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呂紹嘉
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呂紹嘉(王永年 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2019-2020新樂季搶先報/台灣篇—西樂 國家交響樂團

多條脈絡齊行 畫出最美藍圖

二○一九╱二○樂季是NSO音樂總監呂紹嘉卸任前的最後一個樂季,是他對十年工作的總結,也是充滿離情的一季。翻開樂季手冊,可以發現節目的安排有多條脈絡同時進行,如為慶祝貝多芬的兩百五十歲安排了樂聖的多樣經典,也持續呈現呂紹嘉力推的巴爾托克與西貝流士等等。當然客席音樂家的明星級陣容也是不容小覷,樂團更一口氣邀了三位駐團藝術家,藉著不同背景的他們與樂團互動,期待帶給樂迷與眾不同的感受。

二○一九╱二○樂季是NSO音樂總監呂紹嘉卸任前的最後一個樂季,是他對十年工作的總結,也是充滿離情的一季。翻開樂季手冊,可以發現節目的安排有多條脈絡同時進行,如為慶祝貝多芬的兩百五十歲安排了樂聖的多樣經典,也持續呈現呂紹嘉力推的巴爾托克與西貝流士等等。當然客席音樂家的明星級陣容也是不容小覷,樂團更一口氣邀了三位駐團藝術家,藉著不同背景的他們與樂團互動,期待帶給樂迷與眾不同的感受。

當國家交響樂團(下稱NSO)音樂總監呂紹嘉宣告屆滿不再續任之後,慣於跟隨NSO成長的樂友們紛紛感到惋惜。回首二○一○年接任以來,呂紹嘉與團隊在舞台上從最精緻的音樂出發,舞台下輔以「沙龍音樂會」與「呂紹嘉時間」親自講解與示範。多管齊下讓愛樂者在音樂享受之外,更從一個時代或音樂動機素材建立網絡,兼具感性與知性的收穫。最後一個樂季,在眾人對音樂會格外珍惜的同時,也對二○一九╱二○樂季的設計充滿了好奇。

貝多芬領軍  眾經典也到齊

仔細研究本樂季,可發現有多條脈絡同時進行。二○二○年適逢樂聖貝多芬兩百五十周年誕辰,世界各地知名樂團皆為此大肆慶祝,當然NSO也不遑多讓,兩場整場的之外,更與其他樂曲搭配,安排了多首交響曲、協奏曲、室內樂、音樂會序曲及劇樂序曲等近乎貫穿整個樂季的貝多芬作品。最特別的是此次並非理所當然推出貝多芬第九交響曲《合唱》,而是與之齊名的《莊嚴彌撒》。相對於前者的普世價值,《莊嚴彌撒》的深度亦值得挖掘。呂紹嘉認為:「貝多芬的作品當然有陰暗的時刻,但卻是人性光明的象徵。音樂中內在要求的抗爭、意志力,以及音樂上的衝突對比、抑揚頓挫,對於樂團來說即使熟悉,演奏起來卻不容易。」如此強大的人本精神,讓音樂永垂不朽。

當然,節目還有柴科夫斯基、拉赫瑪尼諾夫、蕭斯塔可維奇、浦羅科菲夫,後浪漫德奧的華格納、馬勒、理查.史特勞斯;法國的德布西、拉威爾,北歐的西貝流士、尼爾森,匈牙利的巴爾托克,義大利的雷史碧基等樂團拿手的經典曲目。值得一提的是巴爾托克與西貝流士,都是近年來呂紹嘉推介的作曲家。他說:「我在他們的音樂中,找到『世界大同』。」在那世紀交替的時代,作曲家以民謠為底蘊,藉著西洋古典的精華與傳統揉合。那原始的動力永遠不退流行,「站在土地望向世界」形塑自我風格的作品,值得身在台灣這塊土地的我們借鏡。為此,呂紹嘉近年不僅首演諸多西貝流士的交響詩,本樂季更將推出他的遺世巨作第七號交響曲與交響詩《塔比歐拉》。而巴爾托克則是從演出全本《奇異的滿洲人》、上樂季歌劇《藍鬍子公爵的城堡》、多首協奏曲及名曲《為絃樂、鋼片琴與打擊樂的作品》,到本樂季的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還有全本舞劇《木偶王子》,作為這位作曲家作品的最終巡禮。

在卅年團慶之後,NSO已經不需以閃亮的焰火來吸引目光。跳脫行銷式的策略,樂團以穩健的步伐前進,在早年歷經全套交響曲洗禮及十年來的磨練之後,演出的質地才是現今的重點。馬勒的作品幾乎是每個交響樂團、每個樂季都會排定的節目,而今年NSO呈現馬勒的方式,可說是「有始有終」,亦即在樂季初與樂季末各排作曲家十八歲的第一部《悲歎之歌》與他五十一歲離世前的第九交響曲。從這之間可看出他的簽名標——極盡所能地在一首交響曲中描繪他的世界、他的完整藝術觀;但也能從中尋出他從樸拙、成熟到歷盡滄桑的歷程。有多少延續又有多少變化?引發後人思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