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我們不能再糟蹋戲劇了!--當代劇作家之絕地逢生

莎拉.肯恩的劇作常寫出難以演出的情節,考驗演出者的創意。圖為歐斯特麥耶導演,在2009/10季度演出的《飢渴》Grave。 (Arno Declair 攝 Schaubühne am Lehniner Platz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劇本不再是聖物,不再是目的,但是,至少它還可以作為一個出發點。當代劇作家們──我是指那些傑出的──無不意識到語言和劇場表演之間的張力,他們從不寫滿,不然就是寫得太滿,好讓人難以招架。前者的極端是只寫意念,劇情動作留給演出者傷腦筋;後者的極端則是寫出難以演出的情節,激發演出者不得不以創意應對。

《PAR表演藝術》 第208期 / 2010年04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208期 / 2010年0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