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一) Focus | 告別2020的幾種方式/表演跨年

告別庚子年 與表演一起甩開陰霾

落語師戴開成將演出《寶船浮世》,送走災厄迎向新年。 (鄰人製作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這變化迭起、災厄連連的一年,讓人特別感到與「世界末日」是如此地接近,人們透過封鎖與隔離,暫時守住生與死、陰性與陽性的距離,如常,成了奢望。在台灣的我們幸運地走進世界少有的「後疫情時代」,表演可以繼續,在這個美好的泡泡裡,讓我們走進劇場,透過跨年演出,送走災厄、沉澱反思,也把手同歡,迎接並期盼未來的平安……

2021賀歲系列《戴開成落語:寶船浮世》

2020/12/31  20:00

2021/1/1  20:00

2021/1/2  15:0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3102多功能廳

INFO  02-88669600

 

NSO 美聲系列 歲末音樂會「北國鐘聲」

2020/12/31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2020歲末音樂會「今夜歌劇院很搖擺」

2020/12/31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4-22511777

 

《XXX仲夏夜之夢XXX春夢無痕跨年趴》

2020/12/25~27  19:45

2020/12/30~2021/1/3  19:45

西門紅樓二樓劇場

INFO  02-28924861

傳說中,逢「庚子年」便重災不斷。

打開維基百科的「庚子」條目,從西元前兩百多年的東周記錄起,是秦趙長平之戰;在以六十年為單位的計數下,近百年的是一八四○年的鴉片戰爭、一九○○年的八國聯軍侵華、一九六○年的大饑荒,接下來是二○二○年、也就是今年的武漢肺炎——其影響不止於中國,更禍延世界;既威脅人類生命,也撼動全球經濟、政治與文化等局勢。過去,常有諸多特異人士提出「世界末日預言」,往往會遭遇時間的打臉;但,僅有少數人真想在有生之年離世界末日這麼接近。封鎖與隔離,算是暫時守住生與死、陰性與陽性的距離。這一年,活著的人才感受到——如常,竟成為最奢侈的願望。

在這一年即將結束的時刻,我們當然希冀能夠再次駁斥所謂的「末日」,讓「庚子年」是個無稽之談。回頭來想,這些傳言無非是想替這一年的災禍連連、風波不斷找到解釋;同時,也寄託當下的「禍」能迎來相伴的「福」,在隔年真正抵達。好在,下半年的台灣走進世界少有的「後疫情時代」,像是全球巡演的《歌劇魅影》僅存台灣場次、國內旅遊潮爆發、各種藝術節開始陸續辦理等。早期的劇場常有祭儀作用,於是這個時刻的歲末演出,能否成為送走災難的最佳力量呢?

在造夢的落語師夢裡 迎接「初夢」的幸福

「初夢」一詞源於日語及其文化,指的是新年做的第一個夢,可以預兆做夢的人未來一年的運勢,而夢到「富士山」、「鷹」與「茄子」這幾樣東西,就是吉利的象徵。日本動畫常描述到新年習俗活動,而《我們這一家》中就有一集提到,花媽因過於在意過年前累積的垃圾未丟,導致初夢夢到了垃圾而懊惱不已,最後雖是虛驚一場,也表現出日本人對初夢的在意。

因此,臺灣戲曲中心今年的最後一檔演出《戴開成落語:寶船浮世》,是以「初夢」為概念、「落語」為形式,取材日本從室町時代起的傳說——人們將「永き世の遠(とお)の眠(ねむ)りの皆目覚め 波乗り船の音の良きかな」這樣的回文寫在《七福神乘船圖》上再入眠;就算作惡夢,第二天早上只要將畫放在河上順水漂走,就會讓噩夢與厄運一同被帶走。因此,「鄰人製作」以此打造七福神「寶船」意象,運用三段落語故事,要將鼠年的瘟疫送走。

擔任本次導演與劇本統籌的李憶銖說:「我們選的段子就是個送災的過程。」她認為,因為多數事情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變化的,就像今年,不管是疾病、政局動盪其實都經過長久埋伏,然後爆發;換言之,任何東西要轉變都需要時間,如這次選的段子就有提到人的慣性。她用「酗酒」為比喻(此時,所有人都笑了,因為我們正在小酒館裡陸續點起酒),我們要醉醺醺去面對事情,還是得清醒過來呢?她天馬行空地說,酒醉的狀態就像在夢裡,要清醒過來是困難的,於是想在劇裡打造出一個夢境——也就是,落語若是一種造夢或是帶人入夢的藝術,那麼「落語師的夢又是什麼樣子呢?」李憶銖笑得燦爛,好像找到了某種幸福,能夠這一刻告訴所有人,而這是她想造的「初夢」。

「今夜歌劇院很搖擺」由爵士小號演奏家魏廣晧(右)領軍國內外頂尖爵士樂手上陣,今年的金曲歌后魏如萱(左)也一起參演。 (臺中國家歌劇院 提供)

鄰人製作再次合作 從無形到有形的多重層次

本次演出的主角戴開成,是台灣唯一的落語師,來自天津,在日本長大,後來到台灣生活。生命過程裡的移動與飄盪,帶給他的似乎是對傳統藝術的自由度,彷若他多穿著日本傳統服飾在台北街頭走著,矛盾卻又不衝突。在日本,落語有不同派別,既是傳承也是規範;而在台灣的戴開成相對沒有束縛,於是他既與不是落語圈的同伴合作,也更想騎著小50去環島表演,吃吃喝喝、文化採集,然後挑戰古典。他認為,落語這種說書的結構可以使用任何語言,也會因為不同地域的特質而長出東西來,如他現在所在的台灣——他所在意的是:「這個地域的動能,能否用落語的形式表達?」

這也表現在鄰人製作前作《盲劍客─見/不見之間》(2019)的跨界媒合,包含李憶銖、戴開成與布袋戲演師郭建甫,除有形式上的多重混合,亦通過盲人的表演,在日式、狹窄的房舍間,開放了我們作為明人所無法感受到的感知模式,挑戰習以為常的感官認知。到了《戴開成落語:寶船浮世》,則是以落語為主體。其實這挑戰了戴開成過去落語演出的形式,例如:之前的作品往往是落語作為其中一種元素加入跨界演出,其他還有二胡、月琴、電音等,而以落語為主key是比較少的。此外,這次的劇場舞台也遠比傳統落語演出大上許多,因此李憶銖也將逆其道而行,改變落語演出本來的「聚焦」為「散焦」,想強調的是一種「夢幻感」。

於是,《戴開成落語:寶船浮世》便能夠跨越無形(樂師)到平面(繪師)再到立體(偶師),在不同元素共時性的發生過程間,讓落語能被多重層次所折射,化作一座寶船,引領我們在夢裡跨越災禍苦難;醒來後,就將抵達全新的一年。

或反思或歡樂 用音樂說再見的兩種心情

寒風吹起、大地變裝,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心願,也有說再見的心情。伴隨著這段重要關鍵,身邊要響起什麼樣的音樂?當然要自己選擇!

教堂鐘聲,對許多文化來說是無形,卻也是深刻的。不論是為婚禮的、葬禮的、慶典的,或者報時功能的,點點撞擊都織進了記憶片刻。鐘聲在俄國音樂作品中時常出現,拉赫瑪尼諾夫又特別為之心醉。《鐘》就是他取材自美國詩人愛倫坡的同名詩作創作而成。作曲家以人聲融入管絃樂團,從人的出生、成長、歷練最後歸於塵土的四個階段。樂曲中穿插的鐘聲,隱約暗示著人生的各種滋味。穆梭斯基則是對俄國歷史相當著迷,《鮑利斯.郭多諾夫》及《霍凡斯基之亂》兩部歌劇就是取材自俄國宮廷歷史,前者是暴君當政,後者是大臣勾心鬥角謀殺君王。難能可貴的是,劇中都能感受到作曲家將俄國鄉土的氣味、人民的苦難與悲泣寫進旋律中,當然,序曲、加冕、死亡的場景中,也能聽見鐘聲神來一筆的渲染。

即使在歐美的新年音樂會習慣以圓舞曲與樂迷同歡,但呂紹嘉從NSO音樂總監任內就一反常態,不演煙火或狂歡式的慶典曲目,反而以更深沉的內容與樂迷分享。今年推出的「北國鐘聲」也不例外,以鐘聲串起的樂曲一起倒數,追憶、反思更是回味無窮。

其實,新年音樂會不一定要聽古典,進歌劇院與爵士樂一起搖擺也是一個好選擇。「今夜歌劇院很搖擺」由爵士小號演奏家魏廣晧領軍國內外頂尖爵士樂手上陣,黃金組合星光閃閃,有「台灣鼓王」之稱的黃瑞豐是二○二○年金曲獎特別貢獻獎得主,歌迷暱稱「娃娃」的魏如萱則是今年的最佳國語女歌手。音樂會復刻「搖擺爵士年代」的風味,以經典的爵士樂曲搭配新科金曲歌后前衛又甜美的聲線,為今年的最後一夜妝點美好。

台南人劇團《XXX仲夏夜之夢XXX春夢無痕跨年趴》打造成人版的莎翁經典愛情喜劇,也回應當代的多元情慾和性別認同。 (鄭鼎 攝 台南人劇團 提供)

衝破情慾禁忌 莎劇經典大開腦洞

二○一九年五月十七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同性婚姻專法《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一年後的台灣,已有超過三千對同志伴侶登記結婚(統計至同婚合法化一周年前的今年四月,亦有兩百廿三對同志伴侶離婚)。今年十月,台北同志大遊行屆滿十八年,主題以「成人之美」雙關語表現,除針對十八歲公民權的與各世代的「年齡政治」議題訴求,也包含「多元發聲」、「認同支持」及「疾病平權」等四大倡議主軸。但是,看似多元、開放的環境,「情慾」(無關任何性別、性取向)仍是禁忌話題,不管是遊行過程對於「暴露」的各方爭議、從官方體制到家庭教育對性議題的保守都在在表現「性的壓抑」——我們也別忘了,在大法官釋憲、禁止同性結婚違憲之後的公投,已暴露這樣的抗拒。於是,在二○二○年即將結束的此刻,台南人劇團於西門紅樓打造《XXX仲夏夜之夢XXX春夢無痕跨年趴》就繼續挑戰這條禁忌的邊界。

從莎劇經典《仲夏夜之夢》取經/精,運用古典戲劇常用的陰錯陽差重解也重組人物間的關係,擺脫原劇場景,穿越到同志夜店,將男主角掰彎,並將各種情慾面貌,包含BDSM、暴露野裸、攻受不分等插入,進而打造成人版的莎翁經典愛情喜劇,也回應當代的多元情慾和性別認同。《XXX仲夏夜之夢XXX春夢無痕跨年趴》設計四面舞台,並設置遊蕩區,讓演員與觀眾有同歡的可能;並且,有酒暢飲,亦有變裝歌廳秀,呈現劇名的「跨年趴」效果,於微醺間開放想像疆界。如此獵奇的感官體驗,從目前已公布、由李育昇打造的服裝造型便已可見——這個歲末,將有關不住的情慾擾動。

何不沿線狂歡  告別庚子年

若告別庚子年的方法只有去台北101、參加跨年演唱會,似乎就跟不上這篇文章的腳步囉!

若你不願意待在北部,則有臺中歌劇院的「今夜歌劇院很搖擺」,隨爵士樂一起搖擺,以及台灣各地的跨年活動。在台北最精采的是,以捷運為路線,到「西門站」一號出口,前往西門紅樓,用《XXX仲夏夜之夢XXX春夢無痕跨年趴》解開情慾枷鎖,保證新的一年不再彆扭;(也是可以到酒吧喝杯酒啦!但你要成年才行。)改到淡水信義線,則可前往「芝山站」臺灣戲曲中心看《戴開成落語:寶船浮世》,在落語裡乘坐寶船消災解厄、迎新納福;沿線通往象山,能到「中正紀念堂站」,走出五號出口、到達國家音樂廳,在「北國鐘聲」裡享受音樂的洗滌;最後,還是可以去台北101看看最後一刻的煙火,作為二○二○年的收尾。

在大喊「爛透了的二○二○年」後,就讓我們一起沿線狂歡,衝破現有生活的框架吧!

指揮呂紹嘉在「北國鐘聲」音樂會中,以鐘聲串起的樂曲與樂迷一起倒數,追憶、反思更是回味無窮。 (王永年 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