成果。」

温隆信的團隊當時發現美麗的玫瑰花與百合花,華麗誘人的外表下,聲音非常地嘶啞、難聽;外表很驢、有刺的仙人掌,聲音卻非常甜美好聽;外表害羞的含羞草,脾氣很大,所以實驗結果是發現外表美麗、楚楚動人的植物,聲音愈醜,外表不起眼的,聲音愈美。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