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拉隆功大學將銀都戲院的土地賣給房地產開發商,學生因此到戲院前舉牌抗議。
朱拉隆功大學將銀都戲院的土地賣給房地產開發商,學生因此到戲院前舉牌抗議。(抗議學生 提供)
曼谷

獨立電影院的兩種命運

紀錄片俱樂部為曼谷保存了一個放映獨立電影的空間,但另一消息卻讓影迷心碎,曼谷最古老的獨立戲院「銀都戲院」(Scala)去年7月熄燈,未來將用於商業用途。

文字 呂小珊 | 2021-11-01
第342期 /2021年11月號

紀錄片俱樂部為曼谷保存了一個放映獨立電影的空間,但另一消息卻讓影迷心碎,曼谷最古老的獨立戲院「銀都戲院」(Scala)去年7月熄燈,未來將用於商業用途。

曼谷的獨立電影發行商「紀錄片俱樂部」(Documentary Club)9月初搬到新址重新開張,承接原來Bangkok Screening Room的硬體設備,希望提供影迷更好的觀影環境。紀錄片俱樂部成立於2014年,2019年落腳昭披耶河旁的Warehouse 30,引進各國紀錄片、藝術電影和商業電影,並在曼谷的商業或獨立電影院播放,有時也舉辦小型影展,但Warehouse 30的專業設備不足,搬到新址後,紀錄片俱樂部會有一個50席的小戲院,將成為曼谷碩果僅存的獨立電影院。

紀錄片俱樂部負責人蘇帕(Suparp Rimtheparthip)表示,以前的空間無法提供影迷交流的場地,搬到新址後,影迷可在放映廳外的小咖啡廳喝杯咖啡、交換心得,他們希望打造一個舒適自在的藝文交流空間。

紀錄片俱樂部為曼谷保存了一個放映獨立電影的空間,但另一消息卻讓影迷心碎。曼谷最古老的獨立戲院「銀都戲院」(Scala)去年7月熄燈,地主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isty)今年9月宣布原址土地將賣給房地產開發商Central Pattana,未來將用於商業用途。銀都戲院成立於1969年,以復古裝潢出名,正面招牌頗有好萊塢老戲院韻味,大廳的水晶吊燈是戲院招牌標誌,復古螺旋梯加上圓形穹頂造型屋頂,令人驚豔。服務生穿著黃色西裝與黑色領結,營造出與連鎖電影院不同的復古和莊重氣氛。近年來曼谷的電影院多由大型連鎖集團主導,銀都戲院備受衝擊, COVID-19疫情更是導致它熄燈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滿老戲院被這樣處理,朱拉隆功大學知名異議分子學生秦聯丰(Netiwit Chotiphatphaisal )9月10日到銀都戲院前舉牌進行沉默抗議,他希望這裡可以成為公共空間,許多學生到場支持,年輕一代都認為曼谷已不需要更多的百貨公司。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