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導演卡斯多夫的沙文言論,引爆許多藝術家對劇場界工作機會性別失衡的抗議聲浪。
知名導演卡斯多夫的沙文言論,引爆許多藝術家對劇場界工作機會性別失衡的抗議聲浪。(AP 提供)
柏林

名導卡斯多夫沙文言論 引燃劇場界反對性別失衡風暴

前人民劇院總監、德國知名導演卡斯多夫六月底在受訪時表示,如果女性夠優秀,他不反對讓她執導作品,但「但我並沒有見過太多」。此一言論引爆劇場工作者的抗議聲浪,事實上,男女機會不均等的問題早就是德國劇場界的沉痾,因為長期的性別失衡,讓女性創作者出線的機會有限,自然不容易「被看見」。劇作家史蒂萊克在《世界報》上發表公開信答辯卡斯多夫的言論,接下來也有超過七百位藝術家與劇場工作者聯署史蒂萊克的聲明。

by 鄭安齊 | 2018-08-01
第308期 /2018年08月號

前人民劇院總監、德國知名導演卡斯多夫六月底在受訪時表示,如果女性夠優秀,他不反對讓她執導作品,但「但我並沒有見過太多」。此一言論引爆劇場工作者的抗議聲浪,事實上,男女機會不均等的問題早就是德國劇場界的沉痾,因為長期的性別失衡,讓女性創作者出線的機會有限,自然不容易「被看見」。劇作家史蒂萊克在《世界報》上發表公開信答辯卡斯多夫的言論,接下來也有超過七百位藝術家與劇場工作者聯署史蒂萊克的聲明。

六月底,前任人民劇院總監卡斯多夫(Frank Castorf)接受《南德日報》專訪。劇場領域舉足輕重的記者、劇評人朵賽兒(Christine Dössel)向他提問,何以在他任職總監期間,僅有極少數的女性導演在人民劇院導戲?卡斯多夫以足球做比喻,他說:「我們有女子足球世界盃和男子足球世界盃,而兩者之間的比賽品質即有很大差異。」接著他又表示,自己非常仰慕碧娜.鮑許。

「如果一位女性(執導的水準)更好,那我並不反對(讓她執導)。但我並沒有見過太多(好的女性劇場導演)。」卡斯多夫這麼說。

這篇訪談在六月廿八日發表後,隨即在德國劇場領域掀起風暴。特別是當影視領域中“ Me too”和“ Time’s up”運動方興未艾之際,卡斯多夫的言論更加引人議論。

女性劇場工作者說「我們受夠了!」

劇作家史蒂萊克(Felizitas Stilleke)率先在《世界報》Die Welt上發出公開信,針對卡斯多夫訪問中的話語進行答辯,特別是將生理差異與社會結構性歧視混淆在一起的部分。她認為,正是這樣的歧視,使得許多女性無法擁有比肩男性的職業生涯。

信末,史蒂萊克強調:「我們大聲宣告:我們無所畏懼,並且能夠歌唱。」以此表達女性劇場工作者,在面對劇場陳舊權力體系時之不亢不卑姿態。各界藝術家也紛紛支持聯署這項聲明,聯名數量一下就超過了七百多人。對此,史蒂萊克也樂見相關議題開始醞釀、運作。

連署名單中不乏劇場大咖,像是「She She Pop」的伊莉雅.帕帕特奧多盧(Ilia Papatheodorou)。她對《德國之聲》表示,卡斯多夫所呈現的是讓女性劇場工作者(特別是年輕世代)喪志的姿態。這種姿態,也讓整個社會的共識,再次質疑了長久以來人們所希望達到的,社會上各領域的男女平權。

性別結構長期失衡

卡斯多夫粗魯沙文的言論,使他成為眾矢之的,然而男女機會不均等的問題,早就是德國劇場界的沉痾。二○一六年,德國文化參議會(Deutscher Kulturrat)在多年研究後發表了報告《文化與媒體領域中的女性》Frauen in Kultur und Medien,以廿年(1994-2014)為區間,探問性別結構性失衡的問題,並據此提出改良方案。

劇場領域的數據使人吃驚。78%的劇院總監職位由男性占據,大劇院中的戲有78%由男性導演執導,同時這些劇作又有75%由男性劇作家所撰寫。反倒是提詞員這類辛苦又低收入的工作,長期以來女性的比例皆在80%以上。

柏林的「戲劇盛會」(Theatertreffen)是德國劇場界大事,受邀的製作無不受到莫大關注。訪問了卡斯多夫的劇評人朵賽兒對戲劇盛會分析後發現,自創設以來邀請的兩百卅位導演中,僅有廿八位女性,去年更單只有克勞蒂亞.鮑爾(Claudia Bauer)一位。

卡斯多夫認為優秀的女性劇場藝術家不多,其實只是倒果為因。優秀的女性劇作家、導演與演員不是不存在,但毫無取得重要展演機會與資源的狀況下(譬如人民劇院在卡斯多夫在位時的狀況),就也難被看見。

團結起來一起爭權利

隨《文化與媒體領域中的女性》調查報告的發表,聯邦文化與媒體國務委員格呂特斯(Monika Grütters)也與文化參議會合作,於總理府與國會舉辦數次「文化與媒體領域中的女性圓桌會議」。各種民間團體也串連起來,如「挺舞台額度」(ProQuote-Bühne)這個團體就訴求劇場工作環境中,男女比例與工作條件的均等。

藝術領域內的平等,往往就如「She She Pop」的伊莉雅所說,也和整體社會的平等息息相關。不管是不是劇場藝術從業者,團結是最為基本的要件——在這間「社會大劇院」裡,沒有人真的只是觀眾。

作者按:德語劇場領域中所致力爭取的「女性」權益,在當前脈絡下,除生理性別女性者外,跨性別者與有色族裔的女性也包含在內,一同爭取權益也共享抗爭成果。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