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幕後團隊的進擊─跨域攻勢大揭密╱幕後團隊的跨域工作法

大慕影藝:學習各自產業的優點,讓1加1大於2

林昱伶(左)與簡莉穎 (蔡詩凡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一位是在影視產業耕耘多年,以《做工的人》、《我們與惡的距離》引領潮流的戲劇製作人、投資者;一位則是台灣劇場的鬼才編劇,《新社員》、《服妖之鑑》等作更是話題不斷、票房保證。2020年,大慕影藝執行長林昱伶邀請簡莉穎加入大慕影藝擔任內容總監,並啟動「找樣造劇」計畫,透過影視與劇場的跨界合作,期望能培養更多說故事的好手,並創造能多元轉譯的IP作品,替兩個領域注入一股新的養分。

維持影視產業與劇場界的規則運行,是有局限的

2016年,耳東劇團《服妖之鑑》首次演出,在台下看完演出的林昱伶震驚不已,心想:「怎麼會有這樣的劇本?不知道這個編劇腦袋裡到底裝著什麼東西?」那是她第一次想認識編劇簡莉穎。後來在朋友的聚會中,終於有機會認識彼此,林昱伶也提出合作邀約,但簡莉穎那時在劇場界還有些未完成的工作,於是,又過了兩、三年,兩人才開始有了密切的合作。

「從戲迷變成小粒(指簡莉穎)的朋友後,我們會一起去看電影,參加電影節,彼此也有一些意見交換。」林昱伶說,剛開始那幾年,兩人就是朋友間的互動;而簡莉穎與大慕影藝的合作,是從她著手進行影集劇本撰寫開始,一邊撰寫劇本,一邊也替大慕影藝尋找有趣的創意。林昱伶用「雜食」來形容簡莉穎,說她不僅博學,也涉獵很多領域,希望能藉由簡莉穎廣泛的觸角,替大慕影藝挖掘出有故事發展性的案子。

簡莉穎則接口說道,前期的合作偏向顧問性質,替大慕影藝開發案子。「那段時間我覺得像是在學習或是練功,我開始了解影視產業的樣貌,對於開案子的過程、影視市場的評估、預算投資規模等等,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簡莉穎提到,這樣的合作過程也像是進行了一場影視內容總監的職前訓練。

但若要說到雙方的正式合作,還是得從去(2020)年的「找樣造劇」計畫說起。在過去的合作經驗裡,已經培養出彼此間的信任,不論是林昱伶還是簡莉穎都認為,照著現有的影視產業或劇場界的規則運作,其實是有所局限的,「更多的創意跟故事來源」是重要關鍵,林昱伶於是邀請簡莉穎加入大慕影藝團隊,擔任內容總監,同時也啟動「找樣造劇」計畫,期望能結合兩邊的資源,打造更成熟的營運模式。

影視與劇場的匯流,講出更多好故事

雙方合作的源頭都是想挖掘好的故事,大慕影藝這幾年推出的《我們與惡的距離》、《做工的人》等作品皆大受好評,說好一個故事應該不至於太困難?「貼近社會脈動、讓觀眾有共感的題材,是大慕影藝的喜好,但我也常跟團隊開玩笑,說我們內部都沒有粉紅泡泡,如果要開發跟愛情相關的題材,相對是比較困難一些。」林昱伶笑著說,除了原先大慕影藝就擅長說的故事之外,簡莉穎的加入,更是讓團隊能接觸到更多好的故事。

林昱伶說得直白,影視產業牽涉龐大預算,分工與編制也複雜,在製作層面上,考慮的因素往往比劇場界要來得多,「我覺得劇場的想像空間其實是很大的,像是《服妖之鑑》,故事背景從現代穿越到明朝,又穿越到白色恐怖時期,在舞台上透過燈光或布景就能達成,但若擺在影視上,光想像就覺得困難。」因為看準了劇場創作所蘊含的多元想像,林昱伶在題材方面毫不設限,「找樣造劇」第一件作品《愛在年老色衰前》,就是這樣子孕育出來的。

「對我而言,像《愛在年老色衰前》講述屆齡40歲的女子使用交友軟體所碰到的感情遭遇,是很多觀眾都會有的經驗,這樣的故事無論是在劇場或是影視,都是可以成立的。」從製作角度切入,只要市場願意買單,就是林昱伶眼中的好故事。

(蔡詩凡 攝)

抓準故事核心,再嘗試跨界轉譯

延續著林昱伶的話題,簡莉穎提到已在今年上半年完成首演的《愛在年老色衰前》,目前正進入影視改編的階段,「找樣造劇」努力的目標,除了開發故事、陪伴創作者完成具有市場性的作品之外,也想藉著影視與劇場的資源,將好的故事轉化成不同形式,能在各個媒介平台上接觸到更多觀眾。

「有時候一個有趣的念頭,或許就只是想看謝盈萱穿男裝,就能在劇場自由地創作,玩出一個作品來;但在影視製作的過程中,花個兩、三年創作劇本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期間還會不斷地推翻重來,老實說相當煎熬。」為了讓一個好的故事創意能夠更加穩固,林昱伶提到,「找樣造劇」試著先從劇場的內容創作做起,藉由劇場孵育一個IP核心,再嘗試做跨界的轉化。

「當舞台劇要被改編成影像,我覺得必須要考慮如何讓故事更寫實,不管是角色的人設或是時空背景。」簡莉穎這段話再次重述了「找樣造劇」的孵化模式,有一個好的故事之後,透過劇場呈現,將故事核心磨得更堅實,團隊也能更精準地抓到什麼才是吸引觀眾的地方,接著再轉譯到其他媒介平台上,自然能更有把握。

跨界合作截長補短,讓雙邊產業更健康

雖然簡莉穎正式加入大慕影藝團隊只有1年左右的時間,但與林昱伶的合作早已在5、6年前就開始,帶來的劇場經驗,也讓林昱伶頗有收穫。

「常會聽小粒分享劇場怎麼製作一部戲,我就會思考怎麼把劇場做戲的細緻度,運用到影視領域上。」林昱伶分享了劇本創作的例子,提到在影視製作中,編劇完成劇本後,就交給製作端來處理,此時編劇的任務多半就告一段落;但在劇場界,編劇是會藉著演員的排練與讀本,適度地修改劇本或台詞。「如果影視也能透過讀本,讓編劇對於台詞有更好的調整,也許會是一件更棒的事。」

另一方面,有感於劇場界在薪資條件、產業機制等面向都尚有調整空間,也希望能藉由一次次與劇團的合作,讓影視資源能挹注到劇場去。「『找樣造劇』不會只限於跟單一劇團合作,我們因應不同表演形式、與不同劇團配合,透過大慕影藝未來的投資,可以把更好的條件帶到劇場去。」林昱伶認真地說道,「找樣造劇」不只挖掘好故事,更希望讓劇場能成為一個愈來愈健康的產業。

至於影視這個老本行,林昱伶大笑著說,自從簡莉穎加入團隊後,她可以省下過去一次次參與編劇會議的時間,放心地讓簡莉穎發揮自己的專業,「我覺得小莉最棒的事情,就是跟編劇有同樣的『語言』,能提出具體解決方法給其他編劇參考,那我就可以花多一點的時間,去替公司爭取好的資源、創造好的環境。」跨界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林昱伶與簡莉穎信任彼此專業,相互學習各自產業的優點,成功地發揮1加1大於2的功效。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大慕影藝 提供)

大慕影藝的3大工作方法學

01 不要設限

大慕影藝過去製作的作品,如《我們與惡的距離》、《做工的人》等劇,多以貼合社會脈動、引起觀眾共感的題材為主,林昱伶表示,在簡莉穎加入團隊後,帶來許多劇場創作者的其他題材,例如與王安琪合作的《愛在年老色衰前》,探討將滿40歲女子使用交友軟體的情感故事;又如正在與鄭宜農一起開發的台語音樂劇,從與阿嬤一起唱歌到台語歌的點點滴滴;未來也預計有喜劇、音樂加上戲劇的結合等不同形式的開發。諸如此類的嘗試,是過去大慕影藝鮮少有機會碰觸到的題材與類型,林昱伶認為,正因為「不設限」,才能讓影視產業與劇場界的交流,在更多元的合作下,開發出更多有趣的故事與作品。

02 打開心和耳朵來溝通

談到影視與劇場的跨界合作,林昱伶提及如何去理解不同產業圈的人是很重要的。相較於劇場,影視相對龐雜,編列的項目多、參與的人也多,光是在劇本的討論過程中,每個人可能都有自己的想法與詮釋,在過程中就需要不斷地溝通,將討論拉回同一個方向。另外,在影視前期製作時,要面對什麼樣的市場?吸引什麼樣的觀眾?維持什麼樣的故事調性,也需要有充分的溝通,才能進到後續的內容創作階段。彼此溝通時難免會有意見不一致的時候,林昱伶覺得最重要的是「把心跟耳朵打開」,敞開心胸地接受與理解不同的意見,這樣才能進行有效的溝通,推動工作的進行。

03 尊重彼此專業分工

過去公司召開編劇會議時,林昱伶多半得與會,動輒3小時起跳的會議常常占去半天的工作時間,而在邀請簡莉穎加入團隊後,不僅可以放心地將參與編輯會議的工作交給對方,林昱伶認為更重要的是,編劇出身的簡莉穎因為懂得劇本創作的「語言」,在會議中能直接點出問題,並給予具體的解決方式供其他編劇參考,大大提升工作效率。而林昱伶也因能從編劇會議中抽身,有更多時間可以放在公司的經營管理上,替團隊爭取資源,創造更好的工作環境。如此善用彼此在編劇及管理方面的能力、專業分工,才能達到跨界合作的加乘效果。

profile

大慕影藝國際事業股份有限公司(DaMou Entertainment Co.Ltd),2013年7月成立,專注於電影、電視劇專案開發與投資製作,及藝人經紀的發展。歷年投資影視作品有電影《紅衣小女孩》系列、《女鬼橋》、電視劇《麻醉風暴2》等。2019年製作《我們與惡的距離》,被譽為台劇新天花板,隔年推出改編作家林立青散文集《做工的人》為電視劇集,亦頗受好評。2020年推出「找樣造劇」計畫,透過劇場人才與影視資源的匯流,創造能在不同媒介載體多元轉化的IP,打造橫跨劇場與影視的戲劇作品。

林昱伶(執行長) (蔡詩凡 攝)
簡莉穎(內容總監) (蔡詩凡 攝)
《愛在年老色衰前》 (大慕影藝 提供)
《愛在年老色衰前》 (大慕影藝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