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臺交首席客席指輝水藍
國臺交首席客席指輝水藍(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2019-2020新樂季搶先報/台灣篇—西樂

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文學底蘊經典交響 細膩處更見深度

二○一九/二○新樂季節目一推出,讓人看見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在經典與當代的曲目中積累演奏實力的企圖心,也看見樂團在社會音樂教育上所做的努力,天平兩端,終於有了平衡。國臺交新樂季節目分成兩大主軸:「文學經典」系列演出以莎翁名著、德國大文豪歌德劇作、詩歌等文學為本或靈感的音樂創作;「巨人之聲」系列則規劃演出貝多芬、白遼士、布魯克納、馬勒等偉大作曲家經典代表作。

by 王俞 | 2019-08-01
第320期 /2019年08月號

二○一九/二○新樂季節目一推出,讓人看見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在經典與當代的曲目中積累演奏實力的企圖心,也看見樂團在社會音樂教育上所做的努力,天平兩端,終於有了平衡。國臺交新樂季節目分成兩大主軸:「文學經典」系列演出以莎翁名著、德國大文豪歌德劇作、詩歌等文學為本或靈感的音樂創作;「巨人之聲」系列則規劃演出貝多芬、白遼士、布魯克納、馬勒等偉大作曲家經典代表作。

從單純演奏古典樂曲到現在成為傳遞音樂與文化的平台,交響樂團的當代社會責任不但愈重,也更形複雜。身為歷史最悠久的臺灣公設交響樂團,國立臺灣交響樂團(簡稱國臺交)在專業演奏提升與社會教育責任兩方面的努力,就像天平的兩端,不但要維持平衡,更要時時回應外界對於公設樂團的諸多期待。

國臺交在臺灣古典音樂的發展過程中,一直扮演著關鍵性角色。創團以來,邀請國內外優秀音樂家演出,開啟國人欣賞音樂風氣;經濟起飛之際,樂團致力扎根教育,近年樂團以國家級演奏團隊為定位,陸續有指揮簡文彬、水藍等擔任藝術顧問,提昇樂團演奏水準,也多次受邀赴亞洲、美洲等地巡演,躍上國際舞台,建立樂團品牌。二○一九/二○新樂季節目一推出,讓人看見了樂團在經典與當代的曲目中積累演奏實力的企圖心,也看見樂團在社會音樂教育上所做的努力,天平兩端,終於有了平衡。

文學經典  人聲交響

國臺交新樂季節目分成兩大主軸,「文學經典」系列演出以莎翁名著、德國大文豪歌德劇作、詩歌等文學為本或靈感的音樂創作;「巨人之聲」系列則規劃演出貝多芬、白遼士、布魯克納、馬勒等偉大作曲家經典代表作。由於正逢今年是法國作曲家白遼士逝世一百五十周年,國臺交將推出白遼士創作「浮士德的天譴」音樂會,作為新樂季的序幕重頭戲。

目前擔任國臺交首席客席指揮的水藍認為,白遼士取材自哥德文學巨著《浮士德》創作的《浮士德的天譴》,以交響樂團搭配合唱演出,充滿文學性與音樂性。水藍說,新時代的古典樂迷究竟喜歡什麼,他想了很久,最後決定以音樂加上詩歌或文學,作為新樂季主軸。水藍說,今年的節目一半以上跟文學與詩歌有關,或者是以文學改編為底,加入音樂;或者是音樂家們被文學作品啟發而創作,這都是很好的結合。

他也考量到,國臺交不是一個常態演歌劇的樂團,但身為一個職業樂團,不能自外於演奏歌劇能力的培養,但歌劇製作需要預算與檔期,環環相扣,缺一不可,平常則可透過這些音樂會的安排培養團員與人聲合作的能力,培養包括多媒體、道具、燈光等等舞台結合的能力,對於日後演出歌劇有很大的幫助。

東德指揮大師根特.赫比希(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提供)

「文學經典」系列  文學巨作入樂

「文學經典」系列將帶來哥德、莎士比亞等所帶給作曲家創作靈感的作品,以《浮士德》為題材的作品就有三部,除了開幕白遼士《浮士德的天譴》外,還有作曲家李斯特所寫的《浮士德交響曲》及當代美國作曲家傑弗里.戈登(Geoffrey Gordon)根據德國大文豪湯瑪斯.曼(Thomas Mann)晚年最重要的作品《浮士德博士》為靈感譜寫,首演於二○一四年的《大提琴協奏曲》。

講到文學創作靈感的泉源之一,就不能不提到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這次包括以莎士比亞名著《羅密歐與茱麗葉》、《仲夏夜之夢》、《暴風雨》為題材所創作之多部深受樂迷喜愛的管絃樂作品,也將一一上演。

馬勒的《大地之歌》也將再次出現在國臺交新樂季中,但樂團這次安排了中文版的馬勒《大地之歌》及當代作曲家葉小綱所寫的《大地之歌》,讓樂迷感受這個題材在中西不同文化的音樂家手上,如何開展成不同的氣象萬千。

這個系列中另一首特別的作品,則是美國天才指揮家兼作曲家伯恩斯坦據美國十三首詩作所譜寫,為六位聲樂家與管絃樂團而作的《詩樂集》Songfest,該作品原為美國獨立兩百周年委託創作,唯未能及時完成,延至一九七七年首演。

向恩師致敬  水藍演出伯恩斯坦不凡傑作

這部作品讓這個時代看見了伯恩斯坦的不凡。早在「多元文化主義」成為流行語之前,伯恩斯坦就已經清楚理解這個名詞對於美國政治、社會及文化的重要性,他取材Walt Whitman、Julia de Burgos、Langston Hughes、June Jordan、Gertrude Stein、E. E. Cummings等人的一系列詩作,探索愛情、社會及生活的樂趣和困頓。在樂曲形式上則走在當時的時代之前,在交響樂團之外加上了熾熱的拉丁、曖昧藍調、民歌與爵士樂,無論是取材或是結構上都雄心勃勃,至今已成伯恩斯坦最好的代表作之一。

這也是首席客席指揮水藍向他恩師伯恩斯坦的致敬。

水藍在檀格塢音樂節與伯恩斯坦有緊密合作,水藍說,因為伯恩斯坦太天才了,反而不太會用一般的方式「教」,「上課時他就是看我指揮,不太說話,但是他稍微指點一下,我就能感受到他想要的音樂性。」水藍說,伯恩斯坦不會教如何打拍子,「他傳遞的是音樂以及背後的想像力。」

在國人創作部分,也有與文學經典的結合。今年國臺交將演出旅美台臺灣作曲家陳士惠《菅芒花》及黃思瑜的《結》。其中陳士惠以黃春明的四首詩〈菅芒花〉、〈吃齋唸佛的老奶奶〉、〈龜山島〉與〈國峻不回來吃飯〉等入樂,全長十五分鐘,以大提琴與管絃樂為主,共四個樂章,今年也將正式錄音。黃思瑜《結》則是以鍾肇政《濁流三部曲》為靈感,在在扣合「文學經典」,透過文本與音符交融,展現屬於臺灣的聲音。

巨人之聲  樂團功力磅礡展現

「巨人之聲」也是國臺交新樂季的亮點。這個樂季「巨人之聲」系列共有七場,將演出貝多芬等音樂史上被譽為「巨人」的時代之作。明年是德國作曲家貝多芬兩百五十周年誕辰,國臺交在二○一九年歲末率先推出由水藍指揮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揭開貝多芬年慶賀之聲,之後將接連演出貝多芬第三、七、八號交響曲,以及第一號、第二號鋼琴協奏曲。

水藍來國臺交擔任藝術顧問的第一年,給的正是貝多芬樂曲的訓練,當時水藍的算盤是演奏貝多芬的樂曲「很難混」,一方面也可以擴大觀眾群,培養樂迷;現在重新再來,水藍更希望精益求精,樂團把這些樂曲吃進去,徹底消化,成為樂團信心之作,水藍也安排要以古樂器演奏,感受貝多芬時代的樂器演奏出來的樂音。除此之外,國臺交近幾個樂季逐一演出馬勒作品,在這個樂季演出《第六號交響曲》,也算完成馬勒九首交響曲的里程碑。

團長劉玄詠表示,新樂季將續邀維也納愛樂首席萊納.霍內克(Rainer Honeck)擔任駐團藝術家,透過室內樂的方式打磨團員細緻樂音;我國旅美鋼琴家陳毓襄也同樣以駐團藝術家身分與團員合作室內樂。樂團亦邀請包括大提琴家楊文信、吉他演奏家林家瑋、指揮莊東杰等享譽國際的音樂家返國,與國人一起分享他們在國際上創造的音樂驕傲。

客席音樂家名單亮麗  展現樂團的獨特之音

今年的音樂家名單也相當亮麗,台灣樂迷熟悉的根特.赫比希(Günther Herbig)將首度客席國臺交,迪華特(Edo De Waart)、多利安.威爾森(Dorian Wilson)等也將來擔任客席指揮。聲樂家史托汀(Christianne Stotijn)、福斯特-威廉斯(Andrew Foster-Williams)及歌手王典、黃莉錦、耿立等,今年台灣唯一在柴科夫斯基大賽晉級小號前四強的國臺交小號首席侯傳安,也將與其漢堡音樂院教授馬諦斯.霍夫(Matthias Höfs)師徒共演,令人期待。

水藍一直深信,一個交響樂團要有自己的聲音特質,才算得上成功,「就像柏林愛樂有自己的聲音,演同樣曲子跟芝加哥交響樂團或是維也納愛樂就是不同,國臺交要展現的是哪一種聲音特質,這很重要。」水藍期待這個與他情同家人的交響樂團長在台灣,也為台灣而演,展現屬於國臺交的獨特之音。

維也納愛樂首席萊納.霍內克(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提供)
旅美鋼琴家陳毓襄(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提供)
國臺交小號首席侯傳安(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