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戲曲

思索流派的當代意義 乾旦演員兆欣 復刻程派名劇《荒山淚》

乾旦演員兆欣復排程派名劇《荒山淚》。 (辜公亮文教基金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荒山淚》是四大名旦之一程硯秋的經典名劇,承載了程氏的表演藝術精華,他沒有選擇唯美的路線,或者花梢的形式,而是轉向關懷社會,在藝術上追求更高境界。因程氏而找到堅持信念的乾旦演員兆欣,特地依電影版復排《荒山淚》,他強調:「我選擇這齣戲,是和自己和程先生,也是和社會的對話。」

京劇《荒山淚》

12/29  19:30 台北  台泥大樓士敏廳

INFO  02-25673679

「我不如拚一死向天祈請,蒼天吶!願世間從今後永久太平。」

一九三一年,京劇四大名旦之一的程硯秋,當時藝名「艷秋」,「艷色天下重」是他的美名,但他卻選擇披頭散髮、破衣爛衫的造形,以「青衣」風格演繹《荒山淚》,演一齣講「苛政猛於虎」的戲,高唱和平反戰。演完不久,他就改名硯秋,自許硯田秋耕,不再以艷色照人。隔年,解散一切歐遊西學去了。專攻青衣旦角的演員兆欣說,時至今日,復排程派名劇《荒山淚》,是向傳統致敬,更是思辨著流派精神於當代之意義。

復排《荒山淚》  與自己也與程硯秋對話

作為京劇旦角學習者,尤其男性,已是少數中的少數,兆欣選擇這條人跡罕見的道路,除了「傳承」之外,他說,在程硯秋身上,他找到了支持自己的信念。「程先生的表演藝術有深度的內涵,包括傳統功法的追尋,表演理論的建構與辯證,乃至於人文精神的追求。他的文字非常吸引人,不管是《程硯秋戲劇文集》裡收錄的文章,或是《程硯秋日記》,當今戲曲演員都可仔細深讀,思索深植京劇表演技巧之中是什麼,一字一句一腔一招一勢,都不是表象的那麼簡單。」

《荒山淚》描述女主角的五口之家,公公與丈夫為了繳稅入山採藥被老虎所噬,婆婆驚痛而亡,兒子又被拉伕從軍,只剩她一人避入深山,沒想到逼稅的差役追至,逼得她自刎而死……一齣慘絕的社會悲劇,卻是演於程硯秋青春正盛之時,他沒有選擇唯美的路線或花梢的形式,而是轉向關懷社會,在藝術上追求更高境界,予人哀嘆雋永的淒美餘韻。兆欣強調:「我選擇這齣戲,是和自己和程先生,也是和社會的對話。」

《荒山淚》承載了程硯秋的表演藝術精華,一般說程氏三絕:唱腔、水袖與圓場,這戲都囊括了,更難的還在「表演」的根本——演員如何詮釋人物,如何激起觀眾共鳴?一個尋常家庭故事,怎麼打動人心?況且戲台上人物愈演愈少,主演的分量愈來愈重。當一家人全死絕了,她面對家徒四壁,瘋顛迷離地奔向山中,那種悲苦決絕要怎麼表現出來?

依據電影版  力求呈現程派藝術精髓

兆欣的程派師承於北京京劇院青年團團長遲小秋,演出依據一九五七年導演吳祖光為程硯秋拍攝的《荒山淚》電影版復排。鏡頭下的《荒山淚》,表現程硯秋長年來廣泛涉獵的各領域藝術,化鑄一身細膩而張馳有度的表演,以及畢生追求的人文關懷。唱腔則從老唱片中臨摹,可以聽到保留陳德霖老式青衣的發聲,間或揉入王瑤卿節奏明快的制腔法則。全劇力求追溯、呈現與詮釋程派藝術的精髓,突顯當代京劇如何從溯源中得新生,藉復古與當代對話。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1/0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276期 / 2015年12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276期 / 2015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