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9中國街48號」展場一景。
「23:59中國街48號」展場一景。(王紫芸 提供)
ARTalks

海水浸褪的記憶 王紫芸/裘安.普梅爾「23:59中國街48號」

王紫芸局部褪色的照片和裘安.普梅爾褪色到無墨水色的信件筆跡,在展覽空間裡相互回應。數字、字母、時間、日期標誌出無法測量的記憶距離,蔚藍海岸的顏色成為墨水的顏色、成為顯影的顏色,再成為攝影的象徵、成為記憶的代表而回到逐漸從老人的記憶消失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袍澤。隨著藝術家在敘事性、視覺性和和符號性之間不斷交織翻轉而抽象化了的地址,中國街48號又從google map回到虛構世界去了。

王紫芸局部褪色的照片和裘安.普梅爾褪色到無墨水色的信件筆跡,在展覽空間裡相互回應。數字、字母、時間、日期標誌出無法測量的記憶距離,蔚藍海岸的顏色成為墨水的顏色、成為顯影的顏色,再成為攝影的象徵、成為記憶的代表而回到逐漸從老人的記憶消失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袍澤。隨著藝術家在敘事性、視覺性和和符號性之間不斷交織翻轉而抽象化了的地址,中國街48號又從google map回到虛構世界去了。

23:59中國街48號

2019/12/22~2020/1/27  台中 107Gallery

這個展覽我個人非常喜歡,所以雖然展過了一個月(2019/12/22-2020/1/27),依然值得憑著記憶來記述它。「23:59中國街48號」是在台中107 Gallery的展覽,它的標題乍看像地址、其實像小說或探案(事發時間地點)的標題,已經暗示出敘事的氛圍。中國街48號的確是裘安.普梅爾(Joan Pomero)從前在巴黎20區的地址,用google map可以找得到的門號和街景,在現實裡一個全然平凡的街區。展覽虛構了一個人的記憶,從稀少的文字可以看出這是一個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曾在法義邊境上服役過的老人。

陷進某一個時刻的記憶泥淖

兩位藝術家並非第一次合作,因此對於彼此和對空間的互動很熟練。兩人在二○一八年弔詭畫廊的「眼睛微開」,針對空間,也針對弔詭的弔詭,設置出像是在測量、等待或是以室內(明室)讓光線顯影而呈現出來的空間尺度。在「23:59中國街48號」中,兩位藝術家則以細微感知使用107 Gallery的精緻空間,而生產出比「眼睛微開」更為詩意的隱藏╱提示敘事感。故事如展覽說明,是啟於一封信:「在一個舊鞋盒裡,我翻出了一封一九九三年三月十九日,星期五加百列的來信。一個地址,一段文字,一小時,頓時……一小時絲毫不動搖地凍結在無止盡的一秒之中。那年我住在位於巴黎20區的一棟公寓,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在中國街48號的4樓。」這樣就把中國街48號封在一個老人的記憶裡,並且凍結在23:59一個跨不過去的、陷溺在膠著的往事,老人沒有可以往前的,卻總不經意地被瑣碎小物帶進沒特別情緒的記憶泥淖裡。老去,不就是這樣一種狀態嗎?藝術家們這樣的開場,讓我這樣的老人有點安心:大量的陷入回憶可能沒有那麼難堪。

隨著一封信展開的是靜謐簡約的記憶空間,三張一樣構圖的、尺幅不小的裝裱,但只是明信片大小的寫生,都是藍色的顏料,卻因為深淺不同而像是三個不同時間的寫生。藍色,在展覽中有多重身分。裘安.普梅爾是南法人,藍色對她來說是蔚藍海岸的顏色,也是攝影顯影劑氰(藍曬)的顏色,藍色同時是兩位藝術家虛構的那封信的墨水色,和褪色墨水在紙上的氣味:「信裡用淡藍色墨水鋼筆書寫的字跡,通過手與紙的摩擦和急於渴望的情感,時間的氣味和其所有的私密……褪去、消逝於白紙。小茅屋、一張沙發、某個鄉間、中國街、某次的遠行、客廳、一次的戰鬥……幾個場所浮現。」曾經住過的中國街48號在老人模糊的記憶裡變得抽象、飄渺,藝術家們輕巧地把敘事和視覺串連起來。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由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舉辦的台新藝術獎,邀請九位不同領域的提名觀察人,蒐集、發掘,深入研究各種面向的當代藝術展演,並於網站發表評論,本刊精選單篇刊登。如欲讀更多評論,請至ARTalks專網talks.taishinart.org.tw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