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 疫後解封,樂聲回暖—2021-2022國際樂季掃瞄

德奧 慢慢起身,省思生命找回光明

柏林愛樂官網首頁。 (截自柏林愛樂官網)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在走走停停中,音樂界迎來了2021╱2022的新樂季,疫情的挑戰仍然持續,如何在病毒夾縫中求生存,是各個樂團嚴肅思索的課題。在緩慢的步伐中,樂季的主題探索著生存的意義,或回顧過往於戰爭中被遺忘的一代,或透過貝多芬的音樂尋覓自我的價值。晦暗中陸續接任的新音樂總監帶來了未來光明,斯特拉溫斯基、莫里哀、E.T.A.霍夫曼的紀念周年也沒有被遺忘……

您還記得生命初始的聲音應該是什麼樣子嗎?馬勒第二號交響曲,無伴奏人聲唱出「復活」前,在樂譜448小節上,提醒要相當「慢」,要能「伸展」!

停停走走,一年半來協調彩排演出准許與否,終於迎來2021╱2022新樂季。萊比錫布商管絃樂團所策劃的2021「馬勒音樂節」,也順延到2023。在不同波段封鎖下,樂團嘗試各種直播,試圖與觀眾持續密切連結等周邊活動後,證實以「音樂」為核心的現場演出無法取代,但仍有三大挑戰:首先是生存;再來是樂團本身的傳統價值?最後是觀眾,在疫情當下,願不願意回來?要如何延續藝術傳承的世代責任?

6月開啟的演出,座位刪減,調整空間音響和入場前快篩等後,售票大約只達四成,這是德國遇到的營運難題,甚至必須因此取消歌劇演出,因為觀眾仍然相當顧慮,密閉空間群聚,難敵大流行病毒的感染。「慢」成了必須接納的課題,慢慢地重生,緩緩地重建,並回頭看看,一個先前經歷二戰犧牲的、被遺忘的一代,為觀眾介紹這群1890年左右出生,1910年到大都會如維也納、柏林、巴黎求學的丹麥(蘭戛爾Rued Langgaard)、義大利(西尼加利亞Leone Sinigaglia)、猶太(托赫Ernst Toch)作曲家們,他們如何在國家主義盛行的現實阻撓下,去摸索、去定義「生」,柏林愛樂以此作為其2021╱2022節目安排的核心。

摸索「生」的定義,找尋傳統價值

根據柏林古樂團(Akademie für alte Musik Berlin)統計,這個巡迴駐站不同音樂廳的團體已因COVID-19取消了130場以上的演出,其中貝多芬誕辰250周年慶的音樂會,在2020年也大多無緣進行。維也納交響樂團(Wiener Symphoniker)把貝多芬曲目延到2022年上演,這是劫難之後,一場樂團本身對自我價值覓尋的探索:聚焦於1814年的維也納,維也納會議後再揭幕的歐洲新秩序,拿破崙後的歐洲他們何去何從?貝多芬對於個人的「生」,甚至國家「興亡」的定義,沒有明確解答,但這一系列在明年初登場的整套交響曲,將在熟悉的作品中,陪伴觀眾回到歷史軌跡繼續探詢「生命本質」。1808年開始,貝多芬為了生計,以作曲家的身分與維也納劇院合作,為自己舉辦起所謂的募資音樂會 (Beethoven Akademie im Theater an der Wien),如今維也納交響樂團就推出了這些歷史音樂會中曾搬演過的曲目,於250年後一一再現。1814年也是歌劇《費德里奧》在多次改寫與演出後、日益廣受歡迎的關鍵年份,柏林國家劇院以此為新樂季開幕主場,劇中頌讚「崇高人性」,突顯內心蘊藏的相互憐惜與悲憫,或許正是這個社會裡一盞溫柔的指引,為歌頌你我「共享的自由」而「共生」。

萊比錫布商管絃樂團的「馬勒音樂節」宣傳頁面。 (截自萊比錫布商管絃樂團官網)

灰暗時代也有好的面向,一同起身前往未知 

新樂季也有多位新總監上任,包括約丹將引領維也納國家劇院,以黑馬實力拿下柏林愛樂的佩特連科(Kirill Petrenkou),和西南廣播交響樂團簽下的庫倫奇思(Teodor Currentzis),都顯示出1970年代出生的指揮家正蓄勢待發,已融入統整國際劇院的布局中,將接手表演藝術核心。

作為紀念年份,2021╱2022新樂季可以人物分為三大區塊:一、斯特拉溫斯基的逝世50周年,延續2021威尼斯翡冷翠歌劇院在聖馬克教堂舉辦的斯特拉溫斯基盛大音樂會後,柏林愛樂將帶來其三齣經典芭蕾舞劇《火鳥》、《春之祭》與《彼得路西卡》。二、法國喜劇作家莫里哀(Molière)將在2022年迎來四百年誕辰,世界各地如慕尼黑、柏林、米蘭史卡拉、紐約大都會,都將上演這位17世紀巨擘的文學作品,其中受他啟發而寫成的理查.史特勞斯歌劇《納克索斯島上的阿莉雅德娜》更將在2022年難得地頻繁曝光。三、2022年也是有「德語浪漫歌劇」開創者稱號的劇作家與作曲家 E.T.A.霍夫曼的逝世兩百周年,針對其繪畫、指揮、法律專業等多方才華,文化界以柏林為據點,策畫了一系列展覽音樂會等以為紀念,其活動名稱為「Unheimlich Fantastisch – E.T.A. Hoffmann 2022」(2022年3月24日至6月25日)。

維也納交響樂團 (Stefan Oláh 攝 Wiener Symphoniker 提供)

孤注一擲勇於冒險,通向卓越的明日

世界首演方面,柏林國家劇院委託作曲家艾特沃許(Peter Eötvös),以挪威小說家喬恩.弗斯(Jon Fosse1959-)獲獎的文學三部曲(Trilogy,2014)譜曲,發展出當代議題:「生存.存在.所屬」。以貝爾根地區的民俗提琴(Hardanger Fiddle)刻畫出峽灣孤寂的地方氛圍,描述無家、無依靠的未成年愛侶,在磅礡刺骨的挪威雨中,如何尋找他們落腳的歸屬。劇中夢魘相伴的心理負擔,塑造出一個充滿神秘、灰暗憂鬱,又超現實的悲傷故事,名為《夜未眠》(Sleepless)。將在柏林接下來的聖誕佳節,帶著觀眾從面對藝術的誠實洗鍊,進而為普羅眾生積攢一絲祝福:多些同理、釋放溫柔!藝術帶著我們邁入2022,慢慢走出值得寄予厚望的「後疫情文化」。

2022年也是德國劇作家與作曲家 E.T.A.霍夫曼的逝世兩百周年。 (取自Wiki common)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9/13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41期 / 2021年09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41期 / 2021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